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有此李】粗口變色龍

: 07/13/2017 - 12:19

喜歡搞怪的黃明志最近推出一首新歌《擊敗人》,歌詞中的句子與句子之間,似乎沒有什麼連貫性,令人似懂非懂,但那些“挑通眼眉毛”的“世外高人”,卻指出這是一首暗藏粗口諧音和不雅字眼的“粗口歌”,而且粗口多達十多個。

這首歌的歌名《擊敗人》中的“擊敗”兩字,擺明就是福建話粗口的諧音。歌詞第一段是:“今天的天空很藍,叫我的心更不安。愛情丟內樓道,誰都不管。手裡淡淡的菸草裡麻痺我的憂傷。笑我自己太傻,海掀起風浪。”

“藍”和“叫”連在一起,又是福建粗口。“丟內樓道”不知是否廣東話諧音的“X你老豆”?“草裡麻”則像是華語諧音的“操你媽”、“傻海”也是罵人的廣東粗口。

第二段歌詞有:“都怪我不夠勇敢,妳釀的酒能取暖。不斷爭吵,還要假裝故作堅強。”其中“敢妳釀”就像華語諧音的“幹妳娘”、“吵還”又是罵人的廣東粗口諧音。

後面的搞怪歌詞還有:“對你的期望太高,玩弄了我太傷人。”句子裡的“高”和“玩”,合起來就是“睾丸”。另一句“我才剛剛交出真心,妳卻扣繳我的真誠”,顯然“剛交”就是“肛交”,“扣繳”就是“口交”。還有:“妳說妳沒辦法,可又心亂如麻擱筆。”嘩!連中國大陸粗口諧音的“麻擱筆”都冒出來啦!最後一句 :“曾經那麼燦爛,怕妳受傷。”那“爛”和“怕”合起來,又是福建話諧音的粗口。

如此把一句句粗口和不雅字眼的諧音巧妙地“嵌”進歌詞中,可說是“處心積慮”,相當考心思,不管其用意何在,也算是一場精心設計的“文字遊戲”。那些粗口字眼就像一條變色龍隱藏在與自己身體顏色近似的草叢中,如非刻意細心去挖掘尋找,的確很難被人察覺。

罵黃明志 不敢罵白先勇

看到歌詞中“藍叫”二字,不期然想起最近來馬領取“花蹤世界華文文學獎”的文壇巨人白先勇,因他書中曾教會了我這兩個字的正確寫法──絕對不是“藍叫”,而是“卵椒”。我青少年時期讀白先勇的《孽子》,他裏面有一段描寫幾個年輕人大唱一首改編自兒歌《兩隻老虎》的“粗口歌”:“四個人妖,四個人妖,一般高,一般高。一個沒有卵椒,一個沒有卵泡,真奇妙,真奇妙!”噢,我讀後頓時茅塞頓開,拜服得五體投地,因時常聽到福建人講這“兩字粗口”,卻不知道怎樣寫。“卵“就是“蛋”,“椒”是“辣椒”,一顆蛋加一條辣椒,其形狀呼之欲出,白先勇寫得如此精確,真不愧為文學大師也!(黃白兩人同樣是寫粗口字眼,衛道之士一直在罵黃明志教壞人,卻從來沒有人敢罵白先勇,此謂之“大細超”也!) 

黃明志歌詞中這種若隱若現的“粗口變色龍”,令我聯想起二十多年前張衛健在港劇(忘了是《追日者》還是《我愛牙擦蘇》)裡以粵語所說的“疑似粗口卻非粗口”。他忽然爆出一句:“挑──”,觀眾以為他講粗口,怎知他卻把“挑”字轉音成“條”,接着說完全句:“條──數唔係咁計嘅!”頓時扭轉乾坤。另一次則明目張膽的“丟──”一聲,聽了真嚇得一跳,這個字在電視上怎麼能出街?!誰知他說的原來是“雕”,說完整句“雕──虫小技”來罵人,真被他嚇出一身冷汗!

文/李系德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