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闖百層高樓拍高空危景 攀高勇士成印尼網紅

Create: 12/06/2017 - 11:07

阿瑞夫(Arief Noor Iffandy)是雅加達最著名的網絡紅人之一,在社交媒體Instagram累計的粉絲人數接近四萬,全因為他異於常人的超凡勇氣。他做的事情直叫人覺得不可思議,再仔細去瀏覽他在社交媒體上上載的照片,看了讓人腳軟暈眩。那是從好幾十層、甚至是逾百層高的建築物頂樓所拍下的。有時候,阿瑞夫甚至走在高樓外圍,在一尺不到的走道上走動,一不小心就可能墜樓鬧出人命。他的勇氣引來了印尼當地年輕人的關注,他們對這名26歲男子所做的事情嘖嘖稱奇,繼而有人向他詢問Rooftopping的資料。同樣的,他也常常受到他人的抨擊,指他的舉動誤人子弟,是不負責任的行為。
印尼總是給人一種落後的感覺,主要是因為千禧年之前發生在該國的政治動亂事件。該國過去的腐敗政權致使外界對印尼有負面的印象。

2014年,該國新任總統佐科威上台以後,他的出現被視為是轉捩點。不同於過去出生於貴族世家的總統們,他從小生長在貧民窟裡,對平民百姓的需求特別能夠理解。有政治評論家認為,他的掌權將帶領印尼成為亞洲的經濟強國之一。

被國安局誤為恐怖分子

首都雅加達的繁榮和印尼其他城鎮的發展相差甚遠。雅加達處處可見高樓大廈、商店和現代化購物中心,並且引進各大國際品牌。

雅加達位於爪哇島的西北海岸,是該國的經濟、文化和政治中心。這座城市的人口超過一千萬,在全世界200大城市中的排名,由2007年的第171位跳躍到2011年的第17位。雅加達的年輕人多已歷經現代化的洗禮,也因為受到社交媒體的影響,躍進全球流行圈裡,阿瑞夫(Arief Noor Iffandy)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從蘇門答臘的家鄉來到雅加達從事旅遊行業。自2014年起,他有了另外一個新的身份──Rooftopper。Rooftopper是指那些在合法或不合法情況下登上屋頂、樓頂拍照的人。阿瑞夫是印尼最具代表性的Rooftopper,也是最具爭議性的網紅。

雖然貴為網紅,但是他做人腳踏實地,不驕傲自大,並謙卑地認為那只是自己的興趣,從沒想過會轟動全城,甚至被年輕一代追捧。

阿瑞夫曾因為Rooftopping多次被逮捕,甚至一度被印尼國安局誤以為是恐怖分子並企圖摧毀雅加達。

對於外界的流言蜚語,他總是笑臉以對。“我一開始本來就是帶着想要嘗試新事物,想要自我挑戰,想要把城市美麗風景收納眼底的想法進行Rooftopping。從來沒有想過那是可以讓我紅起來的活動。我很清楚自己的舉動是不會傷害他人,也沒破壞他人產業。唯一違規的是私闖私人建築物。”

成功攻上50高樓頂層

剛來到這座城市時,阿瑞夫只想要遠離她的喧嘩,並靜觀其繁華。2014年,他在住處的八樓頂樓登高瞭望。

“第一次在毫無規劃的情況之下爬上了頂樓。建築物頂樓的空氣讓人自在許多。城市的遠觀景色配上一點點的興奮感,那種感受讓我畢生難忘,從此愛上了Rooftopping。”

在阿瑞夫開始進行這項活動之前,整個印尼並未出現Rooftopping的愛好者。他是首位將自己攻頂的照片逐張放上社交媒體的印尼人。

在當時,只有歐洲一些城市已有少數年輕人做着這樣的冒險事情,但在印尼卻仍然是一項很陌生活動。過後,他的照片漸漸在網絡上傳開,並為他累積了大量的粉絲。

大伙兒對這項冒險活動感到陌生又新奇,許多年輕人因為覺得酷炫,開始掀起跟風,導致雅加達當時一度出現建築高樓被人們非法入侵事件。在發現情況失控後,高樓大廈開始加緊保安,不讓他人闖入。

阿瑞夫清楚知道這項活動的危險性,且隨時會被警察逮捕,但他還是一次又一次次地冒險。他到過了超過150座高樓,且成功攻上近50座高樓的頂部。

闖機場扣留三天兩夜

阿瑞夫攻頂的經歷從不是一帆風順。“有一次,我到了一座即將竣工的建築物頂樓。結果,建築物裡的工作人員還在工作。我的出現讓他們錯愕不已,他們喊着要抓我,我趕緊逃跑,從頂樓爬到了底樓。結果,另外幾名工作人員其實早已在底樓等着我。”

於是,他便被扣留了12個小時。當時,他們把他當成罪犯看待,對他態度惡劣。回憶起那些經驗,他說起來平淡自如,臉上沒有露出絲毫害怕的神情。

12個小時後,太陽升起,建築物的管理人員來到工地,在審問了阿瑞夫幾個小時後,終於還是放他走。放他走之前,還不忘先將他相機裡的樓頂照片都刪除了。該事件發生以後,他仍舊沒有放棄登高瞭望。

一年半前,他到雅加達新建機場為父母踐行,並對這棟新穎的建築物感到特別好奇,於是他私自闖入“閒人勿進”的區域。被人發現以後,機場的工作人員既生氣又震驚。

“他們自覺保安嚴密,怎麼也沒想到會闖進一個不知名的小伙子。一度以為我是恐怖分子,計劃在機場犯案劫機。”

當時適逢奧巴馬到訪雅加達,國安部一度以為他是計劃幹案的恐怖分子,把他扣留了三天兩夜。

為攀高樓 走三十多層樓梯

對阿瑞夫而言,該項活動需要的莫過於勇氣,其他的都是次要。“我並不會特別準備些什麼。最重要確定自己健康狀況良好、有體力,其他的就要在現場隨機應變。”

他直言,Rooftopping有一半是需要靠運氣,所以並非每次都會攻頂成功。“通常我們外人不會有進入建築物的許可證,但現代的電梯幾乎都需要有通行證件方能上樓,而Rooftopper必須要做的就是走樓梯。”他笑說。

他曾為此走過三十多層樓的樓梯,並花了將近45分鐘的時間。最讓人無奈的是有些建築物頂樓被上鎖,導致他最終白跑一趟。

至今為止,他多是一個人進行此項活動,因為這讓他更自在,且被他人發現的機率較低。雖然當地年輕人常常私訊他要求一同Rooftopping,但是礙於考量到不方便,他一一婉拒。

“攜伴上樓必須顧及很多,一個人更顯得敏捷也容易逃脫。”

用自己的方式完成喜歡的事

登高瞭望讓阿瑞夫有了更精彩的視野。他攻頂的時間多以夜晚為主,當人潮都散去了的時候,就是攻頂的最佳時機。有時候,他會一個人在頂樓曬着月光、吹着冷風睡着了。睡醒時,太陽已漸漸從東邊升起,他仿彿是這座城市站在最高處迎接曙光的人。

雖然欣賞他的人很多,但是譴責他的人也不少。阿瑞夫本身並不鼓勵大伙兒跟風Rooftopping,主要是出於安全上的考量。

這名網絡紅人也有高處不勝寒的時候。在征服了雅加達各大建築高樓後,他有段時期陷入了瓶頸。他心裡想着攻頂了,然後呢? 起初他以愛好為由開始Rooftopping,但後來的跟風讓他覺得這項活動失去了當初的意義。

他的舉止看似叛逆,像是對現實社會發聲道出他的不滿。但言語之中,他確實異常平和。他並不在乎世俗的眼光,只想要專心地用自己的方式去完成自己喜歡的事情。

 

光明日報特約/克里斯.2017.12.06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