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曬肚腩】因為山在那裡

: 12/02/2017 - 11:56

即使窩在兩個軍用睡袋裡還是天寒地凍,間或傳來疑似雪崩的聲響,驚碎了我將成未成的夢。捱到凌晨四點多索性起身,不想吵醒和我共睡一個帳篷的愛爾蘭男孩,躡手躡腳走出帳篷,嚴寒迎面刮來。

整片星空就像砂灘無邊無際,一顆顆小石子眨着好奇的眼睛,我和它們怔怔對望,也不覺得自己在宇宙中有多麼無知渺小,但我突然想起了童年的恐懼。童年的夜晚沒有光害,漫天都是星星,常常叫我看得着迷,看到自己失去重力往上墜落,墜入深不可測的外太空,外太空的盡頭遠在我的想像以外,或許永遠都沒有盡頭,而我只能夠無休無止地飄浮在未知中,直到好奇完全被恐懼的黑洞吞噬,整個宇宙沒有其他人類的存在,除了我。我記得那種絕對的孤獨,雖然當時我還不懂孤獨是什麼意思。

拉卡波希峰就在眼前,此刻只是剪影。昨天黃昏接近尾聲的時候,我和愛爾蘭男孩在小山丘腳撒尿,仰着臉看最後一抹餘暉為峰頂加冕,兩人呆呆站着說不出話來。拉卡波希,在當地人所講的布魯薩什奇語裡,意思就是“閃耀之屏”。

巴基斯坦東北山區,既是許多登山者的試煉之地,也是不少登山者的葬身之地。上星期在帕蘇這個仿彿與世隔絕的村子,我就聽說有人在攀登迪冉峰的途中罹難,但這次出事的是隨行的掮夫。迪冉峰和拉卡波希峰位於同一條山脊上,比拉卡波希峰稍低,卻是最多人丟失性命的山峰,當地導遊稱之為鬼山,又稱拉卡波希峰是紳士山。

我的目標僅止於拉卡波希峰大本營。我既沒有征服自然,也沒有征服自己的意願。山和我都不是必須征服的存在。山只是單純地在那裡,我也只是做我自己。只有我自己知道,為什麼我會從米納平徒步七個小時到拉卡波希峰大本營。

米納平是前往拉卡波希峰和迪冉峰的必經之地。我在這個村落唯一的民宿落腳。從民宿的後花園可以清楚看見拉卡波希峰,在連綿起伏的山巒背後,峰頂終年積雪,形同一堵天然高屏。但拉卡波希峰的美並不是靜態的,每個瞬間都有微妙的變化。多麼希望可以看見你在後花園裡留連,讓同樣的景色環抱着我一樣環抱着你。

愛爾蘭男孩住進這家民宿之前,有個蒼白安靜的德國青年跟我同房,經常坐在門檻上看書,看米蘭昆德拉,但不確定是哪一本,書名是德文。後花園裡,一樹一樹的蘋果在充沛的陽光裡誇張地膨脹着,但沒有蛇也沒有夏娃,不過德國青年是亞當的後裔,他把衣服脫光了裸着身子四處走動,赤條條地在我眼前晃來晃去,仿彿置身伊甸園中。

(四之一)

 

文/林蛋大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