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那裡】伊斯坦堡喵喵喵

: 2017-08-05 13:08:39

如果說上帝以各種姿勢貼近人類,那麼上帝的其中一種方式無疑是化身為貓了。

伊斯坦堡就是伊斯坦堡,不是伊斯坦布爾,誰要這樣一個政治正確的譯名呢,不但拗口、乏味,而且多此一譯,放着現成的伊斯坦堡不用,伊斯坦堡不是更形象化,也更令人神往嗎?喵喵喵當然就是有很多很多很多貓的意思。是的,今天我要寫的正是伊斯坦堡的流浪貓,說得準確一點,是一部土耳其紀錄片,片名乾乾脆脆一個貓字(Kedi),中文片名譯成《伊斯坦堡喵喵喵》好不好?

其實一直都把看電影(我指的不是好萊塢大片)視為另一種旅行方式,尤其是我還沒有能力到處亂走的年頭,一年一度的新加坡國際電影節是我的人生大事,每一屆都要看個二三十部,平均每天三場,有時想看的片子都擠在同一天,連趕四場也是有的。看到將近午夜出來,眼見最後一班地鐵趕不上了,乾脆沿街慢慢漫步,身在現實人生,心在光影國度,那個一秒二十四格的老好世界。

據說伊斯坦堡的街貓有數十萬隻那麼多,要怎麼拍呢?當然也可以這隻拍一點那隻拍一點,然後湊成一部貓咪大集錦,再來幾首貓咪一樣美妙的背景音樂,就像當年驚艷全球的法國紀錄片《點蟲蟲》那樣。不過導演Ceyda Torun顯然對人貓之間的微妙互動更感興趣,所以全片聚焦在七隻街貓身上,透過七雙明亮如鏡的貓眼去看伊斯坦堡這個愛貓之城,以及伊斯坦堡居民和貓共處的點點滴滴。

一個中年漢一邊探貓一邊憶述往事,彼時的他一無所有前途茫茫,茫無頭緒地在海邊亂走,有隻街貓引領他找到別人丟失的錢包,裡頭的錢正好足夠應急,不可思議之餘,認定這隻貓咪是他的“恩貓”。一個男子曾經精神崩潰,是街貓們把他從瘋狂的那一邊拉了回來,從此常到碼頭一帶去餵養街貓,他認得每一隻貓,誰是誰的誰,他都如數家珍。一個魚販經常餵養一隻母貓,母貓當了媽媽之後,還帶魚販去看她的寶寶。一個男人感謝街貓陪他度過叛逆期,否則不知道自己會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一個婦女回憶已經過世的愛貓,深情款款地表示,如果還有來生,她要跟愛貓再續前緣。一個居民表示,跟其他的大城市一樣,伊斯坦堡發展得太厲害了,不少人和貓咪恐怕都會失去棲身之所……

這些伊斯坦堡愛貓人都跟貓咪一樣睿智,聽聽他們怎麼說。“貓知道人類是上帝意志的中間人。牠們不是不知道感激,而是看得更透徹些。”令人不禁莞爾——總算有人看透了貓咪的心思。又如這句:“如果沒有貓,伊斯坦堡也就失去一部分的靈魂。”跟我最近讀到過最動人的一句貓話異曲同工,那就是詩人/繪本家馬尼尼為說的:“貓是我可以摸得到的自己的靈魂。”穆斯林稱貓咪額頭上的紋路為“穆罕默德的指痕”,難怪他們對貓寵愛有加。傳說穆罕默德也是愛貓人,經常撫摸貓咪的頭,所以才會留下這樣的紋路。這位老先知很寵愛他的愛貓,寧願將祈禱袍的袖子剪斷,也不要吵醒在袖子上呼呼大睡的愛貓。我完全認同老朋友說的:“如果說上帝以各種姿勢貼近人類,那麼上帝的其中一種方式無疑是化身為貓了。”

(文/ 圖:野東西)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