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翱翔天際】政府開始收緊自由尺度

: 12/05/2017 - 11:20

上星期,我國歷史最悠久的大學中文學生組織,也是馬來亞大學其中一個最活躍的團體──馬大華文學會遭遇了復會32年以來最嚴重危機,被馬大校方勒令凍結一個學期。在凍結期內,馬大華文學會必須停止一切活動,就連當屆的執委理事會也不被校方承認。 

其實,馬大華文學會的歷史遠不止這32年,早在馬大成立之初,即1962年,該學會就已經在馬大扎根成立。當時的馬大華文學會不只是校內一個供大學生交流聯誼的學生組織,更是一個做到社會上的良心,關懷社會的團體。哪裡出現不公不義的事件,都可看到馬大華文學會的身影。 

1974年,馬大華文學會的命運來到了轉捩點。在1969年513事件爆發後,政府開始逐漸收緊社會上各階層享有的自由尺度。在政府嚴控下,卻阻止不了國家經濟的疲弱和低迷,導致物價飛漲和許多農民賴以為生的原產品價格大跌,許多低下階層人民生活苦不堪言。 

在此背景下,吉打州華玲縣農民發起了撼動全國的反飢餓大遊行。當時參與人數高達數萬人,創下了紀錄,也震驚了執政當局。 

如此反抗不當政策,尋求生存及溫飽這種基本權利的大型農民示威,當然少不了被喻為“時代的眼睛,社會的良知”的大學生參與。當時風起雲湧的學生運動,即刻聲援了該次大遊行,而馬大華文學會作為馬大內部的先鋒及活躍組織,當然並沒有缺席,捲進了聲援農民的學生運動中。 

當時鷹派為主的政府,自然不會向這些示威人士妥協,更不會去思考大遊行背後的意義。因此,隨之而來的就是大逮捕,多名學運主要人物,包括如今的希盟共主安華及所有馬大華文學會執委,都被政府援引內安法令逮捕下獄(後來被捕的執委會前主席,因不堪扣留營內虐待和壓力,致使患上憂鬱症並走上自殺這條路)。 

本意是要大學生少辦活動

針對馬大華文學會,政府更在國會發表了白皮書,藉口該學會與校外組織辦起了當時轟動全國且有濃厚左翼色彩的《春雷大匯演》舞台劇,指馬大華文學會涉及並參與了馬共的顛覆活動,以此莫須有罪名查禁關閉了馬大華文學會。 

直到1986年,經過了12年的復辦努力,馬大華文學會才終於再一次出現在世人眼前,並傳承至今。

到今天,32個年頭過去了,有關方面再一次對馬大華文學會伸出了干預的魔手。這一次,同樣用了莫須有的罪名來對付馬大華文學會。“告示牌僅有中文”和“在獲得批准前就開始進行活動”這兩條罪名,根本一點道理都沒有。華文學會用中文告示牌又何錯之有?

至於活動未獲批准前就展開,可說是無稽之談,參與過國立大學學生組織的人都知道,大學申請活動的批准極之繁瑣耗時,若是等到批准了才能夠開始籌備,那真是等到猴年馬月都不知道能不能成事,所以幾乎所有社團都是一邊申請、一邊籌備,這是正常不過的事情。 

況且,大學生在校內辦活動又何須申請?校方如此多加阻攔刁難,本意就是要大學生少辦活動,以方便控制,就連個小小的新生招生活動或講課,都要經過校方准許才能進行,將大學生當成小學生來管,又怎麼能夠培養出大學生獨立自主的人格?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馬大華文學會再一次受到對付,不過是政府開始收緊社會上的自由尺度,以應付即將來臨的大選,所做出的殺雞儆猴手段而已。 

馬大華文學會和馬大再一次成了政治的犧牲品,完全失去了獨立自主的校園精神,更別說一直追求的學術自由了。 

哀哉。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