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時光荏苒

Create: 10/06/2017 - 10:53

上個週末,喝過那杯“新抱茶”後,老蔡和秀美終於名正言順可以宣佈晉級成為老爺奶奶了。真的恭喜老爺恭喜夫人了。

蔡氏和林氏兩家的家族宏觀壯大情景,咱們是早早有目共睹的。想當年老蔡結婚時,先在住家擺酒席宴請親人(過後老蔡再在酒樓宴請朋友),吃罷親人都留下來幫忙清理,真的就幾十桌的人都沒離開的陣仗。

這次老蔡的兒子小登科,也如出一轍,親戚和朋友都分開宴請。俺家大叔跟老蔡是沙煲兄弟,自然歸類成了“自家人”那邊的。

那日見到新郎哥阿彬,寒暄幾句。他問俺:“阿暑暑呢?”蛤,阿暑暑?一時腦筋轉不過來。老半天才想起他口中的阿暑暑指的是——俺家的大斗。(哈)。

N年前,阿彬也還在美國讀書那會兒,一次他跟幾個朋友開車到威州那兒玩,順便去探望了大斗。結果,過後大斗囧到不行地跟老娘俺說,那個阿彬一口一句“阿暑暑”,還這樣介紹她給朋友認識……哎,童年朋友就是這樣的啦,俺只能如此安慰她。

在大斗上小學前、小斗出世前,咱們兩家幾乎一有時間就相邀共車一塊州過州、埠過埠去玩。基本上,兩隻瓜就是吵架鬥氣填滿整個車廂,一路從巴生谷鬧到吉打州——現在想起頭皮都發麻。不過,那時好像還可以忍受,反正開始時大人都會出聲勸勒一下,後來被煩得只能充耳不聽。想像一下,一個死命在說她的書包很醜,另一個爭不過只能委屈地哭,有理都說不清呀!

當然,也許這種記憶不復存在他們的腦子裡了,只有父母記得而已。

咱們兩家如今時不時還是有共遊的時刻。不過,兩家即是四個老傢伙的情況。一晃,時間到底是怎麼過去的?別問了。

 

文/山離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