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泡菜人生

Create: 10/06/2017 - 17:08

他果然做了。買了一顆包菜,洗淨、瀝干、切絲、搓鹽、入樽……然後拿了兩個大玻璃沙律盤,一個套在另一個上面,把菜給壓緊再用布蓋緊——俺家大叔真的做起他的德國泡菜來了。

反正他是一家之主,自然由不得他人去絮叨。

不過呵,見他喜不自勝爽歪歪的那副模樣,實在有點討厭。於是,禁不住扯一把他的後腿暴虐一下:“以前我老媽醃什麼東東,你都像看到恐怖異物這樣。現在好啦,居然自己動手做來吃。恭喜你,終於淪落到做凡人了。”將就順了他幾十年,家裡一向自然就沒吃任何乾糧的,現在變成是他自己守不住節操去。

不過,現在老娘俺倒是買了搾菜或菜脯,存放在冰箱裡,一人吃飯時拿來配粥吃不懂多惹味。可是,他自知道後,連那個冰箱都不再走近了。他那種官家放火可以,咱老百姓點燈都算犯法的雙重標準心態,真是越想就越火大。

好啦,現在他可是鬼迷心竅,自詡入了邪教,心心念念要醃這個泡那個,還特地買了顆黃梨——要做黃梨醋!看他那價單,其實就跟俺做的酵素無差。那天他還提到,那幾個在短山(Short Mountain)組織社區的教授,其中一個居然拿了羊肉去發酵。當他拿出來燒烤時,結果熏得整村人掩鼻不敢呼吸去——唓,這不就跟咱們的“峇拉煎”是一家唄。(插播一下真人真事:有人在國外燒烤“峇拉煎”,結果惹來鄰居報警上門查詢,因懷疑有人在燒屍體。)

嘿嘿嘿,現在連泡菜都搞起來了,其他的還會遠嗎?興許哪天失心瘋地也發酵肉類?例如,梅香鹹魚?

梅菜扣肉、菜脯煎蛋、冬菜蒸豬肉、搾菜肉絲黑木耳、梅香花腩煲……不日可能出現咱家飯桌上了!(\囧/)

文/山離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