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歲學口琴 9歲彈吉他 方振超從大馬彈唱到澳洲

Create: 11/30/2017 - 09:58

“Country roads, take me home, to the place I belong.....”音樂人方振超(Jimmy Fong)以悅耳的嗓音唱出七十年代美國民謠歌手約翰丹佛(John Denver)的名曲時格外投入,因為這首歌恰好貼切的反映了他個人的心路歷程。

歌曲中重複唱着“鄉村小路,帶我回家,回到我歸屬的地方……”不但唱出他在外國打拚多年後思念故鄉的心聲,也唱出無數遊子的鄉愁。

他於1960年在檳城出生,童年時,他與祖父和家人同住在熱鬧的吉靈萬山附近。6歲生日那年,一名親戚送他一支口琴,他在自行摸索下學吹口琴,並開始對音樂產生興趣。

“9歲時,因為爆發五一三事件,政府實行戒嚴,我與家人多數時間都待在家中無法出門,我也因此有長達8個月的時間無法去學校上課。當時,姑姑的男朋友有一把吉他,由於在家無所事事,加上對彈吉他有興趣,於是,我就向他借吉他來彈。”

當時,澳洲皇家空軍在檳城北海設有空軍基地和電台。他經常一邊聽着澳洲皇家空軍(Royal Australian Air Force,RAAF)電台播放的英文歌,一邊摸索彈吉他的方法。

升上中學後,他決定拜師學藝,前往檳城車水路一家賣唱片的公司“RIO Music”向公司老闆學彈古典吉他。“古典吉他又稱為西班牙吉他,它與現代吉他有所區別。自從接觸古典吉他後,我發現自己對彈弦樂器有濃厚興趣,於是,我後來陸續學了木吉他(Acoustic Guitar),還有管風琴和鋼琴,以及中華樂器─阮等等,無論中西方樂器,我都想學。”

15歲充18歲酒吧駐唱

當時,他不只會彈吉他,還會唱歌和創作歌曲。由於是校內的童子軍,他經常在童子軍的營火會上唱歌表演。

15歲那年,他到檳城車水路電訊局對面一家名為‘DX Pub’的酒吧聆賞音樂時,遇見台上一位名叫尊尼(Johnny Wee)的男歌手。

“我當時覺得Johnny Wee唱歌的樣子很酷,我也很想像他一樣在台上唱歌給觀眾聽。於是,我請他幫我向老闆詢問是否願意聘請我成為駐唱歌手。雖然老闆覺得我有潛質,但因我還年輕而拒絕聘用。於是,我騙老闆我已18歲,才獲聘於每週到該酒吧駐唱兩三天。”

當他憶起頑皮又叛逆的年少歲月時,不禁莞爾一笑。在那段青春歲月裡,他因經常彈吉他必須更換吉他弦,而常到一家名為“正利公司”的樂器和運動用品店買吉他弦,進而與老闆熟絡。

“由於該公司常代理品質很好的樂器,並需要會自彈自唱的歌手向顧客示範樂器的性能,於是,我很榮幸獲得老闆青睞,受聘為示範樂器的歌手。”

蛟龍得雲雨,終非池中物,他後來也再次憑精湛的音樂才華獲得伯樂賞識。“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因潮流所趨,檳島和威省有多達50間酒吧。而正利公司的許多客戶都來自這些酒吧,於是,我經常到各酒吧示範樂器,進而受聘到酒吧當駐唱歌手。”

“當時,檳城各大酒店也常聘請樂隊現場表演,因此,我也常到酒店演出。”原本他每週只駐唱兩三天,自從其他酒吧和酒店也聘請他後,他每晚都到不同的酒吧和酒店演出。

“由於每天晚上都駐唱,我白天上課時精神比較差,常在班上打瞌睡,因此,老師常會‘特別關心’我的學習狀況。”他打趣地說。

早年受貓王披頭四啟發

七十年代是西洋流行音樂發展非常蓬勃的年代,當時的著名歌手如有貓王之稱的艾維斯皮禮士利(Elvis Presley)、披頭四樂隊(The Beatles)和約翰丹佛(John Denver)等所演唱的歌曲,都深深地啟發方振超對音樂的想法。

雖然他年紀輕輕便已展現精湛的音樂才華,但當時家人並不支持他往音樂藝術領域發展,這使他感到很孤單。

“而且,中學時期我比較叛逆,經常與老師唱反調,同學覺得我很特別。由於在家裡不獲家人支持,在校內我的想法又比較具批判性,因此,我當時常常覺得自己很孤單。”

駐唱戀上澳洲美女

20歲那年,方振超有一天在檳城香格里拉金沙灘度假村(Golden Sands Resort)駐唱時,邂逅了一位在英國出生,但住在澳洲的漂亮女子。

“那時,這名來檳城旅遊的漂亮洋妞前來與我握手,我深深被她吸引。”所謂有緣千里來相會,他倆當時不但一見鍾情,過後還迅速墜入愛河。

然而,愛情的美好終究敵不過現實,洋妞結束在檳城的旅程後便得返回澳洲,這也使得他倆之間剛萌芽的愛情面臨了考驗,兩人一度難分難捨。

目送伊人回澳洲後,他再次投入於忙碌的工作中。當他與檳城公司的合約結束後,就前往香港表演,並在半年後回到檳城。此時,他接到遠在澳洲的洋妞捎來的要求,希望他可以到澳洲與她再續情緣,並到澳洲尋找更廣闊的音樂發展空間。

他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後,決定遠赴澳洲尋找更多的音樂發展機會,並希望能與心儀的洋妞共築幸福的未來。

飛澳洲讀音樂後結婚

方振超到澳洲後,先在墨爾本的維多利亞藝術學院修讀音樂管理和作曲課程。“當時,我學了音樂市場管理,這才了解到音樂工業也是一門生意,音樂人除了要會創作和唱歌,也得學習如何經營和管理音樂市場,並向大眾宣傳音樂作品。”這使他得以進一步打下扎實的音樂基礎。

幾年後,他與那名洋妞結婚成家,與此同時,他也逐漸在澳洲開拓了一片音樂新天地。在1993年至1997年期間,他曾帶妻女回到檳城居住。

後來,他再次回到澳洲並在當地開設一家錄音室,不但錄製自己的音樂,也替別人錄製音樂,同時還代理音樂器材。由於祖父在檳城經營金飾店,因此,他也在澳洲開設一家金飾和手錶維修店,由妻子負責打理。

“我覺得無論音樂或金飾,它們都是一門手藝,經過自我摸索多年後終發現,自己既喜歡音樂,又喜歡金飾手藝,因此才同時經營錄音室和金飾店。”

婚後,他與妻子育有兩個女兒,他那時深刻了解到為人父母者的用心良苦。“當年,家人不支持我在音樂領域發展,並不代表他們的思想是錯的,畢竟老一輩人的思想與我們這輩人有差別。如今,家人都很支持我的音樂事業。”

辦慈善演唱會為母校籌款

如今,方振超的兩個女兒都已經成年,他也逐漸轉換心態,不再忙於追求名利,而是以比較輕鬆的心態來生活,經常抽空回來大馬,不只回檳城探望家人,也希望以音樂回饋家鄉。

2011年,他曾回國參加大馬銀行歌曲創作比賽,並以英文歌《December Skies》(十二月的天空)闖入決賽,使他得以在第二國營電視台的直播下向全國觀眾展現他的音樂才華。

“由於母親年事已高且中風,所以,我近年更是經常返馬,每次回來都會待兩三個星期。今年4月,我再次回來探望母親時,踫巧遇見當年在酒吧認識的歌手尊尼(Johnny Wee)。”兩人相隔三十多年沒見,再次重聚後,話題依然離不開他們最愛的音樂。

於是,他邀請尊尼與他一起在今年9月8日和9日為母校鍾靈國民型中學籌款的慈善演唱會合作。與此同時,他也找回一名三十多年前認識的老朋友邦尼(Bonnie)前來伴奏和演唱。

“該慈善演唱會標語‘檳城人即使離開了檳城,卻帶不走腦海裡的檳城’充分表達了我的心聲。雖然我旅居澳洲37年,但故鄉一直在我心裡縈繞不去。”

曾為雞場街浮羅交怡 創作歌曲

除了英文歌,方振超也會唱中文歌和廣東歌。“今年9月的慈善演唱會《音樂回憶巷》(Down Memory Lane With Jimmy Fong) 是我個人在檳城的首場演唱會。8月時,我忽然發現到我從未創作中文歌,於是,我便創作一首以我的家族五代成員在檳城生活為背景的中文歌曲《五代根》,以唱給檳城人聽。”即便在澳洲生活多年,他的華語依然說得很流利。

這並非他首次以我國城市為背景創作歌曲,10年前,他帶妻子到馬六甲遊玩時,也曾在靈感乍現下創作了以雞場街為背景的英文歌《Jonker Street Song》(雞場街之歌)。

過後,他也曾以浮羅交怡為背景創作了《Helang Langkawi》(浮羅交怡之鷹)一曲,並獲選為2012年浮羅交怡國際航空展的開幕曲。

他愛音樂,更希望栽培音樂後起之秀。“音樂也是一種教育,因此,我才向老同學建議籌辦慈善演唱會為母校籌款,並把門票盈利在扣除成本後的餘額,全數捐給母校,作為發展音樂與表演藝術的經費,以栽培更多學生對音樂的興趣。”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