【山離開門】紐約客


: 2017-12-23 12:12:25

那天從波士頓乘巴士下來,為了避開紐約下班的史詩般交通堵塞,咱們忍痛地寧願多付十塊錢車票。(最能體現出美國的極端資本主義,大概莫過於所有海陸空交通的票價了:一分錢一分鐘的差別。)果然,上午11點啟程下午4點即準時到達。正正5個小時,一路無阻的通暢車程——直到抵達車水馬龍的紐約市中心。

在市中心的紅綠燈前,從雙層巴士的上方望下去,看到一個小伙子正發出渾身解數向幾個中國大媽(請相信我,光從她們的衣着打扮可以肯定這點)在賣力地兜售不懂是啥的玩意兒。她們與他之間,似乎有着嚴重語言隔閡(請再次相信我,光從他們的肢體語言可以看得出端倪)。霎時間,總算讓人瞭解到紐約的吸引力由來:誰也不屬於的紐約,卻是屬於大家的紐約。

每個人似乎都會有着自己對紐約的想像和期望,而紐約就在那兒——自顧自她的倨傲冷漠。一條街走過去,可以找到全世界最高檔消費的店舖,但他們的門前就躺了一路街友。電影裡許多魂牽夢繞的鏡頭,抬頭可見。如果你仔細聆聽,很容易發現一條街裡,可以聽到各種口音的英語,西班牙語希伯來語阿拉伯語意大利語廣東話普通話韓國話日本話……

而自詡為紐約客的,總以他們熟悉紐約的溫度,冷漠地去跟陌生人切割關系,目無表情在大街匆匆而過。他們鄙視遊客、不會去參觀帝國大夏。但,遇到有電視或電影組在拍攝,哈,他們可能會裝得若無其事地,走過去人家的餐車喝上一杯上好的咖啡,甚至自助地盛食物大快朵頤。他們以自己的道地為傲,因為這種白撞在紐約是不會被揭穿的。他們比誰都清楚,紐約除了冷漠,就是錢多。

文/山離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