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吃菌年代

Create: 10/19/2017 - 10:17

不懂是機緣巧合還是什麼,遠在地球另一端俺家的小狀貌似終日與真菌在攪和(而且真正的見到那些她爹只看到著作大師名字的本尊咧)。而這邊廂,除了大叔自己要製造黃梨醋和泡菜外,最近老妹居然不知道打從哪裡弄來了一些克菲爾(Kefir)真菌,問俺有無興趣……

講老實的,自從阿斗姐妹離家後,經過一萬個小時的主婦錘煉,老娘俺真的是變得很懶很懶很懶。大叔不在家都不敢發酵酸麵包,費事餓死真菌熏臭屋。(在主觀的感官來說,香臭會因人而異。這種酸麵包發酵差不多跟乳酪一樣的(臭鹹魚)味道,俺家大叔覺得奇香無比,但與此同時他卻無法忍受鹹魚的味道。)

可大叔一聽“克菲爾”,哈,立馬又有故事開講了。(俺就不贅言了,想要進一步瞭解自己上網去查吧。)既然如此,就讓老妹拿了一點過來,反正是有益的東西嘛。老妹也細心地,順帶把已發酵好及添加了水果味道的一併給了點咱們預先嘗試一下。

大叔淺嚐了一口,倒引發了一些童年趣事的說法——想不起小時喝過的什麼飲料味道。俺一喝,立馬感覺是“發達”(是不是有個叫Fanta牌子的汽水的?喏,華人取其諧音都擺到地主公去拜拜那個呀)水——因這種發酵式類似酒精故而會產生氣體,煞是好喝。(當然,主要是因為添加了水果的香甜味唄。)

倏然想起大叔在美國大學教書時,有個伊朗出生的同事,他的美國白人老婆一直盼望養多一個孩子,但他覺得世界並非那麼美好硬是不肯多生。然而,每每聚餐他就投訴他的獨子挑食,總提起小時兄弟姐妹眾多搶吃的光景——連細菌都吃光這茬。哈,邪了門的,咱們如今可不名副其實吃菌……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