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大叔大嬸溫層

Create: 10/16/2017 - 16:48

於咱們來說,農曆新年大概是一年之中最大的喜慶日子。於是乎,大凡別族的喜慶節日,順理成章沒成本概念地簡單得也稱之為“過年”也。乃至,明日是屠妖節或萬燈節,街市大嬸大叔也沒特別考究,一律簡而化之喚作“印度人過年”同歡同樂——又是出門遊玩唄。

路人語錄有曰,什麼人的眼裡看見什麼人。咱們這些老殘兵,眼裡看的不就份屬老殘兵溫層不過了。老殘兵歸老殘兵,那是從職場角度而言,但事實上,整個馬國的旅遊業似乎也許或者就是由老殘兵撐下來似的。晨友們打從上個月已開始招兵買馬——籌備了遊玩的地點了。終於,有晨友忍不住來詢問:“你怎麼從來不跟我們一起去玩?不用多少錢的!”她接着還描述了他們一伙人上次及上上次去哪裡哪裡玩得多開心云云。

呃,好意是心領了,但敬謝不敏。感覺上,她就以最後一句話把俺的不合群的理由給板上釘釘了。(心裡敏感地跑出一千頭草泥馬狂奔,老娘沒錢是沒錯,但你代為墊付俺也不想去耶。)這樣也就罷了,如果同去讓他們見識到俺的一毛不拔恐怕會更引來諸多批判了。(嘿嘿嘿,他們對當地的“著名”土產,那種瘋狂橫掃一輪的態度,簡直摒棄了自己平常奉為圭臬的錙銖必較精神的。所以,俺老家的鄉親父老勸告當地村人,週末就別出街去攪和,讓路給遊客省得大家在價格上穿幫。)

人家的開心自開心,俺的獨家村自獨家村。總不能坦白相告──俺有人群驚慌症吧?特別是,光想到要找多少話題來填滿這一路上的時間和空間,俺就頭皮發麻了。(都到了這個時候,俺就一心一意只管好自己,礙於人情敷衍應酬?需要那麼累麼?)

文/山離開門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