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草】不是挪威那個

Create: 10/14/2017 - 10:43

乍聞本屆諾貝爾文學獎頒給日裔作家,我還以為大眾情人村上春樹終於得償所願,自作多情搶先鬆了一口氣:“好了,從今以後不必年年十月都被抱不平的喧嘩打擾清靜了。”報訊的朋友連忙更正:“不是挪威那個,是英國那個。”哎呀我的天, 石黑一雄!八十年代末趁出席倫敦電影節之便逛書店,撞口撞面都是他的《長日將盡》,剛剛得了布克獎,無一不擺放在當眼處,儼然當時得令的新貴。古董袋錶大特寫的封面非常漂亮,拿上手翻了翻,“與我無關”之感油然而生,倒對以能劇面具招徠的處男作《群山淡景》較有興趣,不過緣份就是這樣,獵奇歸獵奇,買下來始終沒有看完。

過幾年《長日將盡》由暗盤情侶檔占士艾華利和他的製片男友搬上銀幕,港譯《告別有情天》,口碑票房俱佳,奧斯卡提名堆積如山,然而我實在不喜歡領銜主演的愛瑪湯遜,耳膜一灌進她那口過度字正腔圓的英語,頭就開始隱隱作痛,首輪錯過後迄今不曾正式補看。數年前法國電視播映配音版,隔着晚餐遙遙望了幾眼,驚覺配音員嗓音和語氣都幾可亂真,不知道是不是多才多藝的大小姐親力親為,腦海馬上浮出“劫數難逃”四字──不怕你罵我下賤,這些當初恨之入骨的配音電影,習慣之後居然看得津津有味,譬如李安的《臥虎藏龍》,周潤發楊紫瓊講法語舒服多了,大大省下起雞皮疙瘩的氣力。

石黑一雄獲獎,據說日本傳媒非但沒有高呼“為國爭光與有榮焉”,只淡淡稱之為“生於長崎的英國作家”,甚至名字只寫片假名沒有寫漢字,簡直當他洋漢,太酷了!和平獎頒給國際廢除核武運動組織ICAN,“長崎”忽然成了關鍵字,文學獎得主的出生地有種千里伏線況味,心思縝密不動聲色,頗具小說大家風範。荒謬的是,兩大“惡普”特朗普和普汀雙雙獲得提名,中門大開底線全無,既然臉皮厚到哪壺不開提那壺,不如連朝鮮那位也提了吧,最好還要公佈當今世上三個最致力威脅和平的霸主齊齊得獎,請他們並肩上台分攤榮譽,到時勾肩搭背互相道賀,甚至有助化解劍拔弩張的戰爭危機哩。

一般人都說法國是最多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國家,前後共有十六個,原則上雖然沒有錯,但因為高行健國籍雙重,嚴格來說應該是十五個半。這場年度文壇分豬肉遊戲究竟有多政治性言人人殊,根本像鬼故事,信則有不信則無,起碼連續兩屆由同一國家作家奪冠的情況不曾發生。然而村上鐵粉勿開心得太早,認為石黑是名正言順英國人,不會影響日本人明年運程,只怕評審眼中不會忽略膚色的存在,連其他亞洲人都暫時沒運走。不妨參照歷史:川端康城一九六八年零的突破,一九九四才輪到大江健三郎,之間隔了二十六年,然後又等了二十三年,才來了個似是而非的石黑。再看中國,八八年傳聞中的沈從文因逝世失諸交臂,十二年後便頒給高行健,再十二年是莫言,算非常厚待了。

文/邁克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