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眷戀象牙塔

: 07/18/2017 - 11:43

相比起馬國的公共假期,美國的帶薪假期實在少得要令人淚崩。於是,當晚天色還未全然暗齊的仲夏之夜九點多鐘,咱們在天台上與同棟樓的住客看了不很燦爛的煙花(咱們所在的樓宇才7層高,都被四周其他摩天大樓阻擋掉視線)後,逐漸散band去。大家多多少少有點懊悔自己的後知後覺——居然還特地提早上露台霸位,哈。(這棟樓甫落成不久,若不是想着欣賞這場煙花秀,恐怕也沒多少個人會意識到抬頭的天空,竟然被分割成連豆腐乾那麼一小塊都不如。可憐的紐約客。難為樓主還十分熱情地,帶備了冰鎮的香檳來免費請大家共享呢。)

吾家大斗自然沒意外——踏正10點,乖乖地上床;然後,乖乖地第二天晨早流流趕地鐵上班去。一年難得偷得沒幾天的帶薪閒日,大家自然不敢抱怨,乖乖恢復日常。

至於咱們仨,睡醒後,遂又悄悄再計劃在附近走走——既然比預期早到2天,且租車契約已申明就算提早還車也沒退餘款優惠(一天百多美元呵),沒理由白白浪費掉嘛。當然,所謂“悄悄”的,就是儘量避免在大斗的面前張揚,省得再在她的假日後遺症傷口上撒鹽。果然,沒幾她就從辦公室撥電回來,讓咱們趁有車子去附近的華人超市買點乾糧醬油什麼的……

哈,那對父女擺明陽奉陰違另有盤算(超市就在兩英里外的距離,濕濕碎),難忍對參觀大學校園那鋪好奇癮頭,決定先跑去看看普林斯頓大學……說開來,一路跑了幾千英里,看得最多的景點,恐怕非各州大學校園莫屬了——奇怪,這兩父女幾乎對學術象牙塔充滿誘惑和迷戀。

結果,搞到人家大斗下班都先到了家——她還道咱們在去超市的路上迷失了?!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