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卡殼在錢的主軸

Create: 10/02/2017 - 10:45

大斗探得某神級好料,來問住在山洞穴的她娘意見,唓,這不等於白問麼?然後,她打蛇隨棍上,問老娘有無興趣。好呀。不意,她接下來,居然是屈其妹去買!過了好些天突才想到,這個狡猾的大斗,原來不過是借老娘過橋而已。此外,她也趁機要她妹負起責任——今年的亞馬遜運輸年費她付了,明年開始得要小斗來付啦。(呃……)

其實,小斗所得被扣了稅務也沒剩多少,不過每個就看準她就目前來說至少開支不會太大(學生嘛),有點“擔心”。猶記得小學首次給她零用錢,結果她居然用來買了包紙巾——為花錢而花錢!回來給全家笑得前仰後合,她卻無比委屈地說:“你說不能亂花錢嘛。”她就是那般聳人聽聞。從此一直到上完高中,她沒有帶零用錢上學了。(嘿嘿嘿,先別得意,她上大學後,一次過全盤收割回去了。)

“當然啦,有個老媽整天耳提面令不准亂花錢,你讓她該怎麼辦。”她爹居然怪到其母身上了。那個大斗又不會這樣。前陣子在加州重續母女相依模式,誒,方發現她在錢財管理的形式,完全是走乃母風的,呆得沒啥概念——錢幣的兩面造就咱倆終日誠惶誠恐,一面既怕花錢另一面又怕沒錢花。(一次母女倆去給即將在晚上來到的她爹先買酒備他餐食,站在琳琅滿目的酒架前傻了眼,最後囧囧地達成協議一致贊成選最便宜的總錯不遠——咱倆站在花錢這個關卡上總顯得特無能。)

在她上波士頓前,咱們就老常提着要屈她請吃大龍蝦。沒別的,龍蝦被盛名所累呀。不過,她爹也說了,最後大概逃不過一看餐牌——買了回家老娘煮的下場。哈。(老外煮龍蝦不就是丟下滾水的程度罷了。)

 

文/山離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