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被逼梁山一駕

: 07/13/2017 - 12:18

前年咱們往南部自駕遊,那時大斗表現得一派豪勇無比,二話不打假,直拍胸口謂可跟她爹分擔司機職責。可是萬萬沒料到,適逢她接手駕駛盤那段路,卻是全程最具挑戰性的——阿巴拉契亞山脈。九曲十八彎的上下坡山巒路已教人心驚膽跳,外加當時風雨來襲,一路大卡車呼嘯而過……她現在想起那個經歷,都覺得有必要給自己一個讚不可——雖然當時腳都嚇軟了。

唉,這次,同樣的,也沒想到小斗一坐上駕駛座,居然也是全程最嚴峻那段路——洛磯山脈。如果不是親生的,恐怕真會令人懷疑爹娘存心靠害去。大斗好歹有點實際駕駛經驗,可是小斗除了學駕駛那段時間外,根本沒有實戰機會。一路不但蜿蜒曲折,且有段路正逢在維修中,那些防撞桶沿着一路看去,簡直就像賽車場。坐在司機座旁邊的的她爹,故作鎮定地邊看路指點:“慢慢,減低速度,駕駛盤別扭太過……”邊不斷給她打氣:“很好很好,不着急,後面的車子會看你的,就照你自己覺得安心的速度就行了。”(她娘俺驚到連大氣都不敢呼。)

如此一來,當單行道偏逢雙黃線嚴規之下,咱們的小車就成了母雞,後來着遂委屈被當小雞——雖然一整排都是巨無霸的卡車和大房車。

有一點,俺覺得該給美國人開車文化兩個拇指上揚大大的讚。儘管無奈地被咱們的小車領跑了老長一段路,但沒有人亂按響號催促,依然循規蹈矩耐心保持距離地龜速尾隨。當然,直到有機會超車時,都禁不住轉頭往咱們車內望一眼。也許心中禁不住要罵小斗爹娘了,怎麼這種路居然會讓個黃毛丫頭來開@#¥%……

也好啦,經過此“被逼上梁山”一駕後,大概從此沒啥可嚇到了。

文/山離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