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烏布】我還沒畫完!

Create: 10/07/2017 - 13:43

榴槤砸壞卡蘿大姐家屋頂那天,三美和爸媽趁着新加坡的九月學校假期來烏布探望我們。其實,一開始認識的時候,只有兩美,那是個天氣粉好的傍晚,我帶着分別一歲和三歲的哥倆到公園的沙池玩,偌大的公園只有我和兩個娃,當我察覺到有人把腳踏車停在附近時,轉頭一望,迎着耀眼的金黃色陽光,三美媽腳上穿的好帥皮靴吸引住了我的眼球,而兒子們則一眼看上兩美手上的皮球。母子仨在一番嘀嘀咕咕後,我問三美媽:“可以跟您的女兒借皮球嗎?”三美媽非常大方地微笑點頭,後來我才知道:當時的兩美,也是一到公園就相中哥倆手中的沙池玩具,難怪我一開口,大家馬上一拍即合啊……寫到這兒,我忍不住向隔着一片薄牆的三美媽喊話:“喂!我們認識七年了耶!真的假的?哇塞!七年之癢,哪裡癢?”

手癢啦!唉!當“無私的媽”其實滿可憐的,每次從新加坡帶家當到峇厘島,總是把自己的私人物品擺在最後的最後的最後,要不是三美媽這次來訪,特地開車到我那跟她家不太近的十八樓去為我搬來四大口約80公斤重的箱子(箱子裡四分之三的東西,是我的!是我的!都是我的!)我的手還真癢不起來!她搬來的四大箱,一箱是畫畫專用、一箱是布藝專用、一箱是編製專用,還有一箱是哥倆的桌遊與玩具。打開第一口箱子,與十年沒碰的油畫原料再次碰面,一時間,還真不知道拿它們咋辦呢!

“凡事起頭難”,只要把“我已經決定要畫畫了啊!”這頭舉起來,生疏、忘記、沒有老師指導、畫錯怎麼辦就都不成問題了。我買來50X90的畫布,再上網問谷歌大師“膚色、油畫、調色”,然後就袖子捲一捲地用我最擅長的“大概、大概”畫起來。

不穿衣服很好啊!

畫完第一遍,好野爸走過時,斜眼瞄了一下:“這什麼啊?”

我還沒有畫完!

(我感覺到他在等着看好戲。)

畫完第二遍,放學回家的好野哥問:“她為什麼沒有穿衣服?她的衣服在哪裡?你應該要畫她穿衣服!”

我還沒畫完!

(奶奶的!你娘就是喜歡畫沒穿衣服的女人,你給我閉嘴!)

畫完第三遍,平時不隨便出口的好野弟說話了:“你今天畫的比昨天醜!”

我還沒畫完!

(靠!靠!靠!)

奇怪,保守的好野爸看不慣我畫沒穿衣服的女人我可以理解,但哥倆對我畫沒穿衣服的女人意見多多,怎麼會這樣呢?我覺得我對哥倆的教育挺自由開放的呀!我上廁所洗澡的時候,他們也是只要高興就闖進來看我美麗的裸體啊!為什麼我只是畫個沒穿衣服的女人他們就好像眼睛被刺,非得要我幫她畫衣服咧?

“我覺得不穿衣服很好啊!”大美說。

“很多畫家畫的女人也是不穿衣服的!”二美說。

三美張着宇宙無敵可愛大眼睛吧嗒吧嗒地不說廢話。

三美是有智慧的,對!嘴巴要用來說好話,說鼓勵人的話,如果實在說不出來,把嘴巴閉上是聰明人的做法!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