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室】何處是我家?


: 2017-12-09 12:12:14

作為一個柔佛州長大的小孩,三十多年後的今天才首次踏足新加坡這片鄰國的土地,聽起來是有一點不可思議。不選鄰居作為旅遊的選擇,除了高得嚇人的兌換率之外,也覺得這個地方一點神秘感都沒有。雖然是第一次到這個國家來,可是對於他們家的路名區名卻異常熟悉,什麼聖陶沙、宏茂橋、勿洛、榜鵝、湯申路等等,就像老朋友見面一樣,完全沒有陌生感。因為小時候就是被新加坡的電視節目餵養長大,這裡的一景一物都出現在每天的電視節目和焦點新聞里。‘

那時候到吉隆坡念大學,每次跟中馬以北的朋友聊起小時候的成長過程,都會有這樣的差異。他們很難理解南馬的小孩為什麼不聽“麗的呼聲”卻去看《霧鎖南洋》,也不認識黃文永、向雲、李南星和鄭惠玉這些我們耳熟能詳的新加坡藝人,甚至很好奇港版的《倚天屠龍記》居然是華語發音。我曾經開玩笑對他們說,我們先學會唱的是新加坡的國歌和愛國歌曲,追看的是他們的國慶慶典,甚至了解新加坡的總統多過我們的首相,小時候就活在一個偽新加坡的馬來西亞人。這幾天在這裡住了他們的組屋,體驗了他們的公交,用過了他們的機場設施,外國的月亮真的很圓。話說,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一比下去真是他媽的。可是,朋友卻告訴我,在這裡生活的人其實很壓抑也很壓力。

政府給了你一個好的環境,各界精英都在這裡競爭,一早到晚投入在工作裏面,連透口氣都害怕被別人超越。朋友在新加坡從事教育工作快十年,他說新加坡就像《圍城》裡的那一句“城裡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進來”,沒表面上那麼歌舞昇平。這裡充其量是一塊適合年輕人拚搏的地方,把青春和汗水給了這裡,建設發展了別人的家,教育了別人的下一代,但是自己的家又在哪裡呢?南馬留新的國人,有的就是這種二十一世紀獨特的漂泊意識,大橋兩端連接的,是不同意義概念的“家”。在別人家你是拿着PR的外人,給當地國民的福利你沾不上邊;在自己國土你卻找不到歸屬感,也成了精神情感上的外來者。汲汲營營大半輩子,問自己何處是我家?答案大概只有天知道吧……

文/張家豪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