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不絕望】鼻咽癌來襲大意當長瘡 譚郁權癌友一通電話決靠毅力向前衝

: 11/22/2017 - 10:34

從外表看來,38歲熱愛馬拉松的譚郁權,難以想像3年前的他是一名鼻咽癌患者。

他曾為7週的化療及放療苦苦掙扎而掉下男兒淚。患癌令他一度以為自此與馬拉松無緣,但憑着驚人毅力康復后去年重回賽場,衝線那一刻他內心澎湃地吶喊:“我終於做到了!”

“3年前,我的頸項後端長出硬塊,不痛不癢,起初以為是長熱瘡,最後還是去診所看了普通科醫生,卻被推薦去看耳鼻喉專科,接受活體組織切片檢查。當下我還未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根本沒聯想到患癌這回事。 

領取報告當天,我興高采烈地等醫生告訴我只要把熱瘡切除就無大礙的消息。然而,醫生仿彿說?我聽不懂的語言,當搞清楚醫生的話時,才知道自己患上第二期鼻咽癌,下一秒就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四肢不受控制發抖

我根本無法接受事實,在諮詢腫瘤科醫生詳情時,打從心底冒出的恐懼令我四肢不受控制地發抖,寸步難行。我重複地問:為何是我?怎麼會是我? 

我參加馬拉松,多年來注重健康,不抽煙不喝酒,不吃快餐不喝汽水,甚至不吃鹹魚,怎麼會患上鼻咽癌? 

當下思緒淩亂,還沒來得及思考治療事項,親友紛紛安慰說:“沒事的……你會好起來……”,但大家都不是我,怎麼能理解我內心感受?又有誰可以確定我真的可以康復? 

親友的安慰難以入耳,徒添心裡壓力及煩躁。直到一名友人告知,其朋友是鼻咽癌生存者,鼓勵我聯絡對方。 

幾經考慮後,我撥了這通改變我想法的電話,對方也是患上鼻咽癌的年輕女性,剛結婚不久。她向我講解接受治療的情況及即將面對的難題,給予我很大鼓勵。 

當決定接受為期7週的放射治療及化療後,我非常清楚自己的目標─求生,因此我非常專註地接受治療,每週5天風雨無阻往醫院報到進行放療,每週四另進行 一次化療。 

治療過程中,我的頸項皮膚因放療而變黑,口腔潰爛,唾液全失而口幹,難以進食,後期甚至失去味覺;化療的不適讓我無時無刻嘔吐,把好不容易吞進肚子裡的流質食物吐得一干二淨,體重迅速下降10公斤。 

每當嘔吐時,我都安慰自己是把不好的東西吐出來,好的東西留在身體內,協助我盡快痊癒。 

治療期間崩潰痛哭 

治療過程真的很苦很難熬,但每當看見神色擔憂的妻子與年幼孩子時,我知道自己沒有退縮的理由,無論多麼苦,都得撐下去。只能說,這段治療過程,難以以正常人的思維熬過。 

在治療第三至第四週,藥效正值高峰期,身體難以負荷藥效,我昏昏沉沉地在住家,狠狠摔了一跤,臉部直敲地面,腦袋嗡嗡作響。 

那一刻,我終於忍不住崩潰痛哭,把過去數週壓抑下來的恐懼、憂慮及艱苦,一一向妻子哭訴。 所幸臉部傷勢不算大礙,抹干淚水後,心中的苦緩緩化開,讓我凝聚更大勇氣面對接下來的治療。 

戰友精神鼓勵陪跑 

一群誌同道合跑馬拉松的朋友也給予我精神鼓勵,我們把治療比喻成馬拉松的哩數,每過了一週相等於跑了一公裏,他們依然是我的“戰友”,陪我跑過“治療”這場馬拉松,讓我知道自己並非孤軍作戰。 

完成治療後,我經過半年休養,慢慢地重投以往的生活節奏,也重拾跑步的步伐。經過一段日子的訓練,我終於在去年完成康復後的首個全馬拉松。 

這是我生病時不敢想像的畫面,衝線那一刻內心感受很澎湃,難以想像自己還有能力完成全馬拉松。 剛重新跑回馬拉松時重遇許多舊戰友,大家都好奇問我之前為何沒參賽,那時的我對患癌一事仍難以啟齒,僅簡單地以“我度蜜月去了”回覆。 

隨後深思一層,許多人仍陷在抗癌的途上,他們或許像當初的我那麼絕望及恐懼,我希望自己的經歷可鼓勵他們,為他們帶來希望。抱?這樣的想法,患癌這兩個字已不再那麼難說出口了。” 

鼻咽癌症狀不明顯 早發現
治愈率高達90%

(吉隆坡訊)對多數鼻咽癌患者來說,在發展到一定階段前不會有什麼明顯症狀。臨床腫瘤內科顧問馬丁美羅(Matin Mellor Abdullah)指出,人們普遍認為鼻塞是感冒癥狀,鼻涕帶血絲則是太大力擤鼻涕所致,加上這些早期癥狀不明顯,人們往往都會忽略身體發出的聲音。倘若類似情況維持2週未痊癒,務必就醫揪出病因,須知鼻塞及鼻子分泌物帶血絲都是鼻咽癌的癥狀。 

他指出,此外聽力下降、嚴重頭痛及頸項長硬塊也是鼻咽癌的癥狀,偏偏這些癥狀容易被人們忽略,認為是身體燥熱所致,錯失治療良機。 

“有些病患出現上述不適癥狀後,掛號看普通科醫生,然而醫生未有把這些癥狀與鼻咽癌做聯想,往往為病患開抗生素。其實,醫生一旦察覺病患久未痊癒,應多加留意,或可推薦患者諮詢耳鼻喉專科。” 

他解釋,鼻咽癌(nasopharyngeal carcinoma,NPC)是一種發生於鼻咽腔或上咽喉部的癌癥。根據國際衛生組織,鼻咽癌分為3種類型,包括角化鱗狀細胞癌(高分化)、非角化癌(中分化)及未分化癌,亞洲人較普遍患上後者。 

他表示,鼻咽癌在中國南部地區病發率頗高,而我國華裔先賢多數來自該處,因此本地華裔患鼻咽癌機率較高,而東馬比達友族(Bidayuh)也是鼻咽癌高風險群。

 “雖說這與飲食習慣有關,好比這些種族常食用醃製食物,但迄今沒有研究證明此論點。另一高風險群則是感染人類皰疹毒第四型(Epstein-Barr virus,簡稱EB病毒)。 ”

為少數高治癒率癌症 

他稱,為病人治療前,須透過活體組織切片確定患者病情階段,再配以合適的治療。一般上,第一期鼻咽癌會給予放射治療,第二及第三期會以化療及放射聯合治療,第四期則以化療為主,確保控制病情。 

“患者接受放射治療後,身體會出現一定的副作用,喉嚨如火燒、唾液腺萎縮、唾液分泌變少、口腔干燥。患者難以吞食及喝水,需要食用泥狀食物,他們也無法食用味道強烈的食物,如咖哩。 ”

他說明,患者的體重難以避免地下降,若體重下降幅度過高,他們可能需要入院吊點滴,維持足夠營養。化療的副作用一般為噁心及嘔吐,但這些都可以藥物控制,舒緩患者的不適。 

“鼻咽癌是少數治癒率較高的惡性腫瘤之一,越早診斷及接受治療,治癒率越高。以第一期患者而言,治癒率達95%至98%,第三B期患者的治癒率也達70%至80%。 因此,若人們察覺出現類似癥狀,且超過兩週未痊癒,就應就醫,以揪出病因。”
 

文/葉珮盈.2017.11.22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