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觀】不留

Create: 10/13/2017 - 10:33

頭髮發生巨變後的隔天早晨,我估計RM隨時會在面前出現,便不時留意門外的動靜。果然,就在9時剛過,RM便施施然踱步進來。來得正好,我方才寫就的大字報正可派上用場,整張A4紙剛好遮掩了我的毛毛頭。

他俯身唸出那兩個大寫馬來字:“JANGAN KETAWA”,發音是一貫的美國腔調,疑惑地問:“什麼意思?”

我保持高舉大字報的姿勢,儘量不讓他看到我的頭髮,作賊心虛地怯怯回答:“意思就是don't laugh。”

然後他看到那個爆炸得一塌糊塗的鬆毛狗髮型,像是戳中笑點般狂笑不止,比我想像中的反應還要誇張。

也是那些年,每天下班經過我的辦公室,總不忘向我揮揮手,用廣東話大聲說:“走!”

而我也總是條件反射似回應:“咁早?”以為人人都像我那樣,做到夜幕籠罩時分才回家。

但後來是怎樣變了?他竟然變得冷酷無情,不惜犧牲良才如實力和幹勁皆備的文生梁,逼得他走投無路才下堂求去。

日子拚搏但大家都快樂

2003年,還是單身的文生也經常下去新加坡,為RM在島國的公司設立新的電腦軟件系統,據說因是新科技,曾遇到很多“出牙”(teething)的困難。工作熱誠滿腔的文生梁當時就發誓:“Do or die!”(不成功便成仁),讓RM覺得很感動,轉述此句話給我聽時仍然一臉得意:“這就是我手下的工作態度!”那些日子,雖然過得很拚搏,但大家都是快樂的。

都說員工是每一家企業的最重要資產,這個道理,即使不曾上過什麼MBA課程,相信所有老板都心中有數。沒有員工便沒有生產,沒有生產又何來銷售和讓公司得以生存的盈利,所以員工幸福便是僱主得益。

不過逐漸地,RM的手下一個個都走了,那些能幹和出色的似乎走得都特別不快樂。與文生同期的最後那兩年,有個負責寵物產品生意的胖妞名瑟西麗亞,言談爽利,剪了乾淨超短Bob頭,上班總是穿着海軍藍的寵物產品公司標誌T恤,束進洗得泛白牛仔褲裡。因為性格活潑健談,她專門負責門市生意,幾乎每個星期都要開車往外州推銷產品。

我特別記得她,雖然相處的日子並非長久,而且工作也毫無交流,那是因為她的酒量汪涵。在僅有一次有她出席的公司春茗裡,據說她連灌了五六杯威士忌,而且面不改容不需人扶。她的酒量震驚了公司上下,我聽到眾人的驚嘆,倒也不十分意外,因為她整個人看上去就甚有江湖兒女氣概。

豈知沒過幾個月她辭職了。臨走前向我道別,我問她不是做得不錯嗎,為何要走?她無奈地苦笑:“壓力太大,整天東奔西跑,拜六禮拜一樣得做,還有要不斷推高營業額,我晚晚不能睡,真的受不了。”

江湖豪放女的苦水只是初露的冰山一角,還不是個警鐘。到了RM頭號愛將李水發的突然出走,才是最大的震撼。

聽到蜜斯白轉告這個突發消息時,我們還在揣測:“RM一定會盡力挽留他的吧?”不知內情如何的局外人,一直還以為他們是打死不離好兄弟的哥兒倆。

直到我看見RM,問起“留人不留”的問題,他一臉不耐煩地回應我:“不會,我不會挽留李水發。Period。”

 
文/梅淑貞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