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支持 自繪角色 10歲童創童趣戰鬥卡

Create: 10/06/2017 - 10:49

10歲小男孩Max童長進既愛畫畫也愛玩電子遊戲和戰鬥卡,於是,他把這兩種愛好結合起來,變成原動力,創作出一種戰鬥卡遊戲,叫做Vangorro。

問他遊戲名字的由來,他說,這名字是拼湊自他所喜歡的兩種遊戲,說完,他即慎重要求莫在報導中提及此事,他老練地說:“我怕會涉及版權問題。”後來,經向多方面查詢後得知,基於Vangorro屬原創,所以沒有觸犯版權的顧慮。

Max並未上過正規學校,他是馬來西亞少數在家自學(home schooling)的孩童之一,媽媽張思敏早在兒子兩歲大的時候就有了這種想法。 

“那時候,我陪一個朋友到處去找合適的幼兒園,並從中大約見識到一般幼兒園的教學方式。”

張思敏覺得,大部分幼兒園的老師在教課時缺乏熱情,且教學方式刻板,照本宣科,極易扼殺了兒童的創意。

正規學校不適合他

這時,Max在一旁搶着接話說:“打個比方,當你把蘋果塗成紫色,老師便會更正,說蘋果應該是紅色或綠色的。”而媽媽希望在Max的世界裡,蘋果可以是任何顏色,且天馬行空充滿趣味的。

其實,Max曾經在7歲時到華校上課兩週,但後來因受到女同學的霸凌而對上學感到畏怯,繼而停學。

Max推推鼻樑上的眼鏡,說起這段不愉快的往事:“她威脅要殺了我,還說要用鉛筆刺穿我的太陽穴。”

此事發生後,原想嘗試在家教學的張思敏更是打定主意不再送兒子上傳統學校接受教育,並讓他留在家裡自學,她認為,現今社會資訊發達,任何知識皆可從網上取得,且這類學習方式的範圍更加廣泛,也更加自由。

在家自學3年之後,Max於今年初通過母親的朋友接觸到本地一所符合自學理念的美國學校Acton Academy,他在觀賞過有關學校的宣傳影片之後,深受吸引,並主動要求雙親讓他上學讀書。

張思敏原本不同意,但後來拗不過他,讓他報名成為該校小學部裡的8個同學中的老大哥。原來,這所學校總共只有12名學生,全校分中小學兩個班級,學校導師在校內不教課,只是從旁指導,一切知識仍得靠學生自動自發通過學校供應的學習軟件取得。

我打岔問道:“那,不自律的懶惰學生不是什麼都學不到嗎?”Max的反應很快:“完全正確,我們班上就有很多這樣的孩子。”頗有兄長的氣勢。

Max班上的同學從6歲到9歲都有,當中數他年紀最大。在上學初期,他經常回家投訴小同學無理取鬧的行為,媽媽耐心開解,並要他把小同學當作弟妹對待,讓他慢慢學會當兄長的責任。

張思敏說:“Max是獨子,沒有與弟妹相處的經驗,但他入讀Acton Academy後變得比較成熟,並學會照顧比他年紀小的朋友。”

耗5週完成作品

Acton Academy每年6月舉辦年度“兒童商業展銷會”,要求全體學生親手製作商品以參與這項活動,而該校學生大半選擇烘培餅乾或糕點,但Max卻想要獨樹一幟,在經過老師引導後,他決定將自己的兩大興趣結合起來,設計戰鬥卡參展,時值5月中旬,Max作決定後便立即回家與雙親商量,並獲得雙親全力支持。

他認為,戰鬥卡的好處是方便隨身攜帶,由於母親不允許他擁有手機,戰鬥卡便是消磨時間的好伙伴。

“目前,市面上只有‘精靈寶可夢’和Vangorro兩種紙牌戰鬥卡。”而他是從“精靈寶可夢”取得靈感,不過,他所設計的戰鬥卡與前者相較之下,顯得更為簡單,也更加經濟實惠。

從設計到成品,他僅耗費5週時間即大功告成,為此,他不自覺地流露出自豪的神情:“在推銷Vanggoro的過程中,我也結識不少喜歡戰鬥卡和從事戰鬥卡設計工作的朋友,他們知道我們僅用10天時間就完成構思和設計工作,都大感吃驚,因為他們多花了幾年時間才構思出有關成品,有者至今還在設計階段。”

Max口中的“我們”指的是他和爸爸童思森。童思森在旁補充說:“當然,這些人設計的戰鬥卡角色的眾多,遊戲規則也複雜許多。”

把朋友化為戰士

由於學校的展銷會訂在6月17日舉行,Max必須在有限時間內完成構思、設計和印刷工作,因此,他以自己所熟知的戰鬥卡遊戲作為藍本,先把人物分為戰士(Warriors)與賀諾(HobNogs)兩隊,每隊共有15個角色,且每個角色擁有不同強度的攻擊力、健康點和氣數,同時,每隊也各有5種魔咒和6道氣,魔咒可破壞或補充健康點,而氣則可恢復能量。

在與父親討論人物特色及遊戲規則的同時,Max也着手繪出30個人物、8種魔咒和氣的圖樣。

他想了想,說:“我大概用了一週的時間。”

在兩支隊伍裡頭,戰士隊中的大部分角色可從電視上看得到,像維京人、羅馬鬥士、海盜、射箭手、野人、騎士和忍者等都是,他繪出的第一個角色名叫Paladin,這是一個手執雙面戰斧,眼睛可發出鐳射光的機器人武士。

此外,他的6歲朋友Quinton在戰士隊裡搖身變成兩手各持長劍和錘子的Quintonio。Quinton本人長得粗粗壯壯的,平日愛穿橘色T恤,他不只在Vangorro戰鬥卡裡頭扮演其中一個角色,同時,他所喜歡的橘色也成為戰士隊的組色,且被印在戰鬥卡的盒子上,至於賀諾隊的組色則是媽媽張思敏最愛的紫色。

參展領悟賺錢難

從Vangorro推出3個月以來,Max參加過幾個不同的展覽,他就像一個小企業家,堅守在自己的崗位,向路人推銷自己的遊戲。在推銷過程中,他領悟到賺錢的艱難,也約略掌握到推銷商品的竅門。

他的母親張思敏說,起初,他只會向人解釋遊戲規則,不會問人是否願意購買,結果,許多人聽了他的解說後就離開,後來,他漸漸學會如何與顧客商定交易。“

在這過程中,張思敏除了從旁觀察兒子,同時也給他意見和指導。

Max將於10月21與22日到八打靈再也Evolve Concept Mall參與展覽,並向公眾介紹他的戰鬥卡遊戲,他希望他所設計的這套遊戲可以受到各種年齡層和各個性別的人士的歡迎。

“有些女孩對我說,Vangorro不適合女生。”因此,他打算設計Vangorro加長版,並從中加入公主隊的角色,讓女性也可以享受戰鬥卡遊戲所帶來的樂趣。

“不過,我不會畫公主,可能要請表姐妹幫忙畫。”

詢及Vangorro的印刷成本時,Max認為那是不可說的秘密。目前,他所設計的戰鬥卡的每套賣價為30令吉,這個價錢不只包含了印刷費,當然還包含他天馬行空的創意。

榴槤變身臭彈

Max的設計靈感大部分來自日常生活,比方說,他超愛吃烏冬麵和冰淇淋夾心餅,而這兩種美食在他的戰鬥卡遊戲中也化身為恢復鬥士元氣的魔咒,同時,他也把自己所討厭的榴槤畫成可以傷害對手的臭彈。

戰士隊的死對頭賀諾隊原來是一群妖怪,但Max覺得若使用Goblin(鬼怪)這個名稱作為妖怪隊的名稱,顯得過於稀鬆平常,所以,他絞盡腦汁想出“賀諾隊”這別緻的名稱,因而引發許多人好奇心。

“很多人都問我這名字的意思。”在賀諾隊中,有一個犀鳥騎士的鬥士則是他隨雪隆區觀鳥小組到興樓雲冰國家公園時所看到的馬來犀鳥所引發的靈感,而他特別喜歡馬來犀鳥頭上的犀角。

對Max來說,在Vangorro的30個角色之中,賀諾隊中的傑格Jucket地位最重要,它是Max年幼時想像中的朋友,Jucket有一個綠色大腦袋,以及由粉紅藍綠三色紙糊成的身體,經常在Max一家人乘車外出時,跟隨Max的想像躺在車頂上隨行,但這個朋友在他5歲之後慢慢失去蹤影。

“Jucket本來是一隻沒有腳的大蟲,但我幫它畫上四肢方便它行動。”他彷彿在報答好朋友的多年陪伴似的,一口氣賦予Jucket 4隻腳、強韌的生命力和超強的攻擊力。

經過10天的腦力激盪、10天的交送印刷,Vangorro戰鬥卡最終攥在他的手上,Max說不出自己當時的感受,但喜悅之情明明白白寫在臉上。

過後,他憑着戰鬥卡榮獲學校頒予的“最佳原創獎”,並且在“兒童商業展銷會”上賣出30套戰鬥卡。接着,雙親帶他到新加坡參加“製作者博覽會”,而他也在那裡碰見博覽會創始人夫婦,並結識許多新朋友,學到許多新事物。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