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西馬最大腳車行 百年老店福源隆 舊行業面臨消失

: 12/21/2017 - 16:24

早年曾是西馬最大腳車行的芙蓉福源隆腳車店,明年將跨入創業100週年的歷史大關,然而,在沒有接班人及老東主獨力難支的情況下,這家老字號終究還是敵不過時代變遷和現實因素的考驗,可能將成為消失中的傳統舊行業,令聞者唏噓不已。

曾是西馬最大腳車行

福源隆腳車店位於芙蓉市區拿督班達東卡路一棟百年建築物裡,由已故關鳳聲先生於1919年創辦,因此,它將於2018年迎來“百歲大壽”。

關鳳聲生前也是芙蓉興安會館和福莆仙聯誼社的創辦人之一,他創設的福源隆主要是代理、批發和維修腳車,不僅如此,該店過去也曾從英國、日本及德國進口貨源,並在把腳車組裝好後,批發轉運到森美蘭、吉隆坡、馬六甲和彭亨各地。

關老先生的兒子也曾創辦一家鏈條廠,主要是生產腳車和摩多的鏈條,由此可見,關氏家族的生意脈胳極廣,且當年一度是西馬最大規模的腳車行和鏈條廠。

目前,福源隆腳車店是由關鳳聲的兩名兒子,即現年73歲的關光慶及71歲的關光和(71歲)接手經營。

騎腳車拍拖成美麗回憶

關光慶說,他自小在耳濡目染下先學會修摩多,過後才學會修腳車的手藝。長大後,他便接手祖傳生意,他笑稱,他在還未學會修摩多的技術時,都是靠自行摸索的方式胡亂修一通,但最終卻在這亂摸亂修的過程中掌握了調理摩多的訣竅。

關光和也說,他從小是從掃地、倒垃圾、學維修腳車做起,並未因為自己是老闆的兒子就擺架子,一切都是從低做起,並在錯誤中學習和進步。

回顧過往,一步一腳印的走到今天,關氏兄弟沒想過,他們就這樣為父親留下的福源隆腳車店祖業打拚了超過半個世紀的光景,而且將在2018年成為福源隆迎接百年大壽的歷史見證人。

關光慶和弟弟至今仍在堅守祖業,但因為他們的孩子有各自的事業,所以他們也作好心理準備,面對福源隆腳車店因後繼無人而結業的局面。

關光和坦言,他和哥哥都年紀大了,憑着兩老單薄的人力,要應付這一份勞力工作挺不容易,所以他打算可能再過不久就宣告退休,好好的安享晚年。

“不是我們不要繼續下去,而是人老了,兩個人怎樣做?而且老實說,現在什麼東西都貴,生意也難做。”

每當顧客聽到關光和聊起可能結業的話題時,大家的第一個反應都覺得非常可惜和不捨,一直鼓勵他們堅持挺下去。由此可窺見,福源隆這家老字號與顧客之間已建立了深厚的情誼。

每個行業在不同的年代都會經歷興衰,光輝有時,黯然有時,為了不被時代淘汰,業者不得不跟着時勢的轉變作出轉型,以求生存,但是福源隆基於一些因素而沒有這樣做,所以才得以保存至今仍以舊模式經營的模樣。

在我們的祖輩生活的四五六十年代,腳車是普遍的代步工具,無論出遠門或是去購物、看電影、去上學,大家多是騎腳車到目的地。當時的情侶去拍拖時,也多是由男方騎着腳車載着女方外出,坐在後座的女方多會雙手環抱男友的腰部,以保安全。在上一代人的心中,這些黑白畫面常是令他們心頭一甜的美麗回憶。

直到摩多和汽車逐漸取代腳車之後,許多腳車店都因生意走下坡紛紛轉型成售賣或維修摩多的店面。

不過,福源隆並未跟着大勢所趨轉型成摩多店,反而繼續以批發、零售和維修腳車為業,關氏兄弟的這份堅持,也讓福源隆得以成為一家始終如一的百年老店。

店內舊物漸成寶

福源隆店門上方至今仍掛着已有近一世紀之久的傳統木製招牌,而“福源隆公司”的5個楷書金字也是從開業就掛到現在,雖然這塊招牌歷經歲月的洗禮,但至今仍堅固完好。

其金字招牌旁邊還有一個門牌127號的小牌子,仔細一看,只見門牌號碼底下印著英文字Birch Road,這是英殖民時代芙蓉大街的英文路名,中文譯為美芝路,後來森州政府才將路名改為“拿督班達東卡路”。這個小小的鐵製門牌並不曾因芙蓉大街易名而取下,老闆任它保留在原位,讓它與“福源隆”一起見證芙蓉大街一個世紀的發展和蛻變。

走進腳車店,夾道兩旁的是數之不清的腳車零件,如腳車輪輞、車胎、腳車鏈和各種各樣大大小小的鏍絲及工具,有些東西已塵封了一段時日,且從其外層的包裝已經褪色就看得出來。這一大堆物品中還有一些舊零件,那些古玩愛好者偶爾會為了舊零件而找上門來。

在十多二十年前,一群專在馬來西亞各地搜羅和收購舊腳車的泰國籍腳車發燒友,在獲知福源隆是一家歷史悠久的腳車店後,便駕着四驅車到福源隆掃貨,一口氣買走大批腳車和零件。他們掃走的,有一些是從英國進口的老鐵馬,還有Hercules、Raleigh牌子的腳車,這兩個牌子的腳車對老一輩的腳車愛好者來說,可說是名牌中的名牌。

發燒友收購老鐵馬和腳車零件後,便翻新和改裝腳車,然後再出售,雖然這當中的工夫不少,但利潤也相當可觀,因此,這股風潮至今依然存在。除此之外,福源隆店內的一些舊木椅、摺式鐵凳,也是古玩愛好者打主意的東西,雖然這些舊物對店家來說已無用武之地,但對古玩發燒友來說,它們卻是有錢未必買得到的寶。

百年店屋外熱內涼

關氏家族籍貫興化,而興化人早年涉足的行業多數是腳車、摩多和汽車零件這方面的生意,而關鳳聲在還沒下南洋之前,便已經懂得修理腳車的技藝,到達馬來亞後,他更向當年的殷商蔡振木租下一間在芙蓉大街的雙層店屋,開始經營福源隆腳車店,提供維修、售賣和批發腳車的服務。

當年,該店的租金是每個月45令吉,而關鳳聲在租店十多年後,蔡振木有意脫售店屋,於是,關鳳聲掏錢將之買了,從此,福源隆腳車店便有了真正屬於自己的“家”了。

這棟雙層店屋至今未經過擴建或裝修,並保留典型的傳統老店外貌,內有天井和窗戶,即使烈陽曝曬,外頭的天氣再炎熱,福源隆腳車店內總是涼爽,因外在的熱氣無法“改變”店內的溫度。關光慶笑說,這就是傳統老店獨有的另類“溫室效應”。

只要福源隆有營業的日子,就必定會看到關光慶悠閒地坐在店門口閱讀《光明日報》的一幕,本報是他每天的精神糧食,至於路人早上只要經過福源隆,便必定會看到上述的“招牌畫面”。

善心老闆 免費替窮人換內胎

早年的芙蓉市內多是雙向道,街上很少轎車,大多數人以腳車、三輪車代步,所以在那個年代,腳車店的生意客似雲來,單單在芙蓉市區就有十多間腳車店提供售賣和維修腳車的服務。

福源隆營業了近百年,這100年看起來似是很久,但這家老店在過去100年來的服務收費的漲幅並不大,關光慶和關光和兩兄弟遺傳了父親生前樂善好施的美德,向來秉持薄利多銷的策略,收費公道,所以,很多顧客尤其是友族特別愛光顧福源隆。

舉個例子,在1950年,到福源隆修補腳車內胎只需繳付30仙的費用,如若更換內胎則需支付3令吉50仙、換腳車鏈則要價5至6令吉。時隔近百年的今天,雖然百貨通膨,樣樣都漲價,但在福源隆更換腳車內胎的費用也只是從8令吉起跳至十多令吉,而換一條腳車鏈則是只要花費9令吉左右。

在這個年代,腳車內胎漏風已經很少人要補,大部分人都索性花錢換新的。有時候,一些被換掉的舊內胎還能繼續使用,關氏兄弟便會收集起來,當有貧困人士光顧時,他們便把舊內胎免費換給對方使用,為低收入者節省開銷,廣結善緣。

童年常免費看電影

關光慶憶述,芙蓉培華小學創校時,最初的校址位於芙蓉市區,也就是現在的東姑哈山路、快樂旅店隔壁的Mari-Mari商店,後來才遷校至鄧普勒路的現址。

當年,他從腳車店越過一條馬路,步行兩三分鐘就走到培華小學上學,放學後的時光不是在腳車店裡度過,就是跑到店對面的空地玩彈珠,而這塊空地也就是現在的香港匯豐銀行,至於空地旁則有一間當舖叫公興當店。

空地隔鄰還有一家戲院稱為一景園,關光慶說,這是芙蓉的第一間戲院,也是他的娛樂好去處,當時,一張戲票的價錢是20仙,但在跟售票員混熟之後,他不用付錢買票就能溜進去看免費電影。此外,當時的電影的畫面都是黑白的。

空地的路旁有賣雲吞麵、冰水等食檔,當年一碗麵的價錢是兩毛錢,而對面的路旁則有友族同胞擺檔賣沙爹和羅惹(Rojak)。

在福源隆腳車店外的路旁有一檔魚丸粉檔,從下午6時開檔至賣完就打烊,一碗沒有料的粉是兩毛錢,有料的粉則是介於三毛錢至四毛錢。

關光慶對這檔魚丸粉有一個特別又開心的回憶,想當年,他想要吃魚丸粉時,只需在店的樓上,從窗口往下叫,告訴老闆要吃什麼,然後把一個繫着繩子的籃子吊下去,老闆就會把魚丸粉放進籃子,讓他把麵食吊上樓吃個痛快。

他一邊提起這個記憶時,一邊露出笑臉,雖然時光流逝,景物變遷,但從樓上垂籃子下來買魚丸粉、溜進戲院看“霸王戲”的這些趣味片段,一直都藏在他的心裡,從沒離開過。

 
文/彭翠芬.2017.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