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室】深思

: 12/02/2017 - 11:46

首相署部長拿督斯里阿莎麗娜日前在下議院提呈2017年危險毒品修正法案二讀,建議廢除強制性死刑;反之賦予法官自由裁量權給予判刑。政府是建議修改法令下的39B(2)條文,以賦予法官自由裁量權,根據特定情況宣判毒販死刑或終身監禁,以及鞭笞不少過15下,即被定罪的人在被捕時沒有買賣毒品的證據;沒有涉及內奸(Agent Provocateur);被定罪的人僅限於涉及運輸、攜帶、運送或提供危險毒品;檢控官以書面方式向法庭證實,協助執法人員打擊在大馬境內外的販毒活動。

這項法案也闡明,一旦修正案通過和生效後,它適用於任何在法令39B條文下被控,但仍未定罪的案件。

死刑存廢問題是個爭議性的討論,聯合國大會曾於2007、2008兩年通過決議,呼籲全球停止執行死刑,各國在這方面都有不同的政策,而歐洲國家主要都廢除死刑。

記得自己當年還是一名菜鳥時,在法庭採訪的第一宗販毒死刑案,我就曾對被告答辯時所說的行李里被人放了毒品,而心存懷疑,會不會毒品真的不是他的,冤枉被判死。

當時一起採訪的前輩對我說,“這聽就好啦,別當真,這些都是他們的故事。”

老實說,當時自己內心的想法,在採訪工作多年後一直都存在着,只是隨着在法庭看過太多的販毒案後,現在已不會再有此想法,就像長輩說的那樣,聽過就算。

庭上所見的販毒案被告不只是本地人、遠從外國轉了幾趟飛機才抵達我國,即因行李箱藏毒,或以人體來運毒的大有人在,有者還是一家兩三口一起帶毒被捕,有者早已作好準備,行李內放上異性衣服,藉以證明自己提錯行李等,各式各樣的說法都有。

販毒案多不多,就算沒機會到法庭來聆聽販毒案,在報章上也經常看到警方搗破煉毒廠、捕捉毒販的新聞。

這答案大家心中有數,或許這樣會引起一些凡事講究數據者的不滿,又沒相關數據,怎麼能憑法庭案件、警方所偵破的販毒案來說多就是多呢?

事實就擺在眼前,只是你信與不信,在死刑之下,已有人不惜冒死,不斷踏上這一條不歸路,這更何況是廢除強制性死刑之後。

毒品的禍害無窮,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它不僅可以毀了一個人的大好前途,還可以是一個家庭的幸福與命運,甚至是一個國家,深思啊!

 

文/林真珠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