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家知法犯法 買賣熊掌膽汁膽囊 獵殺活動猖獗 致野生熊瀕危

Create: 09/07/2017 - 10:24

2015年,一項有關熊膽的調查性報導《Hard to Bear: An Assessment of Trade in Bear Bile and Gal Bladder in Malaysia》揭露,在本地365家傳統中藥店裡,有175家聲稱有出售熊製品,且幾乎每個州屬都有熊製品出售,而吉蘭丹州及柔佛州的熊製品銷售量更是位居榜首。

TRAFFIC東南亞區域主任克里斯(Dr. Chris r. Shepherd)說,該組織針對東南亞13個國家進行調查後發現,馬來西亞、越南和柬埔寨對熊膽汁、熊囊及其他熊制產品的需求量最高。

“在這當中,越南和柬埔寨主要是供應熊製品,而大馬則是消費熊製品的需求量特別高。”

在TRAFFIC所調查的298個在大馬出售的熊膽囊中,約40%來自在當地被獵殺的野生馬來熊。

“完整的膽囊常見於沙巴及砂拉越。很多供應商都宣稱所出售的膽囊來自當地,包括馬來西亞半島的部分貿易商。”

亞洲黑熊膽汁多

他披露,在東南亞,比馬來熊更常被獵殺的是亞洲黑熊(Asiatic Black Bear)。亞洲黑熊的分佈非常廣泛,從泰北到印度,還有中國和日本。由於亞洲黑熊的棲息地較為靠近人類的居住地或農田,所以,牠們極易被捕獲,並因此成了非法狩獵人的目標之一。

“再者,亞洲黑熊的膽汁比馬來熊來得多,所以,前者比後者更受商家的歡迎。既然有這麼多的貿易商聲稱他們所賣的熊膽囊都是產生當地,這顯示馬來西亞或有大量野生熊被攻擊或捕獵。”

根據我國的“2010年野生動物保育法”,獵殺、售賣或使用熊產品都是非法行為,涉及者將面對嚴重的懲罰。

根據上述調查報告,在他們所採訪的中藥店工作人員裡頭,逾半數皆坦承他們清楚知道上述保育法的規定。

“雖然如此,絕大部分的商店仍聲稱至少有一樣熊產品的貨源充足。最令人擔憂的是,馬來西亞至今並未設置研究熊繁殖的單位。雖然馬來西亞禁止熊產品的交易,但本地商家仍知法犯法,照舊進行熊製品的買賣活動。本地人對熊製品的需求也成了推動熊製品非法交易活動的動力之一。”

他說,上述研究搭建了一個改革平台,以促進衛生領域各關鍵部門進行聯合行動,藉此改善熊製品非法交易問題。

“上述調查顯示,馬來西亞的執法單位在打擊販賣熊產品方面並未做到最好。從法律的角度來看,執法單位似乎還未真正作過什麼努力。他們應該採取行動對付販賣熊產品的人士,並充公所起獲的熊產品。”

吁積極取締買賣熊產品者

近年來,國際野生動物保護組織TRAFFIC積極與馬來西亞華人醫藥總會及衛生部的國家藥品管制局進行合作,並強調遏制熊產品非法貿易的迫切性。

克里斯說,取自瀕危野生動物的產品,諸如熊膽汁和膽囊的持續使用,不但是毫無必要的作法,同時也是對法律的藐視。

“這是因為一些草藥替代品與這些產品的功效相同。多年前,馬來西亞衛生部的國家藥品管制局(NPCB)便對國內所出售的所有藥物進行註冊。當時,該局曾向TRAFFIC保證,凡是經註冊的產品配方裡的野生物個體或其衍生物的使用將會遵從野生動物保護法。然而,多年過去了,坊間濫用這類產品的情況似乎並沒有好轉。”

他指出,雖然野生物保護部門和衛生部基於這項研究所作出的持續執法行動應當獲得表揚,但要徹底消除馬來西亞的熊產品非法貿易活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他認為,唯有加強對販賣熊產品的商人及供應商的取締和起訴行動,才能對非法貿易、偷獵者和消費者起到強而有力的威懾作用。

“當然,若要終結這類非法貿易,也還需要傳統中醫藥界的支持,而TRAFFIC很高興能獲得馬來西亞華人醫藥總會的合作與支持。”

大青葉黃連可取代熊膽

對於TRAFFIC的調查,馬來西亞華人醫藥協會表明將極力配合。不過,該會秘書長朱德亮卻強調,各界不應把熊類瀕臨絕種的矛頭全然指向中藥店。

“其實,狩獵者取用的並非只是熊膽汁或熊膽囊,當中有更多狩獵者是為了取得熊掌和熊毛而獵殺野生熊,很明顯的,這些部位都跟中藥沒有關聯。此外,過度的森林開發導致野生熊的生態環境被破壞,造成野生熊的數量減少,也是造成野生熊瀕臨絕種的原因之一,所以,各界不應該把中藥界當成罪魁禍首。”

他認為,就中藥的角度來看,熊膽使用率的高低是看醫者和需求兩個方面。熊膽的主要功效是平肝明目、清熱解毒、止痙、治療小兒熱盛之症、膽肝病等。根據亞洲動物基金的調查,目前市場上的熊膽售價為每克40美元。

“可見熊膽價格昂貴,除非是身罹絕症者,或是因深感絕望而不惜一切想好起來的人,否則,一般人不太可能花費巨額金錢購買熊膽。加上如今已有其他中藥可取代熊膽,如大青葉、黃連、黃芩、板藍根等都具有清熱解毒的功效,所以,民眾大可購買這些相對便宜的中藥取代之。當然,並不是單單一種中藥就能完全取代熊膽的功能,中醫還得依據病患當時的病情來搭配其他中藥,才有可能達致同等的功效。”

入口清香 苦而回甘

出身自中藥世家的朱德亮說,他並未看過真正的熊膽,而他認為,熊膽的銷售量和需求量並不一定如TRAFFIC所說的那麼多。

“那些包裝上印有熊圖案的產品,裡頭所用的究竟是不是真的熊製品,我們並不能夠確定,唯有通過檢驗才可以證實。有些產品可能就只是熊膽的替代品,但卻被一些不負責任的商人用來欺騙消費者。”

他披露,一般中醫是通過氣味及口感來辨認熊膽的真偽。“熊膽本身有股特異的清香,口感苦而回甘,入口即溶,不黏牙,而其他動物的膽的氣味和口感則與之不同。

在打擊販賣熊製品的非法活動方面,他強調,最大的阻力來自於一些商家和消費者。“某些商家為了牟取暴利而冒險非法出售熊製品,而一些消費者則因為誤信熊膽被誇大的療效,想方設法花大錢去購買。”

如今,海內外的中藥課程都備有關於熊膽的功效的內容,但這些課程並未鼓勵大家使用熊膽。

“中國是熊膽買賣問題最嚴重的國家,而當地政府也都很積極地打擊販賣熊膽的活動。”

熊膽療效被誇大

在亞洲區熊產品來源及需求量排行榜上,馬來西亞排名第五。

根據TRAFFIC近來的調查,在過去12年合計700次的搜救工作中,當局共搜獲約2801隻熊,而我國則搜獲38隻熊,排在柬埔寨、中國、越南及俄羅斯之後。

朱德亮認為,越是資深的醫師對中藥的認識越深,他們也絕對有能力說服顧客以其他中藥替代熊膽。“消費者在無助的時候最容易相信熊膽被誇大的療效。”

目前已有上百家來自全國各地的藥店註冊成為馬來西亞華人醫藥協會的會員。他和團隊近年來積極地鼓勵大家響應杜絕熊產品的運動。

“我們都會勸告會員停止售賣任何和熊膽有關的產品。我們和相關單位已經配合多年,主要在宣傳停止使用熊膽這方面。然而,真正需要採取行動對付犯法人士的還是執法單位。”

他說,解決野生動物走私問題絕對是非常複雜且需要多方配合的活動,這並非一朝一夕就能獲得解決。“正所謂‘有需求才有供應’,倘若民眾理解慘無人道的熊產品的製造過程,他們必定會對獵殺者的行為感到不齒。”

當大家一味把責任推給各單位,如指執法單位未積極採取行動、私人組織失職及中藥商貪婪時,切記,群眾的力量也是非同小可的。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