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室】都是恐襲的錯

Create: 10/14/2017 - 10:37

從早前的啤酒節到“巴生Centro德國美食與飲料派對”,再一次見識到國內宗教凌駕於政策的“霸道”;首先我要闡明,我並非支持啤酒節,畢竟認識我的友人都曉得,杯中物向來與我無緣;我在想,若今天啤酒節基於“恐怖主義”而被禁,那是否在往後的各種活動上,恐怖主義也是其中需考量的呢?

在這之前我並沒有過多關注所謂的啤酒節,畢竟這是與我沒有關係的“私人活動”,充其量只是在報章上大略看看而已,但沒想到一群衛道之士卻高喊反對這項活動,甚至說會造成吉隆坡淪陷為罪惡之都,我突然有股想笑的感覺……

不是嗎?想起以前夜班時去採訪警方掃黃,吉隆坡城中的紅燈區會少嗎?看看市中心幾條著名的街道及旺區,不是烏煙瘴氣及人人把酒言歡,就是色情架步林立,怎麼不曾見這班衛道之士站出來高喊“廢除吉隆坡紅燈區”的口號呢?再來,煙酒賭並列為健康殺手,既然已高喊反對啤酒,不如連煙和賭也禁止吧!否則何來彰顯“公正”呢?還有別忘了,酒精飲料是有徵稅的,乾脆把酒列為違禁品,以後也別徵稅了……

此外,某個領袖強調啤酒節會造成車禍和醉酒等,那請問他是否有在高速公路或大道上目睹乳臭未乾的馬路流氓在飆摩多,甚至是表演超人腳車呢?而這些馬路流氓應該都沒喝酒吧?

從這件事延伸下去,以後是否所有慶典都可能被禁止呢?理由是有恐怖襲擊的風險存在,10月份有印裔的屠妖節,12月有聖誕節,12月底更是倒數之時,甚至明年還有農曆新年等,若啤酒節(或巴生Centro德國美食與飲料派對)是基於有恐襲情報而被禁,那請問執法人員既然已掌握情報了,為何不提早逮捕恐怖分子呢?再不然為何不能安排足夠人手維持秩序呢?若今後每件事都以恐襲為考量,不如乾脆邀請恐怖分子來當政府顧問,由他們決定哪些活動可以進行……

我能接受當局以影響社區安寧為理由,從而禁止這項私人活動進行,但絕不應該是以恐襲為由,我並非質疑恐襲的存在,但若所有活動都以它為考量,將會讓所有慶典逐漸消失……

文/何建興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