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暢談.觀心集】 義診的啟示

: 11/29/2017 - 14:49

當我還在新加坡受訓時,有次和一位在私人醫院工作的前輩聊天。談到外國的病人,他一口咬定說:“中東、汶來或印尼人,能到新加坡醫病,家境應該是富裕的。這種病人,不必為他們省錢,多算診金,他們也不介意。”

回國工作幾個月後,我被醫院派到印尼去義診。我任職的教會醫院,和當地的基督教團體頗有聯繫,首站當然是拜訪棉蘭姐妹教會醫院。

院長熱情的歡迎我,然後帶領我巡房。走到一位呼吸困難的病人床前,向我介紹他:“這位28歲的男病人,3天前心臟病發作,現在心肌衰竭。我的藥方是......”。

我檢查病人,然後吩咐護士準備心臟超音波,赫然發現心肌功能只剩下30%。我向院長報告,然後說:“先用利尿劑為病人消水腫,然後為他進行冠心導管檢查,同時裝上冠心支架,應該可以救得了他。”

院長搖搖頭回答:“全棉蘭市沒有介入心臟專家,要就到您那邊,否則就飛到椰加達進行手術,但他沒錢呀!”

我突然感到一陣茫然,才28歲,因為經濟狀況不能好好就醫,生命已不能長久。我緩緩吸一口氣,問道:“教會不能幫嗎?”院長露出無奈的神情,回答:“太多此類病人,教會幫不了,政府醫院更不必談了。”

大量病人湧入檳城就醫

再接下來,我又多看了十多位病人,給了多項建議,但腦海中始終沒忘掉那年輕的病人。如果這位病人生在我國,至少還可在政府醫院接受相當好的治療,偏偏生於彼國,錯失痊癒的黃金機會。

次日我被安排到先達城義診,當地兩家私人醫院堅持要我去拜訪他們的醫院。兩家醫院都有安排記者招待會。我當時剛在私人醫學界出道,其實沒什麼名氣,相信這是當地醫院為了顯示它們跟檳城醫院有關聯而安排的。

在探訪住院的病人時,又發現類似首位病人的個案,心情又開始沉重。新加坡醫生所說,印尼病人都是有錢的,是指那些可以出國看病的吧?

在兩家醫院的病人義診之後,接下來我被安排在兩間醫院之間的一個診所看病義診。當地病人獲知有檳城心臟醫生的到來,一大早就排隊求醫。我必須在一個下午看完40位病人,實非等閒事。

其中一位問診的病人是我認識的,兩個月前我才在檳城為他進行導管成型術,怎麼會在這裡出現? “您怎麼不來檳城複診?我會有更多的時間為您作更詳細的檢查!”

他苦笑回答:“我上次到檳城就醫,已花掉所有的財產,田地都扺押了。所以我在這裡出現,就當作是複診。”

自那時起,我對印尼病人的觀念徹底改變,能夠出國看病的,並非個個都身家豐厚。對待他們就必須要像對待本地病人一樣仔細而不亂收費,畢竟大家都是人!

時有本地病人向我投訴,大量外國病人湧入檳城就醫,使到本地病人要見醫生變得困難,對此我頗有歉意。但若能體諒他們的困境,大家會因為是本地人而感到慶幸。

 

(光明日報/醫生專欄‧作者:陳昌賜)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