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草】萬紫千紅

Create: 12/02/2017 - 10:50

方逸華逝世,娛記尊稱她為傳奇歌手,然而講來講去都是《花月佳期》,就像她一曲走天涯,沒有其他代表作。其實六十年代方小姐唱過許多邵氏電影主題曲和插曲,隨便一數就有《藍與黑》、《船》和《雲泥》,全部膾炙人口,另外《垂死天鵝》的《流星》,《獵人》的《憔悴》,《裸血》的《痴迷》,無一不擲地有聲,在清水灣影城亮出強人手腕之前,以一把磁性聲音征服了觀眾耳朵。我最喜歡《新不了情》裡與靜婷合唱的《金縷衣》,早在鄧麗君吟唱唐詩宋詞前,改編了杜秋娘,戲中兩個歡場女子由胡燕妮林嘉飾演,輪流站在歌台“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配合劇情之餘幽幽滲出書卷氣,有種夜總會文化的輓歌況味 — 往後不但賣藝者胸中墨水全乾了,老闆也肯定不欣賞有趕客潛質的曲目,縱使“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鼓勵大家行樂及時,可是“時光催人老,那堪再見舊時衣”太血淋淋,出來尋開心的大爺不喜歡被澆冷水,那個“老”字尤其諱忌,提都不能提。

《流星》更不吉祥,只有昏頭昏腦的文青才甘之若飴:“留不住留不住,留不住你的光彩,留不住你的影蹤,你為什麼來去匆匆……”替秦萍飾演的女主角批命,負責唱雙簧的是李菁。《船》同樣惋嘆年華似水,原著小說作者瓊瑤填詞,劈頭就唱“春去秋來,時光荏苒,憧憬已渺,夢兒已殘”,接下來還有“她已疲倦,她已顢頇”,剛上初中的我連忙查字典。《月滿西樓》也是瓊瑤的詞,淺白多了,那時有個綜藝節目《星星星》,主將包括方逸華劉家昌詹小萍,每星期必看。

生得晚沒什麼好,就是可以隨時隨地胡言亂語,不論錯得多離譜,大量的大人都笑笑口以“小孩子不懂事”打發掉。譬如,外國記者指方逸華當過電影明星還罷了,港媒也起鬨說她歌影雙棲,憑《小雲雀》初次登上銀幕飾演一個角色,便完全與事實不符。那部顧媚領銜主演的歌舞片拍於1964年,召集群星客串演唱以助聲勢,電視尚未普遍入屋的時代小市民難得一睹歌手廬山真面目,當然哄動一時,方逸華的《花月佳期》因此唱到街知巷聞,但更經典的不會不是潘秀瓊的《情人的眼淚》,參加派對的歌星行不改姓坐不改名,唱完拍拍屁股走人,絕對毋庸演戲。而且這隻黃鶯早已經在水銀燈下出過谷了,1957年的《曼波女郎》,葛蘭飾演的孤女滿街滿巷找尋生母,因為聽說媽媽曾經賣唱,所以專攻歌台舞榭,闖進夜總會一位旗袍女士正在台上獻唱《今宵樂》,背後光管燈五隻字“方逸華小姐”,幾乎唱那麼久亮那麼久,簡直是史上最猖狂的植入廣告。

實話實說,那些年方小姐倒真把歌星演得非常盡職,我特別欣賞的是與顧媚重塑歌廳風情的EP《萬紫千紅》,一中一英串燒十首時代曲,除了兩人首本《不了情》和《花月佳期》,還包括日本的《默默的相思》和法國的《失去的愛情》。是的,英語歌詞譯得很爛,但昔日好姊妹肩并肩手攜手,教人想起“極一時之盛”。

文/邁克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