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話法理】見樹 也要見林?──也談名人回憶錄

: 12/06/2017 - 12:11

名人回憶錄之所以彌足珍貴,在於其記載之事物多是當事人親身經歷之事,有者更是之前不為人知的秘密。如果當事人曾經是流連國家權力走廊位高權重之士,那麼很多時候,許多這些回憶錄所記載之當事人參與之事跡,很可能是改變或可能改變一個國家,乃至於民族興亡成敗的史紀。

由於其身份地位在大馬政商界超然,大馬首富郭鶴年的回憶錄在大馬未正式面市,已在大馬社會引起一片議論熱潮。

而從部分經香港《南華早報》刊登的《郭鶴年回憶錄》節錄內容,我們可以理解為何它會在大馬社會尤其是華社,掀起千重浪,久久不能平復。

試問誰可在讀到大馬首屈一指的首富以愛國報國之心辦大馬國際船務,卻在當年新經濟政策的“成功代價”名堂下,一而再被政府“要求”分配股份予政府機構,而不動容、不感同身受郭老當年的無奈?

同樣的,當我們讀到當年他看到政府狂熱推動扶助土著政策時,曾嘗試盡一份努力去阻止這種種族主義趨勢,因此向時任副首相敦胡申翁進諫,但是對方拒絕聽從,而沒有扼腕嘆氣的呢?

納茲里也認為其批評公允

郭老在其回憶錄是這樣寫的:在1975年9月,時任首相敦拉薩病重,極有可能接任的是胡申翁,因此他會見老同學胡申翁,向他表達自己對國家種族主義化的憂慮,希望胡申翁上任首相後會有所改變。

“我懇求他,‘求求你,胡申,任用最好的人才……不論種族、膚色和宗教,善用他們。反之,胡申,你的族人現在所走的方向,過度的扶持土著,(若)溺愛長子,(最終)你的長子將驕橫不馴。”

不過,“數分鐘,他靜靜地坐着。然後他說,‘不,羅伯(郭鶴年英文名)。我不能那麼做。依馬來人如今的想法,他們無法接受之’。”

郭鶴年補充,雖然胡申翁了解其想法,但無力阻止已“走得太遠”的扶持馬來人趨勢。

顯然胡申翁也了解,郭老對於馬來人在土著特權政策課題已經被政客所誤導,而這種“拔苗助長”式的拉近種族經濟鴻溝方法,只會引發更嚴重的種族主義的觀點。但是,無奈胡申翁也束手無策,無法扭轉該錯誤的政策了!

針對當年郭鶴年向胡申翁勸告,希望能夠落實不分種族,任人唯才的政策這點,值得玩味的是旅遊部長納茲里也認為其批評公允,但因為政府囿於政治現實,才無法糾正種族政策。納茲里說,希望有一天能夠落實這理想。

何謂政治現實?政治現實就是希望能夠落實不分種族,任人唯才的政策若要在大馬落地生根,尚有一段極長奮鬥路需走。其中一個當前急務莫過於在民間(尤其是馬來鄉村)推廣與深化多元種族政治意識,讓它在民間老樹盤根;也唯有如此可確保多元族群選民可依持埋念與能力來選賢與能,而非盲目根據膚色、種族與宗教來投票。

因此,當我們在讀《郭鶴年回憶錄》時,切莫只見樹,不見林。其實許多人,包括馬來政治領袖如納茲里所言般:“你知道,我也希望有一天能落實這點(落實不分種族,任人唯才的政策)。”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許文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