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廢柴類集

Create: 09/14/2017 - 10:41

“物以類集,人以群分”老祖宗這句話大概從來就沒錯過吧。大叔與這個中學時代老友能結交成沙煲兄弟,憑的不就是同樣處境唄。一起上中學那會兒,結伴苦哈哈騎腳車跑遍全怡保找最廉價的雜飯檔充飢;然後,被本地大學冷酷無情地排斥在門外,獨自拎了只有幾件衣物的行李搭車來到這個大都市謀出路……這段故事,是每年見面必重述的重點之一。兩家的孩子早已詳聞得倒背如流耳膜生老繭,簡直變得一聽開講即躲到遠遠也。

當年同租一屋,大叔跟俺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跑到國外去。他比較保守,腦袋不像咱倆洞門大開橫衝直撞去,遂安安份份半工半讀考進了本地一間專業學校捱夜課。後來並在國際石油機構謀得一份差事後,一直就安安份份做到如今(差不多)退休為止。

他固然沒有咱們腦洞大開的冒險,不過人家他勇氣倒是不小,絕對比咱們勝之不止一籌——哈,一口氣生了三個孩子咧。因為他結婚得比較晚,為了迎頭趕上,當然是照慣例每隔兩年就一抱。唉,所以如今俺家大叔已經度過了“付清節”,他仍有兩個還在求學ing。幸好他的老大閒蕩了2年後,終於要在這個月開始成為上班族了,做個有擔當的男子漢去。

如果依照純資本主義社會,一般上來說錢能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是對的話,類似咱們這種小資小調的,面臨最大的問題無非就是錢不夠用罷了。大叔這個沙煲兄弟因着血汗得以有回報,如今自然沒啥大問題了。俺家大叔縱使沒有他那種可遇不可求的際遇,不過幸好阿斗們各自能夠自立,也總算熬過來了。所以,兩人自然一點不掩護各自的廢柴人生大目的——無他,變得更廢去。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你也可能感兴趣...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