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室】中了詛咒的支票


: 2017-12-23 12:12:10

每一回採訪了貧病患者募捐的可憐故事,都需要作事後跟進,包括回應讀者有關籌款的進度、病患的最新情況、家屬的詢問電話,還有遞交籌獲的款項支票。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當我拿着支票趕抵病患家裡時,對方卻已經逝世,這筆來不及的醫藥費頓時變成了帛金,內心失落難免。

除了救命金變帛金的支票,還曾經處理過一張中了詛咒的支票,即便我多次聯絡病患家屬,自動請纓要把支票送上門,對方都用各種理由婉拒,要麼告知病患要進行化療,需要靜養無法接客,要麼就是推託說病患身體虛弱無法言語,或是要到醫院複診、要上教會禱告等。

還記得最初召開記者會,這名癌症病患強忍身上的疼痛接受訪問,臉上痛苦的表情讓媒體感到不忍心,更忘不了的是,病患的妻子及兒女在鏡頭前流下的眼淚,妻子還因為不想干擾記者會現場,而偷偷躲到廚房啜泣。

這張救命支票就這麼靜躺在我的隨身包包長達四個月的時光,我當時內心充滿疑惑,對一個急於用錢的家庭而言,從未主動打電話向我催討支票,就連支票發出後也遲遲不願接收,行徑是否有些讓人費解呢?

稍微向其他報館的同行打探後得知,這則新聞見報後,引起坊間極大的迴響,四面八方的捐款猶如冬天的雪花般飄至,病患家屬也越過了報館基金會自行在網上公開了私人賬戶號碼,短短時間已經籌獲醫療所需的費用,甚至還有大財團願意無條件資助病患的子女教育費直至大學畢業,往後生活無虞。

各報基金會一致認為毋需再為病患籌款,然而,病患家屬卻想要連報館的籌款也一併收下,某報館不亢不卑舉證了家屬私受了大筆款項,還要求家屬出示銀行戶口資料,這才讓對方打退堂鼓,通過登報宣佈將基金會籌獲的款項捐給其他病患。

正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才遲遲不願意接受我的支票,最終我將支票交還給公司,撤銷後再把這些錢分配給其他窮苦病患,支票終於消失在我的包包裡,魔咒宣告解除了。

文/廖佩盈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