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話法理】916之今昔

Create: 09/13/2017 - 09:54

916是個藏着許多故事的數字。

雖然歷史教科書早有記載,1963年9月16日,馬來亞、北婆羅洲、砂拉越及新加坡4方成立馬來西亞,但是記憶中,官方在西馬鮮有任何大型的官式慶典來慶祝馬來西亞成立日;這個日子也不曾被聯邦政府頒布為公共假期。這或多或少成了東馬與西馬官民長埋心中沒有明言的刺。

一直等到四十多年後,在大馬掀起政治分水嶺之308政治海嘯,東馬崛起成為大馬政壇名副其實的“造王者”之後,916這日子才突然獲得朝野政黨之重視。先有當時全國上下萬眾矚目、屏息以待卻無疾而終的“安華916中央奪權大計”,再到後來的2010年,首相納吉才正式頒布9月16日為全國常年公共假期。

9月16日馬來西亞成立日的歷史獲得應有的認可,固然可喜可賀,畢竟遲到好過沒到。殊不知,這只不過是沙巴與砂拉越爭取還原馬來西亞歷史真相與意義鬥爭的開始,而不是結束。

緊接下來,更多被砂拉越與沙巴人民認為深具歷史意義的日子被提出來了!先有砂拉越政府還原歷史,從2016年起,把7月22日定為砂拉越的獨立日。過後,砂州政府再把7月22日正名為砂拉越日。

還有,當時的砂拉越州首長阿德南更依據1963年馬來西亞協議,為砂州人民爭取應得的州自主權力。如在他力爭之下,首相納吉已答應將13項行政權力包括教育交回給砂拉越,而這其中包括砂州政府行使行政權,把英語列為州官方首選主要語言(Preferred Primary Language),意即砂州人民從此在致函政府單位時,可自行選擇使用英文或國文。當然,還有最為華社所關注的承認統考文憑課題。

鑒定在協議下應有的權力

雖然阿德南壯志未酬身先死,但其接班人阿邦佐哈里延續由阿德南開始的爭取還原砂拉越州應有權力與地位之政策。砂州政府甚至特地派出一支律師團前往英國倫敦,尋找和研究1963年馬來西亞協議的相關資料,以鑒定砂州在這項協議下的真正權力。

同樣的,沙巴州政府也成立特別委員會,來研究與鑒定沙巴州在1963年馬來西亞協議下應有的權力與地位。

而來自沙巴巫統的國陣聯邦政府首相署部長阿都拉曼達蘭,更提出在沙巴州復辦英文源流學校的建議。他深諳這建議的爭議性而自辯說:“我知道有人會反對這項建議,特別是半島的語文鬥士,不過我想說的是,這項建議只限沙巴,其他州屬想要或不要,這是他們的選擇。”

砂拉越與沙巴州政府之所以可以如此有恃無恐、義正辭嚴的向布城聯邦政府爭取教育自主權,皆因與馬來亞半島的州屬不同,當年成立馬來西亞的砂拉越十八點協定與沙巴廿點協定,不約而同皆明文規定:“無論在何時、何地或對州與直轄區執行的目的,英文必須列為該州的官方語言”、“該州的教育系統會被保留,並由該州政府管制”。

不久之後,馬來西亞舉國上下從馬來亞半島到砂拉越與沙巴,將會在9月16日歡慶馬來西亞成立54週年紀念。然而,在歡慶之餘,916依然藏着許多故事有待各方去發掘與探索……。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許文思)

你也可能感兴趣...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