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低掉派

: 07/24/2017 - 11:47

沒坐在駕駛座位時(其實大部分時間),俺就把電話的攝影鏡頭對準窗外,拍天拍田拍山拍水不停地拍拍拍。然後,晚上翻出來一看,唓,蒙查查拍不出特點不打緊,人家大好山河都被俺拍到不知所謂去。刪刪刪,又費一輪工夫刪去。父女倆見狀,都忍俊不禁。“這電話的攝影功能不好。”聽說有些電話會自動調正到張張可成為封面照。

“知道什麼是屙屎不出賴地硬嗎?”老斗問小斗說。雖讀書不多,亦知道解釋即是掩飾這個說法,只好不打自招:“是是是,老娘俺天生屬於低掉(調)派,不但智商低情商低,笑點低淚點也低,統統全卡在正常線以下。所以,就算高技能相機到了俺手裡,也只能當白癡相機使了。”父女倆聽了,更爆笑如雷。

“你這個論點管用,可以驅趕瞌睡蟲。”連續在高速公路金睛火眼奮鬥了好幾個小時,在駕駛座上努力打起精神的老斗說。換個說法,這句話足以令他可以好好吐槽一回——再不濟有提神功效唄。

每次拐進城或鎮吃過午餐,要返回高速的路途就比較考技術,自然得由老斗這個大將親自操盤。而小斗是團隊鐵打的導航師,雙眼得緊盯手機的一舉一動——要拐回正道常會出點狀況,例如道上有塞車得避塞車陣,如有收過路費的路也得避一避(有些不是留下買路錢那麼簡單,而是車過留影得及時上網付費,否則會遭開發票麻煩之極)。

所以,沿途收集風景的人,非老娘莫屬。可老斗全神貫注放在路面和時速針(幾乎沒車子是按法定時速跑的,一個不留神恐被帶跑到超速去),還一面指揮:“快拍快拍,這個美……”可惜猝不及防來了個“煞風景”高手——美景只能靠個人記憶了。

文/山離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