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優管人四之三】16歲改編九把刀《那些年》 方志勇拍妙趣片娛人盼吸知識突破

: 2017-12-14 12:12:44

這是一個網際網絡當道的時代,本地知名YouTuber方志勇便是在這時代下成長。他13歲時接觸網絡遊戲,後來更為了記錄遊戲畫面而自學剪輯影片;16歲時,他開始用相機拍攝他人生首部短片,並改編台灣作家九把刀的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記錄中學生活景象。

中學畢業後,他前往新加坡擔任空少。兩年間,他翱翔在各個國家的上空,看着各國與大馬迥異的文化景象,卻始終覺得內心缺了一塊而空洞。他反覆地問自己,這片天空真的是他的歸宿嗎?答案很顯然是否定的,於是,他辭掉工作回馬攻讀廣電系。

曾當空少現為全職YouTuber

所謂命運無常,當他決心重返校園時,上天卻和他開了個玩笑,他的父親與外婆相繼在6個月內離世。當時,為了返回實兆遠陪伴父親與外婆度過最後的日子,他決定暫停學業。

“我是長子,家人都很疼愛我,加上我從小由外婆帶大,關係很親暱。因此,當父親與外婆相繼離世後,我一度陷入悲痛之中,無法走出陰霾。我不斷反覆問自己,人生究竟有什麼意義?人生苦短,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後來,我發現只有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讓自己每天活得快快樂樂,便是我所追求的人生意義。”

在至親的喪禮結束後,他本想回歸校園生活,但因錯過了數個學期的課程,必須等待3個多月才可重新修讀有關課程。在這段期間,他漸漸把過往拍攝的短片上載YouTube,並且經營個人頻道CodyHongTv。

“拍攝影片是我的興趣,而恰好YouTube是網絡影片分享平台。一開始,我對YouTube也沒有抱期待,只是隨着觀眾的點閱率劇增,才讓我改變心思決定休學成為全職YouTuber。就算今天沒有YouTube,我也會以其他網絡平台作為影片分享平台。”

回望他18歲到新加坡擔任空少,20歲回馬讀書,21歲休學成為全職YouTuber。在這短短4年間,他的人生如跑馬燈般迅速轉換。成為YouTuber是一個無心插柳的過程,如今他則努力營造“柳成蔭”的結果。

“YouTube是很自由的影片分享平台,所以我選擇在這個平台上發展。YouTuber則是我很喜歡從事的行業,一來我喜歡拍攝和剪接影片,二來觀眾的點閱率也為我帶來收入。可以一面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又可以賺錢,這樣人生會很開心。”

願拍短片娛樂大眾

方志勇說,網絡創作者除了以網絡為發布作品的平台,同時也希望藉由網絡的便利性與開放性,吸引海內外的同好。對YouTuber來說,如何製作一部可以吸引觀眾的短片,同時又保留自己的創作風格,則成了他們不停探索的問題。

“對我來說,我的創作目的是希望可以娛樂大眾。其實,我很喜歡看文藝片、哲學類書籍與電影,並探討藝術形式。坊間一直有所謂的‘清流派’YouTuber,他們的影片多是提供人們思考的空間,富含思想營養價值。相形之下,或許有些人會覺得我的影片很‘廢’,缺乏意義。”

然而,他認為“廢片”並非毫無意義。他說,這個世界上有不同喜好的觀眾群,而他短片的風格恰巧吸引其中一類觀眾群而已。

“我的觀眾群普遍年齡層較低,也許是因為內容偏向娛樂性質,較少提出哲學思辨,因此青少年較容易理解。而且,青少年學業壓力龐大,如若能通過我的影片舒壓,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曾被譏為兒童台哥哥

有人喜歡方志勇的短片,自然也會有人厭惡。由於YouTube有提供評論功能,每一支短片下都設有“喜歡”與“不喜歡”的按鍵,因此,觀眾可以自由給予評價。他的頻道也曾被人嘲諷並給予負評。

“某一次,我舉辦快閃粉絲見面會時,現場來了許多青少年觀眾,因此,我一度被人譏諷為兒童台哥哥。但我不覺得有什麼問題,畢竟也有專門給孩子觀看的兒童台。YouTube本就是公開性的網站,每個人都可以隨意給予評價。我無法強迫他人喜歡我的作品。”

在至親相繼離世之時,他曾跌入人生深淵。如今他走出陰霾,從事自己熱愛的工作後,他清楚了解未來目標是什麼,也知道應該如何繼續走下去,自然也就不在乎網民的負面評價了。

“我從未定義自己的短片風格,我今年才22歲而已,人生閱歷有限,我也沒能力拍出改變他人一生,具有啟發性的影片。因此,我必須吸收足夠的知識,才能將知識傳達給別人。我自問現在還吸收得不夠,所以,我不斷的自我增值。我相信影片風格會隨着年齡和閱歷而改變。”

付費聘人當劇情片演員

方志勇披露,拍攝不同類型的短片需用到不同的人力與資源。一個人可獨力完成拍攝生活類型短片,但若是拍攝劇情類短片或是翻唱音樂影片,則需要付費聘請專業人士助力。

“可能我也曾短期從事過影視業,因此可以理解製作團隊的辛苦。雖然我拍攝的是網絡短片,但不代表可以免去支付所需人力的費用。付費,是對工作人員的尊重。但為了節省人力,在拍攝前,我會先畫好鏡頭運鏡,勘察地勢,制定拍攝流程表。畢竟每次出門拍攝劇情短片,都是一群人,所以盡可能不耽誤別人的時間。”

經已成名的YouTuber多會吸引廠商尋找合作,他亦然。但他對於影片質量有要求,且不想廠商介入他的創作內容,或是佔用太多時間拍攝短片,因此,他多會拒絕廠商的邀約。

他說,只要YouTube的點閱率還足以支撐他的日常開銷,他便會盡可能不與廠商合作。

“YouTuber的運作模式類似一人打理的電視台,它有固定的觀眾群,自然也會吸引許多廠商,希望藉由我們達到宣傳效果。然而,當商業合作接到一定數量時,會不會因此荒廢原本的YouTube頻道呢?這便是接下來YouTuber所需要思考的問題。”

中二用手機拍攝警匪片

就讀中一時,方志勇便沉迷網絡遊戲,並被遊戲內美輪美奐的特效景象與動人的故事情節吸引,於是,他開始動手學習剪接影片,希望藉此記錄遊戲歷程。隨着時間推移,他對影片產生許多想法,希望可以親手拍攝一支短片。

“其實,我在中二時就曾用手機在校園草場上拍攝警匪片,只是當時沒有使用所謂的運鏡、換鏡、調色等技巧。而只是認認真真的拍攝這些影片,至於我正式拍攝的第一部影片則是改編自九把刀《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短片。當時,我不斷央求媽媽為我買一部相機,結果媽媽和阿姨兩人合力買一台相機送我。”

拿到相機後,他便急忙籌備短片的拍攝工作,從找演員、場地一併包辦。當時他年僅16歲,距離中學畢業只剩下一年時間。為了紀念這段青蔥歲月,他決定與中學同學合力拍攝短片。

這段為時約10分鐘長的短片,最終在網絡上引起轟動,至今已累積九十多萬的點閱率。

“雖然我是家中長子,但我很感謝家人沒有限制我的發展,反而只是希望我平安,開心生活就好。在馬來西亞,YouTuber尚是一門新興行業,前景還未受到認可,但家人都已接納我投身其中的決定。”

大馬YouTuber  多共享相同觀眾群

根據大馬統計局的估算,大馬今年的人口將突破3200萬,其中,華裔佔23.2%,但又有多少華裔會上網收看YouTuber的短片呢?方志勇認為,大馬中文的YouTube圈子小,許多YouTuber都是共享同一個觀眾群。

“我也希望我的頻道可以拓展至其他中文人口多的國家,我的影片就放在YouTube上,世界各地的觀眾願不願意看,看不看得到,都講究緣份。除非我與當地的YouTuber合作,否則很難在當地提升知名度。”

他認為,YouTuber圈子是“風水輪流轉”,也許今日他的影片點閱率最高,不代表未來都是。

“就算觀眾不喜歡我的影片也沒關係,因為我是在嘗試。目前,我尚未拍出一部讓自己滿意的短片。我也總在想短片的不足之處,其實,世上應該不會有一個創作者認為自己的作品完美無缺吧。”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