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開千百度】戀戀鐮倉

: 12/06/2017 - 11:58

當乘坐江之電去到鐮倉時,就已經喜歡上這個小鎮,那一種連空氣都充滿着懷舊的氣息,我特別容易融入其中,可能我本來就是一個古舊的人,對於同一個溫層的人事物,我是無法抗拒的。

其實,我對鐮倉感情是一早種下的,以前在漫畫在電影在日劇裡已經認識了,現在來到這個地方就像見到老朋友一樣,心裡莫名興奮,眼前的鐮倉跟我腦海裡的印象完全是同一個模樣,無論是海邊,還是街上,都是靜寂的,即使有人走過,他們也是靜靜的,像從日本電影中走了出來,舉止是優雅的,說話是優雅的,他們日常就是如此,我喜歡鐮倉就是喜歡這一點,自然不造作,毫不刻意,大有我就是這個樣子的氣度,你不喜歡就繼續不喜歡吧。

那天早上在街上走了很久,走在巷子裡,像走進迷宮,走來走去,還是走不回去民宿的路,奇怪是我並沒有半點焦急,就是一直往前走,如果換作在吉隆坡,我早已破口大罵,老婆說可能這裡的天氣涼爽,所以我們也沒有那麼大的火氣,心情也會跟着漂亮起來。

後來,我還找到海,海邊有年輕女子對着海彈吉他唱歌、有流浪狗在散步、有中年大叔在沖浪、有情侶在談情說愛,還有我們這對老情人,冬天的海很靜,偶爾出現海浪,但是連浪聲也是靜音了,我不明白那大叔在沖什麼浪,看見他在淺岸划一兩下,就跌了下來,他還是樂此不疲,現在不是沖浪的季節,划一下,也許也可以止他的癮。

我們住的那間民宿就是靠海的,女主人是加拿大人,好多年前就嫁給這位日本男子。開始時他們是住在東京,後來她的丈夫要圓自己的一個夢想,就是在鐮倉開一間民宿。因為他最愛沖浪,他的夢想就是天天去沖浪。於是,他們就搬來這裡,重新開始,讓夢想變成事實。

日本大叔眼神中見幸福

當他的丈夫知道我們下一站去河口湖的時候,就跟我們分享他曾經爬過富士山的故事,我對她說一定是他年輕的時候吧,她翻譯給他聽,我們笑成一團。他說他五十二歲,我說我五十歲,她驚叫難以置信,她轉頭取笑他,我聽不懂,但應該是說他看看人家多年輕什麼什麼的。噢他們還有一對可愛的女兒,大的六歲,小的七個月,大的長得精靈可愛,這個家庭是英語日語雙聲道,看着他們都充滿愛的生活,悠遊自在,我在那日本大叔的眼神中看見了幸福,那是男人才會讀到的信息。

冬天的白晝很短,下午四點半就天黑了,晚上七點後,全部商店和餐館都會關門。對於旅人是不習慣的,尤其是我們這些城市人,漫漫長夜,遊手好閒。可是後來我覺得這才是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本來就應該是這樣,只是我們已經習慣將生活填滿工作,早已扭曲了生活的美好意義。

那一個晚上,我睡得好甜,好像好久好久沒有睡過覺似的,早上六點起來,天色全亮,感覺上,我不再是吉隆坡的那個我了。

我對老婆說,回去之後,我們查查看移居日本有些什麼條件,鐮倉真的是我理想的退休地方,老來時,什麼都不做,就只做一件事,拖着她的手,看海,散步,宛如人生的意義,就叫做鐮倉。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曾子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