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曬肚腩】搞笑諾貝爾

Create: 10/21/2017 - 09:54

進入10月,全世界的諾獎焦慮症又發作了,春樹迷們都一頭熱:“今年該輪到我們的偶像拿獎了!”讓我啞然失笑。何必拿諾獎當作指標來肯定你們的偶像,你們的偶像也不需要諾獎來肯定好不好?何況你們的偶像不是說過“諾貝爾獎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讀者”嗎?都給你們戴上那麼一大頂帽子了,你們還不滿足嗎?

正當全世界都在為村上春樹又一次跟諾獎失之交臂扼腕或偷笑或嘈喧巴閉的時候,我反而因為今年的搞笑諾貝爾文學獎沒有頒給Pamela August Russell或麥嘜而深感惋惜。Pamela August Russell是美國詩人,我不確定她是否真的存在,但她那本《爛詩集》(B is for Bad Poetry)卻肯定了壞詩的存在意義,這一點很令人感動。麥嘜的詩擺脫了華文詩的做作和晦澀,像每一個早晨那麼清新,像用雙手感覺一隻烤番薯的溫暖那樣實在,像泡浴缸時放一個屁那樣生活化,讓我們在一點都不詩意的東西上發現小小的詩意。舉幾個例子給你看看。

〈我和我〉讓我發現原來我們可以這樣和自己好好地相處:“我和我/坐在月下/我的手/握着我的手/我帶點羞/告訴了自己    我的願望”〈答案〉教會了我如何活在當下:“答案/就在你眼前/飛飛口下/口個口的答案/就在你的眼前/飛口下飛口下//不要追它/不要捉它/不要成份豬肉/撲向它//因為答案/就在你眼前/飛飛口下//因為答案/是當你/看見”〈在我手下〉是一首杯麵的頌歌:“在我手下/是微微向上彎/杯麵的錫紙蓋掩//輕輕顫動/是麵條膨脹聲/是脫水蔬菜膨脹聲//這時我靜默/感覺着時間/感覺着真實。”

當然還有舒比格,雖然他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但他留給我們的《大海在哪裡》、《當世界年紀還小的時候》和《媽媽、爸爸、我和她》還在我的書架上,這三本書應該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對我來講。不過,今年的搞笑諾貝爾根本沒有頒發文學獎。

搞笑諾獎創立於1991年,旨在表彰多種“乍看之下引人發笑,笑完以後發人深省”的成就,包括文學獎、和平獎、化學獎、數學獎、醫學獎、經濟學獎、物理學獎、心理學獎、考古學獎、語言學獎、社會學獎、宇航學獎、鳥類學獎、營養學獎、環保獎、獸醫獎……抄到這裡已經笑不可抑。據說每一年的搞笑諾獎頒獎典禮,都是由觀眾扔紙飛機開場的,得獎感言如果超過一分鐘的話,得獎人就會被台下抱着布偶的甜便便小妞哄下台去。還有更搞笑的:2013年,每一個獲獎人都獲得了10萬億津巴布韋元,約合15令吉。

今年各項搞笑諾獎當中,最最讓我捧腹大笑的是和平獎,頒給了“演奏澳洲土著樂器didgeridoo有助於減緩睡眠呼吸中止以及打鼾”這項研究,得獎理由是,“此項研究搭救了許多人的婚姻”。最最讓我認同的是物理學獎,頒給了“貓咪能夠同時處於固態和液態”這項研究,得獎者Marc-Antoine Fardin上台領獎致辭的時候,還特別對貓咪們表達了由衷的感謝。

 

文/林蛋大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