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市局委冬眠公司追水費 組屋居民責不透明

Create: 09/16/2017 - 12:08

(吉隆坡15日訊)吉隆坡市政局從8月1日起,通過外包服務,委托一間由一家3口出任董事的“冬眠”公司,向45個隆市地區的6萬3000戶市政局組屋及人民組屋住戶追討2014年1月至今7月份,共43個月的水費欠款,唯有關公司的“追債”手法不透明及不合理,引起居民不滿及鼓噪,非議市政局“發錢寒”。

陸佑路市政局組屋居民疑是首批受“刁難”者,該區5座組屋千餘戶人家,有90%已經從數日前開始陸續收到一張只注明須繳交的累積數額的水費賬單,款項從百餘令吉至6、700令吉不等。

賬單沒列明計算法

據瞭解,由於賬單沒列明細節,包括計算法、拖欠數額的詳情等,以致居民懷疑該外包公司是依據甚麼准繩計算出所謂的欠款,市民又該如何去查證。

蕉賴區國會議員陳國偉在接獲該區組屋居民投訴後,昨晚會見了市政局執行總監拿督依不拉欣,被告知市政局已外包一家公司負責向政府組屋居民追討積欠的水費,因此,組屋居民將在未來的日子陸續收到水費欠款“賬單”。

他說,1956年建竣的陸佑路市政局組屋是吉隆坡最早的政府組屋,該區的居民從大前日開始,陸續接獲水費欠單。

他指出,市政局早期是每月依據住戶的使用量發出水費單收費,唯從2014年起,市政局以人手不足,不再派員上門抄寫水錶,而是以平均率計算,每戶每月收取25令吉水費。

他提及,在實施這個收費制後,一些居民便乖乖按月繳付指定數額的水費,一些則認為他的用水量並沒如此大,而只是繳付他們認為該繳付的。

陳國偉稱,有關水費欠單沒清楚列明該拖欠數額是如何計算出來,更叫居民對其合理性及准確性感懷疑,也無法接受這種“追債”手法。因此,他將收集居民的簽名,正式向市政局提出抗議,並要市政局取消這項追討行動,只能向居民收取最新的賬單。

此外,該組屋居協主席梁賜然則說,基於25令吉收費蠻高,一些居民便沒按照此數額繳付,而是根據過往的用水量,每月到市政局設立於組屋區的小辦公室繳付6令吉或8令吉等的水費,而市政局官員也沒多說甚麼,依據居民給多少收多少。

非議市局不體恤民情

陳國偉聲稱,這項追討組屋居民水費行動只是第一波。據市政局一名高級職員透露,第二波的追討水費行動將在大選後,追討的是2010年至2013年共36個月的水費。

他非議市政局在出售近200段政府土地予朋黨的私人公司進行大型發展計劃的同時,竟還向貧困居民“開刀,完全沒體恤民情。

他說,根據資料,市政局已向1萬6634組屋居民發出追討拖欠租金的律師信,包括一些沒能力繳付租金而被迫遷離的前租戶,市政局並已獲2600項獲准追債的判決,這無疑是等同在傷口撒鹽,讓組屋居民苦上加苦。

他也非議市政局擁有1萬500名公務員,卻沒能力處理抄寫水錶等工作,以致須把停車場、商業註冊等工作外包給私營化公司。

另一方面,陳國偉指出,據所查詢到的資料,該家獲市政局委托追討水費的公司是在2012年設立,註冊名字顯示,3名董事都是一家人,公司地址在蕉賴輝煌購物中心,過去從沒營業,是一家冬眠公司。

他表示,有關公司在今年8月獲市政局頒布外包工程,唯合約內容不詳,未知該公司是依據每抄一個水錶來計算收費,抑或依據追討回的數額計算分紅。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