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身心受傷害不擅表達 台教授藉遊戲引導宣洩傷痛

Create: 09/05/2017 - 11:22
凡是人都有喜怒哀樂,兒童也不例外。但兒童的表達方式與成人有別,尤其是當兒童不幸遭受心靈和身體上的傷害時,並非三言兩語就能通過口說的方式道出內心的傷痛,有者甚至把創傷隱藏內心多年,可能直到成年後才得以解開。
 
來自台灣的鄭如安從事推廣遊戲治療多年,他認為,遊戲不但可治療有心靈創傷的兒童,協助他們通過遊戲將無法用口語表達的傷痛宣洩出來,並找到撫慰心靈的出口,與此同時,遊戲式教養也有助於開發兒童的潛能,促使他們拓展個人的優勢。
 
霸凌、虐待、性侵害、家暴、戰爭、地震、洪災、颱風、車禍意外或親人過世等各種不幸事件,無論是人為或天災造成的悲劇,往往叫人哀慟不已,而當事人所承受的心理傷痛更不是短時間內就能癒合的。
 
若當事人是成人,會通過口說方式向親人或朋友訴說不幸的遭遇,但若當事人是兒童,情況就很可能截然不同。
 
台灣遊戲治療學會秘書長兼理事鄭如安教授說,成人在面對問題和困難時,多會把自己的遭遇宣諸於口,但兒童的表達方式就不一樣,他們很難用口述表達想法,多數時候是通過哭泣或失眠等情況顯示他們面對困難。
 
“兒童與成人一樣有感覺和情緒,但兒童的表達方式與成人不同。尤其是當兒童遭遇嚴重的傷害和困擾時,他們越難用口語表達自己的想法。”
 
此時,兒童的好玩伴──玩具和遊戲便成了他們將內在對某人或某事件的感受和想法投射到外在世界的管道。
 
“例如在遊戲治療過程中,一名兒童一手拿着玩具,另一隻手則在打玩具,那很大可能顯示這名兒童曾被虐待,但他不懂如何用口說出來,而是通過打玩具投射出其身體曾被虐打的慘痛經歷,以及內心遭受到極大的創傷,需要接受療癒。”
 
化身玩具打開內心世界
 
過去多年來積極推廣遊戲治療和遊戲式教養的鄭如安,平日收集許多玩具。每當輔導兒童時,他就會暫時放下教授嚴肅的身份,化身為各種各樣可愛的卡通玩具親近孩子,希望通過溫馨的遊戲互動打開曾遭受創傷的孩子封閉的內心世界。
 
“小朋友,你為什麼不開心啊?”他把右手塞進烏龜手偶玩具裡,以可愛的音調化身為烏龜玩具問候小朋友,那是因為玩具能助小朋友建立起安全感和信任感,而他使用毛絨絨的烏龜手偶接近小朋友,比通過嚴肅他向小朋友提問題,更能輕易與小朋友親近。
 
深層情緒對兒童影響深遠
 
鄭如安說,遊戲治療除了適用於治療因不幸事件而遭受創傷的兒童,同時也適用於治療口語表達能力較弱的特殊兒童。無論是有心靈創傷的兒童或特殊兒童,他們的情緒往往不易為外人所理解。
 
“情緒又分為容易讓外人觀察到的外顯情緒,如恐懼和害怕,或是外人不易察覺的深層情緒,如自責、怨恨和擔心等。由於深層情緒不易被察覺,因此容易受到忽視,並影響兒童的心理成長很深遠。”
 
因此,他與團隊用心良苦的製作“情緒卡”,這些情緒卡上畫有各式各樣五顏六色的Emoji表情符號,希望藉着讓孩子選擇情緒卡的方式,了解他們壓抑於內心深處的情緒。
 
除了情緒卡,他與團隊也製作“能量卡”,每張小卡上都印有正能量的短句,例如:“不要急,不要慌,定下來就能搞定。”等,希望小朋友經過每天閱讀後,得以將短句中的正能量內化成生命的力量。
 
“例如,那些每逢考試時都會手心冒汗,且容易緊張的小朋友若每天都把印有‘不要急,不要慌,定下來就能搞定。’的能量卡放在桌上並重複閱讀,將有助於他們提升正能量,且考試時不再緊張。”
 
出版繪本影音光碟分享概念
 
鄭如安也是台灣高雄師範大學輔導與諮商研究所的博士,他說,遊戲治療本來是心理諮商師用以治療和輔導兒童的方法,但為了可以提倡諮商生活化的概念,他近年來與一群伙伴成立名為“陪着你玩”的遊戲治療團隊,並出版繪本、書本和影音光碟等,一方面藉此與從事諮商和輔導的專業人員分享,另一方面也積極向父母和學校老師推廣遊戲治療和遊戲式教養的好處。
 
“心理諮商師通過遊戲治療援助有心靈創傷的兒童,而父母則可通過遊戲式教養發掘孩子的潛質。”
 
許多父母總是對孩子的課業表現有所要求,希望孩子多利用時間來溫習功課,而不是玩遊戲。但他從過去曾擔任逾10年中小學教師的經驗中發現,許多父母都不要孩子輸在起跑點,非常注重孩子的課業學習,讓孩子參加很多補習班和才藝課程等,造成孩子在小學時表現優異,但長大後卻不再優秀,應驗了“小時了了,大未必佳”這句話。
 
他認為,若父母在孩子小時候就從遊戲式教養中發現孩子的興趣,鼓勵孩子將興趣發揮成所長,未來孩子還是可以成龍成鳳。
 
“最怕是孩子沒有任何興趣,導致情緒無法適當獲得出口,繼而造成身體和精神都出狀況。從過去多年的教學經驗中,我發現有些課業成績非常標青,經常考獲班上前三名的學生,都會出現緊張和焦慮等精神狀態。”
 
他說,遊戲式教養所指的“遊戲”不包括電子和電腦遊戲,而是可以發展兒童潛能的遊戲,如家家酒、積木、組裝遊戲或扮童話人物等。
 
宜每週抽一小時陪孩子玩遊戲
 
鄭如安鼓勵父母每週至少抽出一小時陪伴孩子玩遊戲,並讓孩子自行選擇有興趣的玩具,然後通過觀察孩子對哪一種類的遊戲或玩具較有興趣,來了解孩子的潛能與優勢。
 
不過,他希望父母能與孩子玩在一塊,而非任由孩子自行在一旁玩遊戲,自己則在一旁滑手機或忙着處理別的事務,以致彼此之間缺乏互動。
 
“父母應該給予孩子適當的回應,讓孩子感受到父母對他們的呵護與關注。例如,當孩子拿親手所繪的圖畫給父母看時,若父母只是草率回應‘畫得很美啊!’一句話,這就只會發揮一般的讚美效果,但卻忽略了孩子的努力過程。我認為,父母應先仔細地欣賞孩子的圖畫,然後告訴孩子,他們從圖畫中看到什麼,好讓孩子感受到父母看到他們努力學習的過程,激發孩子對繪畫的信心,以後會越畫越好,成為‘小時了了,越大越佳’的孩子。”
 
他說,若父母每週都能抽出固定時段專心和單純陪伴孩子時,日子久了,那個時段將成為親子之間的情感紐帶,即便孩子長大後,也還會記得這一段與父母共處的好時光。
 
“以上所指的‘單純陪伴’是指父母得在沒有提出任何條件的情況下陪孩子。若父母向孩子提出‘你必須考前三名才能玩遊戲’的條件,這將導致孩子無法快樂學習,而是對考試成績感到焦慮。孩子也很可能會因過度焦慮而導致考試時表現欠佳,繼而影響成績。”
 
他強調,父母得關注的是孩子努力的過程,而不是結果,因此,他也不鼓勵父母經常以獎品來獎勵孩子,以避免孩子只關注所獲得的獎勵,忽視了學習和好玩的過程。
 
他鼓勵父母以“你會”、“你可以”或“你做到了”的句子來回應孩子的努力學習過程,以培養孩子的自信心。
 
情緒不分對錯需被接納
 
鄭如安說,遊戲式教養不只適用於12歲以下的兒童,也適用於13至18歲的青少年,父母也可採用遊戲式教養與青春期的孩子建立優質的親子關係。
 
“家家酒、積木、組裝遊戲或扮童話人物等遊戲比較適合12歲以下的兒童,至於13至18歲的青少年,父母可陪伴他們玩象棋、桌上遊戲玩具、組裝玩具或彈樂器等,讓青少年有機會通過遊戲抒發情緒。”
 
他指出,當孩子有情緒時,無論是正面或負面的情緒,父母可以把孩子的情緒反映出來,讓孩子知道父母了解。
 
“情緒沒有對錯,而是需要被接納。例如,當父母知道孩子在生氣並有打人傾向時,父母可告訴孩子:‘我知道你生氣,但不能打人。’向孩子反映父母已接納其情緒,但不能同理他打人的行為。”
 
 
光明日報/劉楚珊.2017.09.05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