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風景】旅行這回事

: 07/10/2017 - 18:52

跑了一趟絲路,回馬之后最多人問的問題是,“好不好玩?”下一個問題是“辛不辛苦?”

在十幾廿年前,我曾因為這兩個問題被打臉,當年還十分年輕的我問了去台灣考察回國的學長上述兩個問題,結果被狠狠的鄙視了。這位學長過后在匯報會上說,他了解問這些問題的人是無心的,但卻沒想到考察和學習,根本和“玩”沾不上邊,至于辛不辛苦,學習會不辛苦嗎?不辛苦還叫學習?我向來十分尊重這位學長,當下覺得抬不起頭來,十分羞愧,因為自己只記得玩樂,而忘記做學問。

現在回想起來,這是十分基本的交際問題,就如朋友見面時問對方吃飽未如此簡單,當年是我過于簡單粗暴,但追求學問卻不一定就要沉重,寓玩樂寓學習也是可以的,不過要視人而定。所以當有人問我絲路好不好玩,我的答案是好好玩。那辛不辛苦?一點也不辛苦,當作體驗就對了。

又是很多年前,我曾訪問過一位年輕背包客,這位背包客本着克勤克儉的精神,要以一萬令吉遊遍歐洲,費時三個月,到了最后,他幾天不沖涼、連續一週穿着髒衣服、餐餐吃最便宜的食物、宿巴士站,有人以為他是乞丐,紛紛給錢、買食物給他吃,但其實他手頭上的旅費足以維持至旅程結束,他回想說,當時他就好像中了邪一樣,千方百計的縮衣節食,明明他的旅費還是充足的,可能是危機感使然。后來的后來,他找回了安全感,做回普通的背包客,如期結束旅程回馬。

年輕就是本錢,已成大媽的我,已經沒有條件做背包客,年輕時是不敢;老了之后,體力和精神皆負荷不來,根本連想都不敢想。

旅行是件很奇異的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體會,有人覺得人生才開始,有人還要繼續走,有人覺得人生圓滿了,而這次絲路行讓我圓了人生最大的夢,之前是想着一輩子總要圓一次夢,可能要等到孩子都大了才能走,如今提早和家人們一起圓夢,對我們四姐妹們來說也算是難得的經驗,可能一輩子就這麼一次了,畢竟真正的絲路不好走,我們走的是簡易版包車行。

一路黃土荒原無人跡

拜現代科技之方便、交通工具的發達,現代人去旅行可選擇海陸空任何一種工具,但換成古代,卻不是如此逍遙自在,通過絲路行,總算明白古人出一趟遠門要多辛苦,怪不得要籌備好幾個星期,隨從、日常生活用品、藥物、糧食一樣不能少,即使是用現代交通工具來攀山越嶺、穿過漫漫黃沙、越過無人荒漠也不容易,而古人只是坐馬車、騎馬、騎駱駝或是走路,更是艱辛萬分,怪不得一走就是經年,途中還危機四伏,不是遇匪被搶、被害,就是水土不服、犯病丟命。由此再聯想到以前的科舉制度,古書寫以前的考生在考試前大半年甚至一年前就開始上路,原來是真的,毫無誇大其詞。

天蒼蒼、地茫茫,天色一片蒼茫,這等古詩古詞絕對會出現的景色,就在一路奔向敦煌時看到了。沿途都是黃土、荒原毫無人跡,一起風漫天都是沙,不懂這些沙塵暴從何來,后來導遊說來自戈壁沙漠,回酒店上網一搜才知,戈壁沙漠幾乎概括了中國境內大半沙漠。

老實說,長期面對這樣的景色,人都會變得壓抑幾分,看似無窮盡的黃土,只會讓人覺得渺小,面對嚴酷的大自然,人類能夠做到的改變是多么的有限,相信這是窮人類之力也無法扭轉的自然乾旱、黃沙入侵,由一開始驚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到后來滿腦子想到的都是在古人在如此惡劣的地理環境中如何為了生活而活着,不管是古代是現代,能夠克服天險存活下來,且越活越好真是非常不容易,這種日子絕對不是我們這些過慣風調雨順的人能夠想像的。不由得感恩起來,平凡也有平凡的安樂。                           (中國行之四)

文/容融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