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烏布】蹺課去德國之中世紀小鎮


: 2017-12-16 11:12:51

我們決定租車在浪漫大道(Romantic Road)上奔馳,開車的卡蘿大姐把我們帶上高速公路不到十分鐘,忽地大呼坐在隔壁的好野爸:“快點!快幫我把時速表照下來,媽呀!我都還沒怎麼踩油門,就已經飆到每小時一百八了,天啊!後面的車正以每小時兩百二的速度超越我們,喲呼!快點幫我拍下來啊!”德國的高速公路又大又直,德國的車子又重又穩,原本擔心左駕不習慣的卡蘿大姐卯足了勁地在飆車快感中安全抵達我們在浪漫大道上的第一站——陶伯河上游的羅騰堡(Rotherburg Ob Der Touber)。

好吧,我們其實飆過頭了。卡蘿大姐因為眼睛動過手術,在夜裡開車,迎面而來的車燈對她來說就像是在大放煙火,為了她這會兒的婆娑淚眼,我們在同時啟動但卻標示不同路徑的兩台GPS中,選了一條近在眼前,但放眼望去實在很難說服自己“就是它了”的小道。我們把車子開向一面矮牆的小小城門,車子猶猶豫豫地在黑不隆冬的狹長石板路上龜速前進着,然後一片豁然開朗地進入了所謂的中古世紀。一條看起來不太可能的路,竟然是對的!我們輕輕鬆鬆地抵達這一站要睡覺的青年旅館——長了十隻老虎眼睛的磨坊。那十隻長在屋頂上的老虎眼睛,乍看之下,很像龍貓的笑眼呵!

寧願玩過後悔,也不要後悔沒玩

辦了入住登記手續放好行李,一看時間,已經傍晚七點半了,我們都到了餓死累翻的臨界點,“出門吃點熱呼呼的然後墊高枕頭睡大覺”的美夢被好野爸打碎:“稍安毋躁,稍安毋躁,要知道:吃飯睡覺事小,抓緊時間玩樂事大。我們這會兒可得趕去市中心參加晚上八點開始的‘守夜人英語市區導覽’活動。錯過今晚,就再也沒有類似的活動口囉!”我望着身邊“寧願玩過後悔,也不要後悔沒玩”的卡蘿大姐,深深感受到她愛玩的心已把餓癟的肚子按倒在地倒數十秒,只好無奈點頭“好啦!好啦!走吧!走吧!”天那麼黑,風那麼大,縮着脖子走在冷冷的小徑上,沿途餐館、店家透出的昏黃燈火實在讓人很難抗拒,這時候除了拿出鐵一般的意志奮力往前走,還能咋辦?穿黑風衣、手持燈籠與武器的守夜人,您今晚的演出最好給我精彩點兒!

我們趕到市政廳前的廣場時,附近已聚集了不少遊客在等着守夜人登場,只見全身上下從裡到外散發着滿滿戲劇張力的唯一男主角,以吹笛人之姿帶領着我們這群遊客在黑濛濛的小鎮晃蕩,介紹着自中世紀以來至二戰期間發生在羅騰堡的重大事件。平日若不按時吃飯、睡覺就一副被倒債百萬英鎊、絕對沒好臉色的好野哥完全被他的故事所吸引,任由好野弟叨唸着原本屬於他的台詞:“我累了……我好餓……我們什麼時候要去吃飯……我走不動了……我可以坐下來嗎……我好冷……我要回家……我要吃飯……你可以揹我嗎……”啊,為母則強!我揹着好野弟站在人群外圈,斷斷續續地聽着守夜人的故事:

你們的支持打賞,美麗了羅騰堡……

“十七世紀時,守夜人是這城裡的第三低等人物…當時的人走在這條街上都非常小心謹慎,因為滿街都是大便、小便和嘔吐物,每天清早,當聽到頭頂上方有人大叫小心時,千萬別抬頭,不然的話,您只會看到窗戶旁的痰盂尿桶,裡面的東西已經在您臉上身上了……這城鎮在當時是各國的交通樞紐,聚集了許多的商人、繁榮熱鬧極了,後來從東方傳來黑死病,有錢人逃走了、窮人死了,這城因此被廢棄了整整一百年——這是羅騰堡能保有十七世紀時原貌的第一個主要原因……

到了十八世紀末,一些浪漫主義的藝術家開始把這城的美呈現在畫布上,其中一幅被二戰時美國戰爭指揮副秘書長John J.McCloy的……媽媽……帶到了美國掛在家裡。當二戰結束前不久,盟軍打算派16架飛機轟炸納粹的精神家鄉,也就是您目前所在的、這美麗的羅騰堡時(必造成極大的毀損),是這位從小看着畫布上美麗的羅騰堡長大的戰爭指揮官阻止盟軍,說服他們不得使用大炮轟炸,並與駐守在此的納粹指揮官談判,當時駐守在這裡的納粹指揮官已經知道大勢已去,因此同意無條件撤退,使得羅騰堡免於毀城的命運——這是這城能保有十七世紀時原貌的第二個主要原因……

當然,城雖保留下來了,但我們沒錢修復照顧它,於是,有一個聰明人想到了一個好辦法:他向全世界所有大大小小的媒體發佈消息,只要捐款給羅騰堡,就把捐款者的名字刻在城牆上。然後,大量的錢進來了,羅騰堡開始了修復工作;然後,羅騰堡恢復了美麗,大量的遊客開始湧入參觀;然後,羅騰堡小鎮又再次繁榮、熱鬧、豐盛起來了……您們這些絡繹不絕遊客的支持打賞——是這城能保有十七世紀時原貌的第三個主要原因……

守夜人下台一鞠躬,在場每位成人掏出8歐元(約38令吉)放進守夜人拿在手上的帽子裡(12歲以下的小孩免費),我和卡蘿大姐認真地用眼睛數了一下在場的成人,並心算出這位守夜人今晚的收入:媽呀!真好賺!

 

(文/ 圖:跳下崖後/姚芳蕾)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