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陶淵明成泥土魔術師 鄧修豪自學農耕

Create: 12/05/2017 - 12:04

經過持之以恆的努力之下,鄧修豪如今已成了大馬活力農耕推動平原種植方法的先驅,他早期栽種的木瓜樹,每每生長到一個階段便會枯萎,茄子更是種了4次才開始有收成。

面對接踵而來的挫折,他不但從不感到氣餒,反而咬緊牙齦一一克服。他相信,只要能堅持下去,一切難關都可跨得過去,而這種越挫越勇的精神更是促使他的菜園越來越肥沃,且農作物種類越來越多的主要原因。

目前,他的菜園所種的蔬果包括四季豆、甘蔗、百香果、芋頭、薑黃、香茅、紫薯、紅皮栗子地瓜、日本薯、白皮栗子地瓜和澳洲紅薯等。
對於一路走來的心得,他坦言:“好作物需要好泥土,但改造土地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是數年前便開始改造土地,但至今還在做,以後也還得繼續做,必須持之以恆地做,才能達致目的。”
 
棄用農藥種三好農作物
 
鄧修豪是於16年前畢業於理大工藝系,接着,他便接手打理父親在萬里望開設的小型拖鞋廠。
直到2011年6月,他在金馬崙參加了3天2夜的活力農耕課程後,就開始認識有機生產,於是,他便動手實踐自己的田園夢想,並從廠東搖身變作農夫,勤耕自己的土地,食用自己親手所種的農產品。
他的初衷是種出具備“三好”條件的農作物,即是好的食物、好的味道,以及好的能量。後來,他更進一步探索“如何在棄用農藥的情況下,種出高品質的有機蔬菜”。
那一段日子,他原本計劃把拖鞋廠搬到中霹靂埔地的一個角落間,但廠房卻在這時候遭匪徒闖入,並竊走價值4萬多令吉的馬達、擴建工廠的建材、割草機、燒焊機、打磨機、 鋸鐵機等等。
“正因為這起損失不小的案件,令我改變遷廠的想法。當時,我恰好正在物色土地以落實我的種植理念,結果,我決定擱置搬廠的計劃,並利用原有廠房隔壁約2000平方尺左右的小空地開始進行耕種實驗,並安排2名工人看守廠房和園地,免得再度遭竊賊闖入幹案。”
 
無營養白黏土農產品必死
 
由於鄧修豪原有廠房的土地泥土屬於白黏土,即是廣東話所謂的“白泥油”,所以,這塊土地原本就不太適合耕種。
他說,白黏土是經採錫的廢礦湖留下的副產品,即是毫無營養、不透氣也不透水的瘠土。
他形容:“這種土壤‘種乜死乜’,連農夫都會投降!”
他解釋,當地過去曾是錫礦場,而無論是通過水筆或是鐵船開採錫礦,最終都會產生白黏土,因它是經過沖洗以後的沉積物,雖然含有礦物質,但在種植時,植物的根部根本無法向下延伸和開展,使得植物的生長面對障礙。
“這種泥土最明顯的特徵就是寸草不生,至多是長出茅草而已。”
 
親用人力鬆土法犁地養地
白黏土的存在,雖為鄧修豪轉換跑道一事形成障礙,卻也激發他的韌性和不服輸的潛在個性,接着,他便展開改造土壤的“養地工程”。
其實,改地過程極為艱辛和費時,即使是少一分毅力與耐性,也無法達成目的,但耐性和毅力異於常人的鄧修豪,最終憑一改之力改變土壤的性質。
他說,儘管大自然具有還原泥土本質的神奇能力,但若要把瘠土重新變回沃土,恐怕至少需要花上漫長的三四十年時間。
過後,他唯有抱着實驗性質嘗試採用瘠土種植法,即他和工人一同使用原始的人工鬆土方式,使用犁叉來犁地。這類犁地方式和早年的水牛犁地法相似,只是改以人力取代水牛而已。
“我根據活力農耕播種綠肥的方法養地,第一步是直接將綠豆、紅豆、小麥和稻米灑在泥土上,然後以少許泥土覆蓋,讓它萌芽生長,一來是為了避免種子被小鳥吃掉,其次是免得這些豆類和穀類因遭烈日曝曬而枯死。”
他提到,在等上38至40天後,豆科植物終於開花,而他必須趕在植物結果以前,把整株植物搗碎,然後重新犁入泥土內。在尋常人眼中,也許覺得這根本是“白種白做”,但這項過程有個專業的名稱──“還田”,顧名思義,即是把綠肥歸還給滋長它的田地內。
“所有植物的種子都可以當成綠肥來使用,如果土地缺乏氮肥的話,便需要更多的豆科植物補充營養,每當植物生長到開花和準備結果的階段,便是氮肥最豐富的時刻。而在農作物成長過程中,尤其是長出葉子的時刻,最需要的便是大量的氮肥。”
在割碎植物與翻地後,他再進行第二輪播種綠肥的還田程序,即播下同樣的豆科植物種子、經過同樣的收割、搗碎再翻到泥土的程序,重複性的持續還田下去。
 
植物病害 來自泥土
 
在繼續把載滿兩三輛羅里的綠肥撒下土壤,並養地四五個月後,鄧修豪第二度在這塊土地上栽種木瓜,並在邊緣的地方種植香蕉。
“我移走香蕉樹的理由是蕉葉會擋住陽光,使木瓜樹缺乏光合作用,減緩其生長速度。”
而第二批木瓜和香蕉長成後,鄧修豪終於看到活力農耕的直力性,即是植物的葉子任何時候都是向太陽朝上聳立,絕不會下垂,所以,從日出到日落,植物的葉子都在進行光合作用。
雖然綠肥一直往下滲透,且第二批木瓜的品質也比第一批的更好,但維持了一段時間後,木瓜樹還是出現病態,令鄧修豪不禁感嘆:“還是深耕不足啊!”
在這種情況下,他也因此領悟到活力農耕的原理:“植物本身具有生命力,且不會生病,只有泥土才會生病,而植物的病害病源全是來自於泥土。因此,唯有泥土健康,才能長出健康的農作物。”
 
噴灑500號改良土壤功能
 
鄧修豪分享一個秘訣說,他每次播下綠肥的種子“還田”時,都會選用從澳洲入口的活力農耕配方“500號”,一項屬於改良土壤功能的配方。
“每英畝面積的耕地只要34克即可,在噴射500號之前,務必先把500號倒入14公升,溫度介於攝氏25至35度的清水裡,並在攪拌一小時加以稀釋後,再讓它接觸空氣,特別是接觸氧氣,不斷活化它或激活它。”
他披露,噴灑500號配方的要求相當嚴格,即必須在介於傍晚太陽下山到夜幕低垂天空全黑之際進行,最好是伴隨着小雨的天氣。
“這是因為500號配方需要水份啟動,才能增加效果,若在小雨的情況下噴灑500號配方,在雨水的濕氣滋潤着泥土的情況下,可促使配方更快滲入泥土深層。如果噴灑配方時沒有下雨,那麼就得事先替耕地全面灑水,然後再噴灑配方,讓配方可以輕易融入土質中。”
他也強調,每幅耕地每年只需噴灑4次500號配方即可。
 
第一批木瓜染輪點病
 
在第一年,鄧修豪總共還田5次,而他在每次還田後都發現土壤有顯著的改善,最明顯是泥土從灰白的色澤開始轉變成黑色,顯示經過改造的土壤,已從表層滲透到內層,同時,在第三次犁地時,他更意外地發現了蚯蚓的蹤影。
這時,他認為種植短期性農作物如羊角豆、木瓜、香蕉等的時機成熟了。
“坦白說,第一次正式耕種直到收成,收穫的數量是出乎意料的理想,以羊角豆為例,當它長得比成人還要高的時候,收成還未間斷。”
經過還田的脊土,難道就此肥沃起來了嗎?答案是不一定。
鄧修豪察覺到,他第一次栽種的木瓜樹,在長到成人般的高度時,問題就出現了,即果實感染了輪點病,樹身也惹來了介殼蟲,以致樹身頂端逐漸轉黃及枯黑。
經過一番檢查後,他發現經改造的土地僅是表層一兩尺土壤成功被改造,而再深層的土壤依然還是原來的白粘土,使得果樹在成長一段時間後,根部便未能繼續朝下伸展,以致植物無法健康成長。
“這就是缺乏深耕所帶來的後果。”
為了挽救瀕臨死亡邊緣的木瓜樹,鄧修豪的妻子突發奇想──即燃燒香茅以煙燻樹,結果“病情”還是未能改善。
在這種情況下,鄧修豪還田一年的成果也就僅此而已,過後,他不得不忍痛放棄他的心血,砍掉出問題的香蕉和木瓜樹,然後繼續重複還田。
 
雜草可防泥土曝曬硬化
 
在累積了寶貴的經驗後,鄧修豪物色到廠房附近一段1.5英畝的土地,這個地段的土質較廠房理想,過後,他用上半年的時間還田4次兼養地後,就在該段土地上種植玉米、花生、日本紫薯、香蕉、木瓜和羊角豆,作物逐漸多樣化。
這一回,他讓綠肥、雜草與農作物共生共存,他講解箇中原因:“綠肥在成長時,覆蓋在土地表面,有助防止泥土曝曬、保濕、保溫、防範表層硬化與鬆土作用,不但不影響主要作物的生長,而且有助主要作物長得更好。”
“我種植的玉米週圍,其實還有花生、稻米、田菁、太陽麻、綠豆、小米、小麥、芥菜籽、莧菜、黑豆、濱刀豆和葫蘆巴豆等綠肥。但綠肥始終是綠肥,在主要作物收成後,我還是會把這些充作綠肥的農作物割碎,然後將之犁入田裡。”
雜草,在鄧修豪眼中更是農作物的好伙伴,也是綠肥的材料之一。
“除非雜草擋到主要作物進行光合作用,我才會將之割除,而非拔掉,因為若把雜草連根拔起,將會讓土壤宿直接暴露出來,但若是割除雜草的話,則雜草的根部將會在原地腐爛,並成了土地的肥料和養份。”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