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男人中45因它死 檢驗前列腺癌 早發現只需監察或可不治療

Create: 10/12/2017 - 10:50

(吉隆坡訊)20年前,談起前列腺癌症甚少人了解,可是今天它卻成為世界備受關注的癌症,由於全球人口老化,前列腺癌被已成為亞洲一些國家第一大癌症,而在西方國家,前列腺癌症成了男性第二大導致死亡人數最多的癌症,至於馬來西亞,前列腺癌被列為第四大癌症,相信未來會成為第二大癌症。

泌尿科顧問拿督陳惠明教授指出,“在大馬,每100人中有45人因前列腺癌而死亡,相比下在美國,每100位病患中只有10人死亡,在歐洲則只有17人死亡,這是因為大馬男人延遲診斷。”

40歲主動進行檢查

他說,前列腺癌是一個很特別的癌症,如果你早發現它的存在,有70%病患是不需要接受治療,尤其是低惡性度的病患。雖然不需要接受治療,不過需要每6個月進行‘前列腺癌主動監測’。”

“我們注重的是高惡性度病患,他們佔了30%,因為隨時會取病患的性命,他們可以通過生物標記(biomarker)和病理報告(pathology report)來替自己做進一步治療。”

他提到,早期前列腺癌病患幾乎沒有症狀,即便有症狀,男性也可能沒有察覺,其實半夜頻尿或無法控制小便是老人前列腺問題症狀,他們需要找泌尿科醫生進行PSA檢查和肛診。

“有些前列腺癌會令患者出現不尋常的症狀,比如下背痛或陰莖不能勃起。有90%前列腺癌症細胞擴散至下背部,還有排出的血尿和血精,都是症狀之一,我們不得不關注。”

陳惠明提出,必須關注的一點是,前列腺癌症和乳癌是相連的基因,如果有這類家族病史的人,患上前列腺癌機率會高出常人的10倍。

他說,對於早期患者的治療方式,可以通過手術去除前列腺,PSA指數就會跌至零,這個病患肯定被治療好了。如果發現PSA指數上升,表示前列腺沒有被完全去除,他們需要繼續第二層次治療。

“其實我們需要了解前列腺‘藏’得很深,不容易完全被切開。至於通過生物標記,我們提取前列腺組織和血液,以預知前列腺癌症的情況。”

他提醒,即便病患進行‘前列腺癌主動監測’或處於低惡性度,可能癌症會開始有所變化,因此以磁力共振(MRI)觀察癌症腫瘤的大小。

“其實每個男人都有PSA,如果在40歲左右進行身體檢查時,PSA低於4,加上沒有家族病史,他們患上前列腺癌的機率是很低的,到了55歲再做另一次PSA檢查,到時再看看自己的健康狀態。PSA檢查只需20令吉,非常便宜,我鼓勵男性做這方面檢查。”

案例

65歲的陳先生,有一天發現小便困難,他以為這是正常現象,可是4、5天後,突然下體劇痛到他無法站立,於是向醫生求診。

他在醫院接受前列腺特異性抗原指數(PSA)檢查,發現PSA水平異常升高至22,以他的年齡應該低於4.5。

後來他再接受活體組織切片(biopsy)和MRI掃描後,發現是前列腺腫瘤。慶幸的是,該腫瘤未轉成癌症,但如果不接受治療,將來定會轉變成癌症。

不會損壞週邊組織

潘智義指出,早期前列腺癌症病患,可分3種風險群,即優、中等、不良。處於優風險病患,只需接受電療,每天電療一次,上年紀病患只需電療20次,而年輕病患可以電療超過30次,他們可進行強度調節放射治療(IMRT),這項電療沒有副作用。

“至於處於中等或不良風險病患,他們的PSA指數較高,腫瘤較大,因而先提供他們雄激素剝奪治療(androgen deprivation therapy,ADT),每兩三個月會為病患注射促黃體素釋放荷爾蒙致效劑(LHRH Agonist),使睾丸停止接收訊息以製造睾酮素,以縮小腫瘤,然後才電療。”

他解釋,病患接受黃體素釋放荷爾蒙致效劑注射後,因睾酮素減少,肯定會影響性功能,所以在註射之前,必須跟病患商討好。至於第四期患者,他們別無選擇,必須接受LHRH Agonist注射,這類注射對一些病患來說很有效,PSA指數下跌,癌症細胞得以控制,連續注射10多年的病患算是平常事,有些需要加抗雄激素(anti-androgen),可以控制多6至12個月,其癌症細胞擴散至骨頭,雖然沒有辦法治好,但是可以控制病情,因為很多新治療方式和藥物可以控制這個癌症,他們可以選用abiraterone和Enzalutamide兩種新藥物加以治療。”

他補充,其實電療對前列腺癌症是重要的治療方法,現在我們使用先進的強度調控放射治療(intensity modulation radiation therapy,IMRT)及電腦刀(Cyberknife)操作的SBRT,不會損壞前列腺周圍的組織,還能減少令人不適的副作用。

“至於化療,它只屬治療前列腺癌的其中一種方法,但不是最重要的方法,當然如果較早接受治療的病患,可以延續他們的生命。”

不讓PSA指數升高

每一位有前列腺問題的病患,需向泌尿科醫生求診,如果病患接受活體組織切片確診患上前列腺癌症後,醫生就會建議做進一步治療。

腫瘤科顧問潘智義醫生指出,“醫生會視病患處於癌症第幾期,觀察癌細胞是否已擴散,醫生會通過電腦掃描(CT)和磁力共振(MRI)觀察前列腺癌是否處於第一、第二、第三或第四期,電腦掃描可以掃描全身,而磁力共振可觀察前列腺的狀況,如果發現癌症細胞轉移至骨頭,尤其是盤骨,醫生就得進行骨頭掃描,而早期癌症患者則不需要骨頭掃描。”除此之外也進行依葛里森評分法(gleason score)分數為2至10分,分數越高癌細胞的惡性程度就越高。

“我們會提供早期前列腺癌症病患兩種治療方法,一種是施手術,另一種是電療。如果發現病患不適合施手術,病患的第二選擇就是電療,當然,這視病患的年齡而定。”

他說,早期前列腺癌病患可以存活很久,不過醫生會進行監察式等待(watchful waiting),就是每3個月觀察病患的病況,包括前列腺特異抗原指數(PSA)如何,讓醫生決定下一步要做些什麼,如果PSA指數升高,就會馬上採取行動,觀察是否需要動手術或電療,有可能會進行骨頭掃描,以了解癌細胞是否擴散。

“尤其是上年紀的病患,‘監察式等待’是必要的,因為他們有不同病症集於一身,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病等,所以有些病患死亡的原因不是因為前列腺癌症而是其他病症所導致的。”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