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錄鄉音 推廣保存 張吉安:華語方言 理應並存

Create: 11/21/2017 - 12:15
資深電台主持人張吉安自小在吉打亞羅士打草根家庭長大,他與多數都市遊子一樣,只有在回到家鄉時,才有機會聽到本身籍貫的鄉音。
十多年前,他那演大戲的外婆和其他長輩相繼離世後,他才發覺長輩的聲音在漸漸消失中。
一向鍾情鄉音的他也同時發現,家裡的兄弟們都不太在意,侄兒侄女也都不會講鄉音,就連名字都用華語來叫。
“當時,我跟家人對話後發現,他們不太在意自己籍貫的語言,而我卻會去思考它即將流失的問題,因為流失的不只是語言,就連連帶的文化和民俗,甚至是籍貫身份也都會式微。”
張吉安本身是念電影課程出身,後來延伸到拍攝民間故事和慶典,2005年,他更開始認真做起採集鄉音的工作。除了錄音,他近年來還展開多方面的採集工作,包括採集聲音、影像和文字。
“口述歷史非常重要,而我的採集工作則涵蓋所有籍貫,從廣東、客家、海南、福建、福州、閩南、高州、興化、廣西、三江等都有。”
迄今,他錄製了約三百多則老人家的故事,但很遺憾的,裡頭卻沒有他的爺爺和奶奶的聲音。於是,他於兩年前去爺爺的家鄉──廣東開平水口鎮找族譜,但卻找不到他的家族。
他強調,他尋找的不是原鄉情,而是家族歷史和脈絡。“你會發現,現在的人也不在乎自己的籍貫和根源。”
 
找各籍貫老人錄影搶救鄉音
 
今年7月,張吉安宣佈離開廣播界後,受邀擔任華總婦女部與東盟文化傳藝推廣基金會聯合推動的鄉音母語傳播計劃總監。除了傳播鄉音,該計劃也在搶救鄉音。
“現在大家都有能力講華語,但又有多少人有能力掌握各自籍貫的鄉音。目前,我們整個團隊就是走回我以前採集的路線,基本上,很多老人家都不在了,我們得重新找一些老人家,但這些人物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一旦他們走了就找不回來了。所以,我們得趕緊完成錄製工作,並希望大家重新重視鄉音。”
他說,他率領的團隊儘量在找一些被忽略的鄉音,因為這些語言都在慢慢流失,若要搶救它們,就得趕快把這些聲音和詞彙錄製下來。
“很多人以為只要去中國就可以學到這些鄉音,事實並非如此,因為我們要找的是在地的聲音。這些詞彙基於本土化的緣故,已一直在改變。”
鄉音母語傳播計劃為期兩年,張吉安除了帶隊前往各籍貫會館交流,同時也在館方幫忙下找來一些老人家當導師,並進行錄影工作。
接着,在經過挑選、剪接和譯成文字後,他們再把有關視頻上載至面子書專頁,以傳播鄉音。  
詢及國內鄉團組織的配合度時,他無奈地說,以他接觸過的會館的反應來看,只有約半數歡迎他們,並願意合作和協助找出可錄製鄉音的老人家。
“老實說,我們的計劃不賺錢,也沒有利益。我們的力量也很有限,只希望這樣的概念能影響各會館組織重視及推動鄉音。他們不必跟我們合作,但我們可以教他們如何製作。”
 
鄉音計劃不獲保守派認同
 
張吉安維護鄉音的行動並非十分順利。他披露,有些華社團體甚至以指責的語氣反問他為何一反常態,教導年輕人多講方言,少說華語。   
“推廣這項計劃的確有其難度,因為無法獲得一些保守派華團的認同。所以,我不用方言作定義,轉而用鄉音一詞,因為方言帶有貶意。”
他指出,我國華人在1980年代經歷了“多講華語、少講方言”的時代,當時的孩子若在學校講方言會被懲罰,甚至被歸類為不聽話的孩子,“方言”也被套上“不入流語言”的“罪名”,帶有一定的貶意。
他說,那年代的孩子現在已是三十多歲,目前也應該有了下一代,所以,他相信他們很自然的也把這種想法傳承下去,導致現在的孩子“多說華語,少說方言”,以致現代孩子都沒有機會學鄉音。
 “我們想糾正這種想法。畢竟我們不應該把方言和華語視為對立,其實,每一種鄉音和母語都是一種語言,兩者是可以並存的。我們現在講華語都不成問題,但卻忘了上一代留下來的籍貫語言,事實上,它依然有其使用價值。”
 
保留籍貫失鄉音沒意義
 
針對保守派的責備,張吉安經常反駁說:“如果這些語言都不重要,那是否也應該把會館關掉?試想一下,如果大家把潮州話、客家話或海南話等當成不入流或不重要的語言,那會館的存在又有什麼意義呢?我們不能說只要會館,不要語言。”
他坦言,在過去12年來,他經常被責罵。“他們說,我身為廣播人,為何在主流媒體或社交媒體上推廣鄉音?是不是想要分化華人?如果我是在分化華人,那乾脆叫大家把會館也關掉了?”
“如果推廣鄉音的行為等同分化華人,那就不需要有客家菜或廣東菜,是不是應該把菜的名堂也去掉?我們要吃海南雞飯,卻不要海南話,這不是很矛盾嗎?”  
因此,他認為,大家應該保持寬容心態,讓語言回歸到語言本身。鄉音母語傳播計劃要讓大家看到鄉音是一個母體,沒有了母體,這籍貫本身就沒有了任何意義。
 
通過面子書傳授鄉音
 
張吉安從12年前開始做採集鄉音的工作至今,總算看到了一些變化,即一些組織開始維護鄉音,一些會館也主動開設鄉音班。現在,他也希望可以走進校園,把他所拍攝的視頻,甚至把老人家帶到學校傳播鄉音。
但同樣地,張吉安面對一些挑戰。“我訪問過一些學校,校長基本上願意讓我進去分享,但我必須考慮到很多學校還保有‘多講華語,少講方言’的校規。
“有一次,我到學校分享有關鄉音的內容後,在旁的副校長過後竟即席向學生說:‘你們今天聽就好,不要在班上講,因為講方言是不對的。’我當下愣住。很多學校還是根深柢固地認為,講方言是不入流的。” 
他強調,現在華語是大家的共用語言,但並不代表就要抹煞其他語言的存在,這對鄉音母語並不公平。
“我們推動的這個計劃就是要糾正許多人的想法和偏見,並希望大家把鄉音視為一種語言,讓它可以與華語共存。”
在意識到把鄉音帶進校園的難度後,鄉音母語傳播計劃目前完全只通過社交媒體,即每逢星期一、三、五,由各籍貫鄉音導師通過面子書視頻,一字一句教大家有關生活詞匯,以藉此達到口傳鄉音或鄉謠的目的。
“我們的目標是新一代的年輕人,並嘗試通過親和力挑起他們的童年回憶,讓大家覺得鄉音是被大家遺忘已久的東西,以引導他們返回家鄉尋找家裡那塊寶。目前的反應還不錯,至少已有人開始關注鄉音。我們也發現,不少分享或轉帖是來自台灣和香港的網民,他們也對大馬有人關注鄉音一事感到很意外。”
 
潮劇客家山歌難道用華語來唱?
 
張吉安指出,推廣鄉音是一項很冷門的工作,但最重要的是,語言不只是用來說而已,其中還包括它的內涵、表演藝術和文化精髓。因此,他把各籍貫的民謠、表演文化、民間音樂都牽扯進來。
“我要讓大家知道,我們保留的不只是語言。若有一天,大家都聽不懂潮州話,難道潮劇要用華語來唱?若有一天,客家話不再重要了,那麼,客家山歌是否也要用華語來唱,屆時,它還能被稱為客家山歌嗎?”
配合今年中秋節,鄉音母語傳播計劃於9月21日在隆雪華堂舉辦了一場月光匯演,且前所未有地集合了本土七大籍貫,包括福建、客家、潮州、海南、廣東、廣西和三江的戲曲藝術家,以及阿公阿嬤唱童謠一起同台演出,結果獲得熱烈反應。
當時,大會也呈獻七大籍貫的名菜,即福建閩菜、廣東臘味、客家鹹香、潮州滷味、海南山珍、廣西五香、三江扈味道,以及七大鄉餚拼盤,讓出席者同時品味鄉音與鄉餚之美。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