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觀】外援

: 12/01/2017 - 12:35

曾獲頒長期服務金牌的老臣子,又曾屢屢獲得被老板喚為“家人”的殊榮,如何受得了師父以一句“被老頭子炒魷魚”抹殺,因此忙忙出聲抗議:“閘住閘住,我是自己自動自發不幹的,不要亂亂說我被炒好不好?”

師父看着我微笑:“結果還不是一樣?你也被他告了!”

並肩做了驗證工作一段日子後,師父聽到RM兩父子將蜜斯白與我雙雙告上高庭的“正在進行中”消息,忍不住為站在他面前的徒弟聲援:“老板告自己的員工,是天底下最荒謬最不可思議的事!”

聽到他老人家這樣為我出聲,幾乎感動到要熱淚盈眶:“而且最沒道理的是,是老爺子當初要我那樣做的,如今反過來要告替他執行指令的工人,就別怪罪我現在努力挖掘他的CBT證據了。”

在那段共同翻查證據的日子裡,師父有次對我說:“有人說你是Turncoat(背叛者),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我更加聽不得冤哉枉也Turncoat這個字,覺得氣憤填膺:“他們兩父子有財有勢還這樣逼害老員工,難道就乖乖束手就擒坐以待斃嗎?”我想了一下,接着說:“一切都是他們自己一手造成的。如果我當初選擇辭職後他們就收手,好好付清我應得的酬勞,超過8萬耶,不派什麼嘛嘛阿敏恐嚇欺壓我們,也不發一連串的律師信反過來要求賠償,很可能我也不會回來幫忙大小閨秀一家人討回公道。有怎樣的因就會結怎樣的果。”

師父繼續微笑:“對,這些全是Karma(因果報應)。”我聽了,有些驚訝,天主教徒的師父也用上這個佛語。

到了2017年11月,師父仍然重複在說這個字,不過那已是後續情節了,比起2012年初次聽到他說此字時的境況更為令人唏噓。

找專人當聽證會主席

還是回到2011年5月內部審訊李金豪的假買偷賣貪污案去,那與後來幾年連續劇般高潮迭起情節也有關係。

話說第二日的聽證會結束後,苦着張臉的法麗達承認毫無結果,即是既不能判李金豪罪名成立也不能說他完全無罪,問我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我說:“既然已經暫停他的職務又開過聽證會,總得有個結論。可能我們會尋找外援,讓我先跟老板談談,看他批不批准找專人來當聽證會主席。”

過後擔任記錄員的蜜斯白又再捧着一大疊手寫記錄進來:“超過120頁,怎麼辦,還要不要電腦打字出來?”說完後,她把那一堆小山高的記錄放在我的桌上。

我隨手翻了兩翻,見是龍飛鳳舞的草書,便放她一馬說:“不必啦,又沒有結論,有罪沒罪也說不上,浪費時間打印出來就更加是雙重浪費,算了吧。”

向老爺子上報過此次無功而返的聽證會後,他也很爽快的批准聘請外援的建議。我就想:“老爺子批得這麼乾脆,可見他已對向來視為‘乾兒子’的李金豪深惡痛絕。看來他是鐵面無私的了,如果外聘的聽證會主席完全依照呈堂證供主審,李金豪這一回肯定不能再憑‘老板允許員工私賣公產以增加收入’的巧辯過關。”

文/梅淑貞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