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劉聲】敦馬捍衛司法獨立?

Create: 08/11/2017 - 11:18

這相信是我國司法史上的“第一次”,丹斯里勞勿斯也可能成為第一位在晚上宣誓就職的聯邦法院首席大法官。

在持續爭議和反對的聲浪中,被指“超齡”的勞勿斯於本月4日,也就是上週五晚上10時以“特委法官”的身份,向國家元首蘇丹莫哈末五世宣誓續任3年,而再掌布城司法宮至2020年8月3日。
 
針對其宣誓續任儀式“不尋常”地被安排在晚上進行而可能引起不必要的聯想,勞勿斯表示,這只是配合陛下的時間,當中並沒有出現“陰謀之說”,也不曾發生如外界所流傳的事故。
 
勞勿斯承認,他與丹斯里祖基菲里這回雙雙年屆66歲又6個月而分別獲延任聯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和上訴庭主席,在我國可說是“史無前例”,但他認為“凡事都有第一次”。(祖基菲里以“特委法官”的身份續任上訴庭主席2年,從今年9月28日起生效。)
 
就在國家元首頒發委任狀給勞勿斯前兩天,前首相兼希望聯盟榮譽主席敦馬哈迪偕同反對黨主要領導人上週二聯袂前往國家皇宮,覲見國家元首,並提呈備忘錄,懇求陛下能在勞勿斯等人正式續任之前,行使權力把與憲法相關的爭議帶上法庭,以免我國的司法機構從8月4日起在勞勿斯掌舵下因失去正當性,而陷入司法危機。
 
一直堅稱勞勿斯和祖基菲里“通過受委為特委法官的途徑,而繞過法定退休年齡的限制,藉此延任聯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和上訴庭主席”之舉,乃屬違憲與無效的大馬律師公會,也於本月3日召開特別代表大會,結果通過在近期內把此課題帶上法庭的動議。
 
政府打造“親政府”法庭?
 
無論如何,勞勿斯仍如願以償續掌布城司法宮,不知是否顯示他深獲布城當權者的高度信任;一再發聲的前任聯邦法院大法官敦阿都哈密,直指政府將難以擺脫它欲打造“親政府”法庭的觀感。(在這之前,以勞勿斯為首的聯邦法院三司於上月28日,基於聯邦憲法第145(3)條文賦予總檢察長是否要提控某個人的裁量權,而一致拒絕發出准令給大馬律師公會及另兩造,以挑戰總檢察長阿班迪就“26億令吉捐款事件”而不提控首相納吉的決定。)
 
儘管如此,勞勿斯表明他以“特委法官”的身份續任聯邦法院首席大法官,符合聯邦憲法,若律師公會持有不同的看法,可以入稟法庭,讓法庭裁決誰是誰非,而掌管法律兼國會事務的首相署部長阿莎麗娜,以及“承認”在退休前一天建議委任勞勿斯和祖基菲里為“特委法官”的前任聯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敦阿里芬相繼力挺。
 
反諷的是,如今挺身捍衛司法獨立,批判納吉“徇私”干預司法的敦馬在位期間,曾於上世紀八十年代革除主審巫統黨選官司的時任最高法院(聯邦法院的前身)院長敦沙烈阿峇斯,另有5名秉公行事的法官被終止職務,並安排被指“聽話”的阿都哈密坐上司法界第一把交椅,結果掀起一場因巫統黨爭而衍生的司法界大風暴,頓使我國陷入司法危機,重創我國的國際形象,對司法獨立及三權分立的侵蝕所造成的衝擊及破壞,至今仍未完全消除,難以全面挽回國人對司法的信心。(2008年發生的“執業律師林甘短片”司法醜聞,即是另一實例。)
 
歷史真的會重演,隨着律師公會決定“抵制”勞勿斯(阿都哈密當年也曾陷入類似窘境),司法界與律師界的對峙一觸即發,不知會否再度掀起另一場司法界大風暴,甚至陷入嚴重的憲制爭議。
 
文/劉漢良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