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吹草動】解禁以後

Create: 10/13/2017 - 10:27

沙地阿拉伯是全世界唯一明文禁止女性駕駛的一個國家,女性不能獲得駕駛執照,不能獨自外出,出外必須要有合法的監護人,也就是男性長輩、兄弟或配偶陪同。在當地,女性幾乎無法自由行動,政權美其名是保護婦女,實際上是操控與限制女性的一舉一動。

禁令維持多年,直到上個月,終於傳來好消息,沙地王室宣佈解禁,女性終於可以合法得到駕駛執照,她們可以無顧慮地獨自駕駛,上班、上學、外出,沙地的女性終於可以享有這個在世界上其他地方都被視為理所當然的權利。

政府忽然解禁,動機不在於要“解放”女性,而是基於國際社會的壓力。沙地女性不被允許駕駛,一直以來是當今男女不平等的最極端例子之一。為了與國際社會,特別在經濟上接軌,沙地政府的小開放可理解為在國際關係博弈裡的讓步。

缺乏改革的真誠,沙地政府很快便露出真本性。在王室宣佈解除禁令不久,便有女子迫不及待體驗這歷史性的自由時刻,把車子開到大街上,以行動來宣告國家迎來一個新的時代。原以為自己終於能合法駕駛,誰料到她竟然被逮捕了。不是已經取消禁令了嗎?警方說,這只是一個宣佈,但是要等明年才能真正落實,要是有女性在明年之前駕駛,將會被逮捕。警方警告:“請所有沙地的公民尊重法律。”

這名女子被逮捕了,警方沒有透露她將會面對怎樣的懲罰,至於車主也同樣被視為違法。正當全世界一起為沙地的女性歡呼,以為女性稍微向平等邁進一小步,當地警方的逮捕行動卻再次證明平權之路仍然遙遠。

沒民主不可能有真正平等

駕駛只是眾多權利的其中一項,背後控制着沙地女性的是“監護人制度”,男性有權利也有義務看管家裡的女性,只要她們在外,不管理由多正當,沒有監護人在身邊就是違法。之前,有一名女性青年街頭藝術家莎花亞,她準備負笈澳洲攻讀博士,沙地政府卻要求她需要由一名男性親屬陪同,才能出發到澳洲。莎花亞更深切地意識到女性的不能自主,於是創造了“我是自己的監護人”的畫作,作品隨即在網上和世界各地引起巨大迴響,及後更演變成一場要求廢除監護人制度的運動。

表面看來這只是對女性的限制,但實際上是,政府對於人民的權力延伸至家庭內部,涉及到大大小小的私人領域裡:沙地女子不能與外國人結婚,外國的沙地領事嚴厲地監督着他們的國民等等。

駕駛是移動的基本步,女人不能移動、不能進入公共場所,不能組織起來反抗,沒有政治權利,議會裡沒有她們的聲音,也因此從逮捕女司機的事件,引發出超越性別不平等的討論,也回到國家問題的核心:“要是沙地阿拉伯沒有真正的民主,當地的女性永遠也不會有機會成為與男性同等的公民。”民主到來,不能擔保平等也會緊隨而至,但沒有民主,就永遠不可能有真正的平等。

文/劉嘉美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