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展身手】陳奕妃醫生 乳房外科這條崎嶇路

Create: 10/11/2017 - 11:49

乳房外科專科醫生替乳癌病人操刀,切除長有惡性腫瘤的乳房,使病人從有(乳房)變無;乳房重建技術則是無(乳房)中生有,為接受手術過後的病人“造胸”。

陳奕妃醫生集2項專業於一身,她猶如一名外科魔術師,因為在重新構建乳房過程中,新乳房對於“貧胸”的病患來說,未免較大,她可以依病人要求,替另一側完好的乳房“升Cup”,即是提升一級罩杯,使一對“新胸”顯得更美觀。

她解釋,乳房外科只是負責切除問題乳房,重建工作卻屬於整形外科的範疇;由於乳癌病人逐漸年輕化,身為乳房外科的她認為有必要參與構建乳房的工作;畢竟,她最清楚病人的情況,可以同時負責切除和重建工作的話,便造福到更多的病人。

已見識了形形色色乳房的陳奕妃提到,亞洲部分女性乳房較小,為了平衡觀感,在重建過程中,醫生是連同另外一側健康乳房一起動刀,提升“一Cup”,呈獻出來的一對新胸可是由小變大,而且形態更堅挺、更結實。

與其它外科不同之處

“矽膠是構建乳房的主要材料,相隔5到10年便需要替換;但不同形態的乳房,就有不同的重建方式,好比矽膠便不適於應用在乳房下垂的病人身上;這類病人可以改用本身的自體組織,利用擴背肌轉位和肚腩的腹直肌轉位重建,重獲新胸的病人,又能夠瘦腹消肚腩,可謂一舉兩得。”

陳奕妃強調,在切除乳房時,醫生會胥視情況,盡力保住病患的乳頭。

2012年,已是外科專科醫生的她回到馬大醫院服務時,申請加入為期3年的乳房外科專科訓練;2年後,她受到院方安排到曼谷Siriraj皇家醫院半年,學習乳房重建技術。

“大馬具備乳房外科和重建資格的專科醫生,不會太多。”

談到挑選乳房外科這條路,陳奕妃坦言,這是一條崎嶇的道路,原因是乳癌病人一天未做好心理準備,都不會投入療程。

她眼中稱職的乳房外科醫生,不但需要關心病人的病情,更重要是聆聽病人的心聲,鼓勵他們突破心理關卡,彼此之間建立互信,這正是與其它外科不同的地方。

“切除乳房只消半小時到一小時,複雜的話亦不會超過2句鐘;但病人被推入手術室以前,必須協助他們克服障礙和展開心理建設工作,所花時間更長,甚至花費唇舌向病人丈夫和家人解釋非開刀不可的原因。”

陳奕妃說出涉足重建乳房領域的用意:病人治癒乳癌之餘,還可以為美麗加分,增加他們重過新生活的自信心,使病人樂於接受治療。

惟她聲明,重建乳房的對象只限病人。

【Profile】
陳奕妃(40歲)為乳房和腫瘤整形式切除外科專科醫生,目前在雪州一家醫藥中心執業;她也是馬大外科專科碩士、英國愛丁堡皇家外科會員、馬大醫學士、乳房外科專科訓練及馬來西亞醫藥學會會員

 

丈夫一句話  可救命或害命

陳奕妃不諱言,乳癌病人要不要開刀,往往是作為伴侶的丈夫說了算,故丈夫的話可救命,一樣可以害命,即可以是最大的助力,也可以是最大的阻力。

她強調,萬一枕邊人被診出患上乳癌,丈夫深愛妻子,便應當鼓勵另一半接受治療,包括切除乳房。

“女性在家中扮演媽媽、女兒、妻子和媳婦等等角色,心理層面相當複雜,

不少乳癌病人為了兼顧方方面面,猶疑着該不該保住這項女性特徵,這些考量遠遠超過是否開刀,足以構成他們延遲求醫。”

陳奕妃理解到,有的病人認為少了乳房,再不是完整的女性,老公會不會因此嫌棄她,外人是否投以異樣的眼光。

車模求隆胸 被迫切雙乳

陳奕妃不曾忘記投身乳房外科的初衷,她通過寫專欄、走入社區舉辦講座,以及上電視節目種種管道,宣揚提高防範乳癌的意識,藉此改變國人的保守觀念。

她發現,泰國的乳癌病患熱衷於接受乳房切除和重建手術;在Siriraj皇家醫院,近半數的病人在全切除問題乳房後,再構建新胸;相比起來,她在馬大5年的乳房外科生涯中,這類病人不超過15%。

“泰國的乳房重建專科醫生可是亞洲的權威,技術純熟,這也是乳癌病人願意切除再重建的原因之一。”

陳奕妃曾碰到車展模特兒隆胸失敗求醫的病例,對方意圖從貧乳變巨乳,由B罩升上E罩,結果無福消受,被迫切去雙乳;在經過“造乳”後,病人還是挺起了外形更美觀的C罩新奶奶,使她重拾信心面對人生。

2014年,她在曼谷Sirirajh皇家醫院觀摩學習如何主持構建乳房手術期間,遇到這名年僅24歲,既長得漂亮,又穿着性感的車模。

“對方原本是B罩乳房,卻認為配上一對巨乳,身形更完美;她上美容院,左右乳房各注入一公升的玻尿酸隆胸,令兩側乳房脹鼓鼓;3天後,乳房下方的皮膚組織不堪重負破裂,玻尿酸跟着從傷口流出。”

陳奕妃指出,醫生第一時間替車模施清創手術清洗傷口和注射抗生素,幾天後,病人的傷口仍無法癒合,原是好好的一雙乳房,不得不切掉。

“失去乳房的車模,等於失去工作,為了生計,她要求醫生及早替重建;在相隔切除手術4個月後,醫生再執刀,替她植入矽膠造胸,恢復了一對完整的乳房,而且從原本的B罩升上C罩,新胸更挺拔,更好看。”

車模入院以來,每次開刀,陳奕妃都有份參與;離開了手術室,也是由她跟進病人的康復情況。

講師棄手術 斷送寶貴命

受到錯誤觀念框住,臨死也不肯切除乳房的癌患大有其人,當中包括受過高等教育的大學講師,寧可捨棄手術,改用傳統草藥治療,最終一命嗚呼,斷送了寶貴的性命。

陳奕妃碰過一名40餘歲的大學講師,對方右乳被診出屬於第二期的乳癌,卻堅持不要切除。

“一兩年後,這名講師第二度求診,她被送到急診室,身子已是嚴重貧血,右乳猶如籃球般腫大,傷口潰爛冒血,只能依賴輸血保命;她的病情已是晚期,不緊急開刀的話,病人會失血身亡。”

陳奕妃清楚記得,手術用上3小時才將10多公斤的巨瘤切下,然後從摘取背部的皮膚填補大面積的傷口。

“病人身體太虛弱,無法進一步接受化療;雖然手術成功,卻只是延長她幾個月的壽命而已。”

據她所知,講師已沒有工作一段時日,身為專業人士的丈夫,長期替她的傷口敷上草藥,病情不但沒有好轉,還因此錯過了黃金治療機會,非常惋惜。

男人患乳癌  至今遇3個

男性的乳癌病人,雖是少之又少,但不意味沒有,陳奕妃便遇過3人,其中一名是中年人,他身上有類似安祖蓮娜祖莉(Angelina Jolie)不良的BRCA基因,並選擇切除患癌的右乳。

她說,病人過後被發現基因異常,於是勸告他把左乳也一併切掉,但他不肯,唯有一直跟進和觀察他的病情。

“最新一起病例是1年前上門的七旬男病人,他身形消瘦,右乳發現長有腫塊;經過超音波和切片檢查,碓診是第二期癌乳,他也難以置信;他選擇了切除手術,然後服用荷爾蒙藥控制病情。”

孕婦患乳癌  最棘手病例

孕婦患上乳癌,屬於相當棘手的病例,陳奕妃聲言,醫生必須兼顧媽媽和胎兒的性命安全,先查清懷孕多久,以及病情嚴重性,再定奪治療方案。

她重申,懷孕的病人不一定需要打掉胎兒,最理想的醫療方案是病人產下寶寶的同時,也能夠良好地控制病情。

“不用墮胎的病例幾乎佔了八九成,除非是身體衰弱的末期病人和正值懷孕初期,交由醫療團隊成員和病人詳細討論,才會建議要不要停止懷孕。”

陳奕妃舉出一個由她一手負責的病例,一名準備組織家庭的30歲病人,她在切除左乳腫瘤後,發現是原位癌;當要求對方連同附近的病灶完全切除,再進行放射治療和荷爾蒙療法之際,病人並不同意,醫生只好緊密追蹤她的病況。

“6個月後,病人結婚了,相隔不久,但發現腫瘤在同一部分長出時,她已懷孕8個星期。”

陳奕妃要求她全切除左乳,病人有所矛盾;待孕期進入13星期時,其腫瘤和淋巴越來越大,臨盆的時候,恐怕癌細胞已擴散開來。

“病人害怕的是,萬一生下寶寶,可能沒有了媽媽,她的抉擇是切除左乳,直到生產以後,再接受化療;結果,母體與胎兒皆平安,病人在治療後,身體完全康復,隔了2年再做乳房重建。”

這類懷孕時期患上乳癌的病例,陳奕妃已處理了好幾宗,每個個案背後需要跨部門的醫療團隊,連同病人一起擬定醫療方案,團隊結合了婦產、兒科、腫瘤科、乳房外科、麻醉和精神科專科醫生,有時候,福利局官員也要列席會議,由他們負責病人申請援助金的事宜。

最遺憾痛心  保不住母嬰

最遺憾最痛心的病例,在於陳奕妃和醫療團隊成員盡了一切能力,仍挽救不了一名癌患的性命,也保不住其腹中的胎兒。

她說,這名病人於34歲那年局部切除患癌的右乳,但為了懷孕而放棄化療,也沒有服用荷爾蒙藥物;對方在3年後結婚,懷下第一胎的第18個星期,驚覺右半身完全失去知覺。

“病人送到急診室,腦斷層掃描顯示後腦有一顆腫瘤壓着小腦,屬於第4期,並懷疑是乳癌細胞擴散所致;醫療團隊尊重病人堅持生下孩子的意願,施予緊急腦手術除掉腦中的腫瘤。”

陳奕妃提到,在電療前夕,病人突然肺部積水,連呼吸也感到困難,不得不仰賴插管輔助呼吸,恐怕是腫瘤細胞擴散的跡象。

她聲言,病人進入深切治療病房的第5天,胎兒已沒有了心跳,再相隔2天,病人跟着走了。

“計劃懷孕的病患,不一定需要犧牲完整的治療,比如可以把卵子冷凍起來,等到恢復健康時,再受孕不遲。”

陳奕妃解釋,病人受孕16週過後,就能夠化療了,臨床顯示,化療對胎兒沒有明顯影響,不會造成胎兒缺陷或低智力,最大的風險只是早產或嬰兒體重過輕而已。

5公分腫瘤  卻從未求醫

2011年在淡馬魯醫院服務的那一年,陳奕妃赫然發現,正在排期的非緊急手術中,30%是乳癌患者,而且是來自甘榜的婦女;她與一名年輕的乳癌病人有過一面之緣,對方再沒有回返醫院複診,這些經歷,使她下定決心──投身乳房外科。

“病人是只有28歲的馬來女子,體型略胖,她入院時,已不能行走,下半身乏力;檢查證實左乳長有腫瘤,還有腋下淋巴腫大,斷層掃描鑑定脊椎骨也受到腫瘤侵蝕,壓住神經線,以致下半身不能動彈。”

陳奕妃指出,病人左乳可以輕易摸到一顆5公分大的腫瘤,但病人從未求醫,其脊椎骨的腫瘤則是從乳房擴散出來。

“由於情況危急,便馬上安排病人轉去吉隆坡中央醫院接受電療,過後再沒有見到她回來淡馬魯醫院了。”

 

文/黃健興.2017.10.11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