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翱翔天際】看八旗子弟來以古鑒今

: 12/12/2017 - 12:08

八旗子弟,對許多人來說可能只不過是一個中性、沒特殊意義的詞語。說的是清朝時代,因祖蔭血統(也可說是種族)而享有特權的一群。由政府的特別優待政策照顧,即便不必工作甚至不會工作,也可悠哉的享受政府提供的好處,無憂無慮。

對於八旗子弟來說,清朝的天下就是他們打下的;沒有他們,就沒有整個大清朝,而且旗人與漢人血統不同,漢人在清朝被視為二等國民,需要剃髮易服遵從滿人文化、以滿人文化馬首是瞻,所以要優待身為一等國民的旗人,對他們而言是自然不過的事。

這些一直享受着清朝以舉國之力優待的旗人,在清朝初期和中期國力強大時,是過得非常悠哉閒哉的,有着各種各樣的好處,不但可以繼承祖先的爵位,還有特別保留給他們的土地和財產,而且法律上對旗人也有優待,犯法了還有專門獨立的慎邢司進行免刑、減刑和換刑。

所以,很自然的,這些旗人許多都養成了遊手好閒、懶惰、不事生產的性格。就算你不工作,從7歲開始政府就會發放俸祿口糧,而且朝廷還三不五時、隔三差五的就會有賞銀,類似現代的特別花紅,自然造成他們好吃懶做的性格了。

當然,你要工作甚至是當官,朝廷也會有特別保留的官職給你。這些官職基本上是不用煩惱、工作,但卻總是領着最高的功勞和俸祿(即薪水)。比如在清代中後期的著名湘軍首領,打得太平軍滿地找牙、與曾國藩齊名的胡林翼就是最好的例子。

完全找不出一個可用之人

1856年,胡林翼因為主持湘軍掃蕩太平軍,收復武漢三鎮而被朝廷升官升至湖北巡撫。湖北巡撫,通常代表着實際上掌握該省政經文教大權的最高領導人。可是偏偏因為是漢人,所以自然不可能讓胡完全掌控湖北這扼要之地,所以就生安了個品級更高的湖廣總督在他頭上。

這湖廣總督,官職是高過巡撫一些的,但督撫兩人轄區重疊職權也同樣重疊,而且兩人的官府都在武昌,如此一山二虎,政令又如何能夠徹底施行?朝廷並沒有那麼笨,湖廣天下都是胡林翼打下的,也需要他繼續主持抵抗太平軍,而且出任這個湖廣總督的滿人官文,根本是大字不識一個、什麼都不會的典型八旗子弟,所以安排官文壓在胡林翼頭上,不過是因為不相信漢人而必須派個滿人監視,而且滿人的天下又怎麼能讓漢人解救?

就算實際上是,名義也絕不能是,面子還是很重要的。所以不管胡林翼抵抗了多少太平軍,搶回多少地盤,也不管官文如何在官職上胡鬧,什麼正事也沒做,但朝廷的功勳錄上,官文總是壓在胡林翼頭上,甚至中興功臣榜上,什麼都沒做的官文還排名第二,遠高於出生入死的胡林翼,這就是當時的政治現實。

當然,這樣的好光景不可能一直維持下去。就算是金山銀山,坐吃也會山空。

當清朝的國力越來越低落,滿人也被養得越來越沒用之時,就到整個國家崩潰的時候了。當八國聯軍打來,曾經聞名天下的八旗騎兵,竟然拿不出一支像樣的隊伍出來抵抗,到最後也要依賴蒙古人僧格林沁。八旗子弟可以說完全找不出一個可用之人。

清朝滅亡後,這些八旗子弟恰恰也是生活得最慘的。完全不事生產,沒有任何手藝,只會鬥雞鬥蟋蟀聽歌唱戲的滿人,在清朝滅亡失去了原本的俸祿、土地和優待政策後,連基本生活都過不了,只能餓死凍死在街頭。

上面說的是清朝,絕不是馬來西亞。清朝用兩百多年掏空了國家,弄垮了一整個民族。馬來西亞呢?還能夠支撐多久?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洪偉翔)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