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行外匯交易虧損聽證會】7天傳召25證人接42文件 皇委會提早結束聽證會

Create: 09/19/2017 - 15:25

(布城19日訊)負責徹查1980年代及1990年代國家銀行外匯交易蒙受巨大虧損事件的皇家調查委員會聽證會,在7天的聽證會傳召25名證人及接納42份文件後,終於週二提早結束。

皇委會原訂展開為期10天的聽證會,但前政府首席秘書兼皇委會主席丹斯里莫哈末西迪為首的皇委會,在聽證會於週二進入第八天時宣佈提早結束聽證會,並諭令各造代表律師必須於9月21日下午5時前提呈書面陳詞。

皇委會將於10月13日前向國家元首提呈調查報告,但在眾多關鍵證人對國家銀行當年進行外匯交易並蒙受巨大虧損,都聲稱“不記得”、“不知道”及“不被告知”的情況下,有關報告的內容料將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

受傳召證的重量級證人,平均年齡介於70至90歲,對發生於25年前的事不約而同表示根本不記得或不知道,顯然“記憶力”都過不了年齡這一關。 

至於被指決定進行外匯交易,以致國家銀行蒙受鉅額虧損的已故時任國家銀行總裁丹斯里嘉化胡先,也因“死無對證”而無法說出當年的箇中情況。

週一才終於被傳召的前首相敦馬哈迪,在供證時表示他在掌權期間,完全沒有任何有關國家銀行在外匯交易蒙受虧損或賺取盈利的詳情與資料。

律師週四呈書面陳詞

曾是馬哈迪得力助手的前財政部長敦達因於同一天供證時,也聲稱對國家銀行進行外匯交易完全不知情。

在這之前,受委全權負責國家銀行外匯交易的時任國家銀行顧問兼銀行部經理丹斯里諾莫哈末耶谷,也供證時指他已“忘記了”國家銀行當年所蒙受的虧損或盈利。

他也表示,進行外匯交易不是他做的決定,而是國家銀行董事局和高層的決定。

此外,曾是國家銀行第二把交椅的前副總裁丹斯里林西彥,同樣表示不曾插手外匯交易,更指虧損的真正數目,就連嘉化胡先也不清楚。

時任副首相兼財政部長的拿督斯里安華,不滿皇委會指控他蓄意隱瞞內閣有關國家銀行實際虧損;他否認把國家銀行蒙受巨大虧損一事掃進地毯下,因他所提呈內閣的報告是經過總稽查司審核,以及國家銀行最終發佈的報告。

皇委會於8月8日成立,並於8月21日召開第一天的聽證會,期間被傳召的25名重量級證人不乏當年在政壇及國家銀行上叱吒風雲的人,除了馬哈迪、達因、安華,還有前國家銀行總裁丹斯里阿末莫哈末頓、丹斯里潔蒂和前總檢察長丹斯里艾潤。

國家銀行前助理總裁拿督阿都慕勒於1月27日接受《新海峽時報》及《馬來西亞前鋒報》專訪時,揭露國家銀行炒外匯蒙受近100億美元的虧損,遠遠超過政府當年公開承認的90億令吉,並形容這是“全世界最大的外匯虧損醜聞”,從而促成政府成立皇委會。

患認知功能障礙
前總稽查司豁免供證

由於患上認知功能障礙(Cognitive Impairment),現年85歲的前總稽查司丹斯里依薩達丁,獲准豁免於今日出庭在皇家調查委員會聽證會上供證。

依薩達丁原是調查國家銀行於1980年代及1990年代炒外蒙受鉅額虧損的皇委會所欲傳召的最後一名證人,但他的二兒子於今日進入第八天的聽證會開始前,出庭要求豁免患病的父親供證,並獲得皇委會批准。

里扎告訴皇委會,其父親是從2007年至2008年開始出現短期記憶衰退狀況,雖然目前還可以認出一些人,卻無法記得許多事情細節。

他表示願意向皇委會提呈父親在雙溪毛糯醫院求診的醫藥報告佐證。

無需以輪椅代步的依薩達丁,今日也有現身司法宮,但沒有進入聽證會現場。

依薩達丁是於1986年至1994年擔任總稽查司,他被指是國家銀行當年炒外匯蒙受巨額虧損的關鍵證人之一。

較早前,聽證會第七證人前總稽查司助理卡納申在供證時說,總檢察署曾確認國家銀行於1990年代所的外匯交易是違法的,但總檢察署過後卻發函指示總稽查署和國家銀行自行解決問題。

他聲稱,依薩達丁當時對總檢察署的指示非常生氣,並問他下一步要如何。

此外,從2000至2006年擔任總稽查司的丹斯里哈德南,也在以證人身分供證時,指依薩達丁於1993年時,原本不同意針對國家銀行截至2012年12月31日的財務報表發出清廉狀,但過後改變主意。

時任副首相兼財政部長的拿督斯里安華供證時表示,他從未隱瞞國家銀行實際虧損數額,而他向內閣報告的國家銀行於1993年蒙受57億令吉虧損,是經過國家銀行和總稽查署稽查的財報。

律師:針對安華
聽證會政治動機明顯

前副首相安華代表律師西華拉沙重申,皇家調查委員會的成立不但具有明顯的政治動機,整個聽證會過程也對目前人在監獄的拿督斯里安華不公平。

他指責皇委會,在沒有提供他們42份文件副本的情況下,就要他們於後天交書面陳詞,令他們面對很大的挑戰。

“之前曾召開的皇委會聽證會不曾發生(不給文件),這完全不必要及不公平。”

他也點名皇委會主席丹斯里西迪,在聽證會上的言論非常針對時任財政部長的安華,試圖指責安華誤導國會和內閣。

時任國家銀行助理總裁拿督阿都慕勒於今年1月告訴媒體,國家銀行於1990年代初期,在外匯交易上蒙受逾300億令吉損失;政府隨即成立特別調查隊,再決定設立皇委會徹查。

西華拉沙在聽證會結束後說,如果真要召開聽證會,政府早就應該於25年前採取行動,而不是等到現在。古迪亞星表示,他將等到皇委會最終報告及建議出爐後,才決定下一步行動。

另一方面,皇委會事務官拿督蘇海米向皇委會報備,指雖然成功傳召25名證人出席聽證會,但仍有3名涉及者沒有被傳召成為證人,他們是來自警方的查案官拉惹哥巴助理總監、國家銀行查案官沙里爾和國家銀行前首席交易員蔡忠志(人名譯音)。

他說,這是因為2名查案官之前曾協助皇委會向一些證人錄取口供以及準備書面證詞,至於原以為在新加坡工作的蔡忠志,過後才發現人在香港,儘管請求國際刑警組織協助,卻無法聯繫上。

皇委會基於已傳召其他時任國家銀行交易員供證,認為蔡忠志無法出席也不會構成重大影響。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