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來去去】去年的花種

: 12/02/2017 - 10:57

我站在自家10樓高的露台歎氣,這趟旅行回來,露台上幾盆本來長得茂盛的碧冬茄紛紛露出病容,這些碧冬茄是我從烏茲別克帶回來的。

今年3月杪,我在契瓦(Khiva)星期天市場團團轉,企圖從人家菜市場琳琅滿目的香料、食材以及油鹽醬醋中窺視當地人的口味,乃至他們的生活習慣。3月杪是中亞人迎接春天的時節,市場上除了三兩家大型花圃在販賣各種花草樹木蔬菜水果的幼苗之外,也有幾個打扮得體的婦女,帶着二三十包不同花色的布袋或麻袋,就地鋪上蓆子,賣起或許是去年留存下來的花種。她們一邊啃瓜子、一邊跟旁邊的朋友談笑,蓆上袋口捲起的布袋露出裡面的花種,上面立着紙皮寫着花卉名稱,形成一幅好看畫面,讓整個市場充滿春天氣息。

我向來對花花草草抵抗力偏低,本來想說拍幾張照片算數,怎麼知道兜了兩圈,終究忍不住蹲下身去端詳陌生的文字和種籽,心裡一把聲音理直氣壯地說:“種籽沒有重量,佔不了多少位子!”完全把水土問題拋諸腦後,隨手抽起一張再循環紙袋交給攤主,任意選了眼前最細的花種讓她包起來。

幾天後回到家,第一件事便是買泥土和塑膠盆,把一巴掌花種悉數撒下,天天澆水看着它發芽,看它從細線般的幼苗長成軟嫩的綠葉,等了個把月,未來得及等到花開,又匆匆收拾行李飛往下一個目的地。吾妹調侃地說:“你明明在種菜嘛!看它的葉子嫩得什麼似的,又不開花。”

第二次回到家時已經是三個月後,露台上一片欣欣向榮,開滿紫花。吾妹洋洋得意地對着我咪咪笑:“你的花開了,原來是常見的碧冬茄Petunia啊!”我一邊高興,一邊暗捶,暗捶自己錯過種植奇花異草的良機,偏偏選中本地常見的花種。

今年最後一次回家,盛開的碧冬茄中間出現許多焦黃葉子,仔細一看,可以發現葉背面滿佈白粉虱,部分葉子更因此長滿黴菌,在慢慢枯萎中。我不得不佩服白粉虱,牠們總有辦法在位於鋼骨水泥之中找到繁殖機會,即便是不到20方尺的小花園,我的空中花園常常因為這些小蟲受到重創。

每次在10樓高的露台做園藝,為僅有的幾盆綠色植物除蟲除雜草,我都真實地感受到自然界的強韌,心想哪天人類滅亡了,哪怕再高的大樓也將變成花草樹木的溫床,到時,世界應該比現在更綠、更加美麗。

文/多風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