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15國24城後茅塞頓開 呂威錦棄高薪獻身芭蕾舞

: 12/01/2017 - 12:23

13歲那年,呂威錦因為同學一句“可以認識許多美女”的慫恿,加入了學校的民族舞蹈社。當時,他對舞蹈毫無頭緒,甚至覺得那是和自己距離甚遠的活動。

由於舞蹈團團員以女生居多,老師對毛遂自薦入團的男生甚為看重,所以,威錦跟隨同學加入舞蹈社後,便受到器重。

不過,他們也因為加入“女子陣容”而經常被朋友嘲笑,讓他越是覺得不服氣和尷尬。“我刻意搗蛋,欺負同學,讓老師對我印象改觀,希望老師最終可以把我踢出舞團,但我的意圖始終不曾得逞。”

16歲那年,他因首次舞蹈演出的需要,不斷練習重複的跳躍動作,奇妙的是,這一再重複的動作不但未讓他感到沉悶,反而激發出他對舞蹈的熱情。就從那次起,他更堅定地覺得自己和舞蹈已建立起不可切割的親密關係。

26歲那年,他在元旦前夕扛起背包出走,為夢想勇敢展開了74天的歐洲之旅。他當時遊歷了15個國家及24座城市,並抱着破釜沉舟的決心,決定落力躋身亞洲舞台。

深夜12點,舞團的練習剛剛結束,大伙兒三五成群離開舞蹈教室,而舞蹈導師威錦則默默收拾練習時所使用的道具,腦海裡滿滿是即將來臨的歌劇表演。

家人反對讀藝術

他教學時的表情嚴肅,而且總是不苟言笑。學生持續犯錯時,他會很直接地以低沉的語氣予以譴責。他做事一絲不苟,其實這也不是毫無原因的。雖然他今年只有32歲,但他卻走過了人生的高低起伏,且在每個人生的十字路口中作出了艱難的抉擇。

他的體型瘦小,站在踮起腳尖的芭蕾女舞者旁邊,更是顯得高矮懸殊。

從小,威錦的家境並不好。在5個兄弟姐妹當中,只有他考取大學學位,因此,呂家對於這名學業成績優秀的男丁特別看重,並根據傳統的觀念認定他必須跟隨主流群體的腳步,挑選熱門的工作。

中學畢業以後,他原本打算朝自己的舞蹈夢想前進。然而,家人並不贊成他的決定。於是,他決定滿足家人的期待,放棄讀藝術的想法,專心攻讀工商管理。

畢業以後,他如願獲得新加坡電訊公司的聘請,並在收入極為可觀的公司上班。雖說每個月都可以匯錢回老家,但他總覺得心裡面有一種說不上來的空虛感。

在那些當白領上班族的日子裡,他從未停止關注各種有關舞蹈的訊息。不久後,他接獲香港藝術學院在新加坡展開召募活動的消息,即該學院為選修中國舞、芭蕾舞和現代舞學系的學生提供全額獎學金,但入選者需修讀為期3年的學位課程。

憑着過人的毅力,他成功擊退其他競爭者,並獲得到香港深造3年的機會。“獎學金不只可解決我的住宿費和學費,同時,還有餘額充當我的生活津貼。”

當時,家人大力反對威錦的決定,甚至大發雷霆和他冷戰了好一段時間。“所幸個性瀟灑的二哥後來勸母親放手,讓我選擇自己心目中的志願。”

曾和任達華合拍廣告

雖然呂威錦還很年輕,但他在舞蹈界的成就卻是令人刮目相看的。過去,他除了曾考獲英國皇家芭蕾舞最高證書及皇家舞蹈教育文憑外,也曾在馬來西亞TDS芭蕾獨舞比賽中獲得季軍,並贏得Sansha 現代舞獎,此外,他也獲頒EBS獎學金以前往日本學習芭蕾舞。

他的作品早已揚名海外多時。2010年,他的獨舞作品《陌生人》在釜山國際藝術節發表,並與新加坡藝術家合編成雙人舞《Something Shifted》,以及通過新加坡Sprouts 2011編舞比賽獲得新秀編舞家獎。

他的舞跡遍佈香港、 日本、 新加坡、 澳洲墨爾本、 中國上海、 北京、 廣州、 韓國、 英國和德國等地。

2012年,他被着名相機品牌選為電視廣告獨舞演員,和香港巨星任達華同台演出。廣告拍得很不容易,他一大早6點就起身,拍了二十多個小時才收工。

同一年,他發表了首支長篇舞蹈作品《Memento Mori》。他將自己的基礎打穩,只希望在夢想的道路上可以走得更久更順遂。

男性也可跳出自己春天

在接觸芭蕾舞之前,呂威錦原是一名民族舞蹈和現代舞的舞者。2004年,呂威錦通過電視看了一部龍牙劇團的廣告“雀之靈舞”,讓他看得熱淚盈眶非常感動。隔天,他便決定報名參加舞蹈培訓課程。

大伙兒對芭蕾的第一印象即是女性專屬的舞蹈。而且,習舞者必須從年幼開始接受訓練,才能讓肢體的伸展更為自然。

“剛開始學芭蕾舞的時候,我和一群13至14歲的小女生一起上課。她們已累計了好幾年的舞蹈經驗,但我卻是全新的插班生,從零學起。經常在小女生面前跌倒並非容易的事情,你必須放下尊嚴向前輩學習,而那是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此外,他認為,芭蕾舞在技巧上受到的局限很多,直到舞者掌握了它的技巧後,方才能讓你自由發揮。”

對於芭蕾舞被歸類為女性化舞蹈這一點,呂威錦卻不這樣認為。“男性的角色在近50年才被歐洲幾位知名男舞者帶起來。他們證明男性在芭蕾舞裡,也可以有着帥氣的跳躍英姿,將陽剛味徹底展現出來。”

通過教學 平衡夢想與現實

香港的實習對呂威錦日後的藝術生涯帶來深遠的影響。回到祖國以後,他仍舊覺得自己想要去外頭闖一闖,好看看自己是否有機會在歐洲的舞台發揚光大。

“2010年12月31日,我拿起背包到歐洲旅行了74天,去了24座城市面試。最終,這場旅行並沒有讓我因此而被收留。有一次,一名藝術總監對我們點名作惡意批評,令我們這些落選者深受打擊。這段時間裡我面試超過20個舞團,但並沒有一次成功。”他說。

2013年,他再度出征到了歐洲,最後獲得一家英國舞團的賞識,在當地進行了6場的巡迴演出,最後卻因為簽證問題無法留下。

後來,他在機緣巧合的情況之下接過了一所舞蹈教室的棒子,成為今天舞蹈教室City Ballet Academy的主人。當永遠的舞者似乎不切實際,唯有通過教學才能讓他在夢想和現實之間取得平衡。

16男舞者演出舞台劇海島

剛過的9月,呂威錦指導了一場舞台劇《海島》,且用芭蕾重新呈現這部經典舞台劇。此作品除了呈現獨特的古典芭蕾舞蹈藝術與劇場效應之外,也聚集了16名來自菲律賓及本地的男舞者。

“由於此次的表演需要用到大量的男芭蕾舞者,而我們舞團本身的男性成員很少,所以便向經營武術館的朋友‘借人’。起初,大家對芭蕾舞都很抗拒,但我後來告訴他們同劇的美女不少,總算成功引誘他們參與。”

他認為,練過武術的人在伸展方面都做得不錯,即便在短時間內訓練他們跳芭蕾,也沒有想像中來得困難。學員們都很主動上前向威錦討教,讓他感到相當意外。

“舞蹈技術方面都相當令人滿意,最怕的是在舞台表演方面。由於大伙兒對表演都很陌生,所以我需要逼着舞者真情流露。”

呂威錦在本地芭蕾界的熱忱讓人佩服,在執行着自己所熱愛的理想同時,他也不忘去栽培新生代,以幫助更多人實現他們的夢想。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