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補針毒針難分

: 12/04/2017 - 10:42
不懂是因最近沒什麼運動,還是臨睡前看了《極速前進》的關係,都快到凌晨了,老娘還在床鋪上輾轉不已。何止了無半點睡意,腦袋像裝了個風車般處在一片亢奮的情況,不斷地轉呀轉個不停。而且,居然是圍着明兒要煮什麼菜這念頭揮之不去——什麼啦,不過是幾月沒見的小斗要從波士頓下來而已,至於搞到老娘失眠,不是吧?
去年的感恩節大斗飛過去加州與咱們相聚,匆匆逗留了兩天就走了。今年,輪到小斗跑來她姐處過大日子。對,這是咱家的共識,只要一家團圓就是過年過大日子,管他是洋人還是華人的節日。
原本老斗是計劃趁她屋友回家過感恩節,咱仨跑上波士頓去過節日,順便瞭解下她的生活情況。可惜,大斗說其妹目前只有一煲一碗一碟一雙筷子一根條匙的家當……雖說咱們此行最大目的就是要跟她置點必需品,但臨時臨急才去張羅也實在難辦齊。算了,反正她一人跑全家跑,乾脆她下來大家省事,再說至少紐約暖和一點。
乃至,打幾天前開始那個大斗就一直在叨唸着說,其妹又回覆沒吃肉(沒肉吃)的可憐狀態,不斷叮嚀着老娘多煮點肉類。然後,她又一再提醒,讓咱們買辦伙食帶備上去,因為小斗住的地方沒車連買菜都很麻煩云云——完全一副愛妹心切的樣子。(這次算是打補針吧。)再然後,說起她上個月上去一趟,用那個天下一煲“在飯上面放肉、肉上面放菜”巧手煮了一頓。可是,兩人吃飯時,卻只能一個人用着筷子,另一個人就得用條匙……這樣還不止,那個大斗簡直把其妹形容得跟無家可歸的街友相去不遠:“衣物一包兩包全就用垃圾袋裝着。”
嗄,這像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